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引狼入室(H)_御宅屋 圣诞番外篇(H)

圣诞番外篇(H)

    圣诞夜,沈软软收到卿犬、封痕、林渊三个人的短信邀约。
    懒癌犯了的沈软软表示谁都不想见,只想平平安安地度过一个寂寞的夜晚。
    不过最后,她还是被封痕给约了出来。
    沈软软气呼呼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封痕正靠在路边的一辆轿车旁,低着头,神色淡漠地用脚后跟一下一下地踢着车轮。
    本就外貌出众的人,今天还穿了件特别修身的深色风衣,衬得他愈发年轻英俊、身高腿长。
    路上结伴而行的小姑娘们被勾得频频回头看他,嘴里头小声兴奋地说些什么,还有些表情跃跃欲试的,似乎正打算过去搭讪。
    “诶你看你看啊!那人好帅啊啊啊啊,是不是在等女朋友!!”
    “不可能吧,这么晚,商场都打烊了女朋友还没来,估计要分手了。”
    “这么帅的人都爽约,女朋友谁啊,要不我去试试看,说不定帅哥需要个圣诞一夜情对象……”
    沈软软听见,更怒了。
    这个王八蛋,威胁她过来也就算了,居然还站在这里招蜂引蝶,生气!!
    她脑袋一抽,两三步冲过去扑进封痕怀里,踮脚搂住他的脖子。
    趁着男人诧异地垂头看她时,捧着他的脸,闭眼“啾啾啾”地使劲亲了好几口,然后回头瞪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女人。
    果然,那些女人看到后顿时焉了,纷纷退散。
    沈软软满意地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刚想从封痕怀里退出来,腰就被人一把用力扣住,头顶传来一声非常愉悦的闷笑。
    下一秒,她就被男人箍着腰直接抱了起来,猛地抵在轿车的车门上。
    “诶你等……”
    她还没来得及说完,嘴巴就被重重堵住了。
    封痕一手托着她的屁股,一手掐着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
    沉稳的呼吸喷在她脸上,湿漉柔软又有力的舌头强势侵略她口中的每一寸领地,专门往她敏感的地方舔,没两分钟就把怀里的女人给亲软了身子。
    过了半晌,交缠的唇舌才缓缓分开。
    沈软软此时整个人都挂在封痕身上,背后抵着车门,两条腿紧紧缠住男人的腰,小嘴被吸得红艳艳的,她轻喘着气,眼神还有点茫然。
    封痕低笑,不客气地往她裙子里摸,隔着微湿的内裤揉了把她的小穴,“沈助理今天好热情。”
    “!”
    这条不要脸的臭狼!
    沈软软脸色憋得通红,当即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
    封痕扬眉,用半边身子压着她不让她动弹,警告道:“不想我在车里干你的话,就乖乖挂着,屁股别乱扭。”
    “……”
    沈软软果然不敢动弹,鼓了鼓嘴怒道:“你还敢说!”
    “噢?我怎么不敢说?”封痕顶了下她的小屁股,丝毫不担心周围有人看见听见,慢悠悠地笑,“沈助理这是怀疑我下半身的能力?”
    “你还装!”
    沈软软气死,压低了声音急道:“把我的内裤还给我,你藏了几条,封痕你混蛋!”
    这条臭狼!
    发消息给她说,要是不跟他出来一起过圣诞节,不但要把她的内裤随机放到员工们的年终礼盒里,还要贴上她的名字!
    简直欺人太甚!
    封痕抵着她的额头在她嘴巴上亲了一口,心情很好地摸了摸她的脸,愉悦道:“不这样能把你约出来?”
    “刚刚那么热情地扑上来蹭我,把我撩得硬邦邦的就要走人,是故意的?嗯?”
    “……”
    沈软软抿嘴,有点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封总……问你个问题哈,真的只是问问……咱们俩每次在一块都是做那事,你都不腻么?”
    闻言,封痕垂眸看了她一眼。
    然后,整个晚上,沈软软都为她这句不过脑子的话,付出了惨重代价。
    “别、封总、封痕!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呜呜呜呜呜,我再也不敢说腻了……
    ……哈啊、不、不是!我一点都不觉得腻,是我故意气你的,唔啊别、别吸那,呜呜呜呜呜插进来吧……”
    沈软软满脸泪痕,毛呢裙早就被掀到腰部,两腿大张挂在男人的肩膀上,腰胯在唇舌的撩拨下挣扎扭动着,哭叫着让他停下。
    封痕从她两腿间抬头,薄唇和下巴都沾上了晶莹的液体。
    他冷着脸,直起身把女人扯到怀里,握住硬邦邦的大阴茎,顶在被他舔得淫水直流的穴口,恶意地碾磨戳弄着。
    时不时地插进去半个龟头,转一圈又出来,时不时又擦着阴蒂蹭过去,撩起一阵过电的酥麻,偏偏就是不进去。
    他眯着眼睛道:“是吗?沈助理故意气我做什么,我觉得说的挺对的,天天做确实腻,也难怪沈助理不肯出来见我,想来是睡过那么多次就不稀罕了。”
    一想到她先前说的话,封痕觉得额头的青筋都要蹦出来了。
    呵,怪不得最近都躲着他,原来是把他睡腻了。
    果然,吃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最开始每次在床上都兴奋得喷水的人是谁,嗷嗷地哭着求他快点慢点的是谁,动不动就在办公室抱着他亲嘴的人又是谁?
    看看,这才过去多久,对他的兴趣就淡了。
    如果不是他今天问出来,是不是再等几天,这小东西就要一脚把他踹了?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说说的,你怎么还当真啊呜呜呜呜呜……”
    沈软软哭,连忙捧着他的脸一个劲地亲,嘴巴都亲得破皮了,脸颊贴在他脖颈上讨好地蹭。
    见男人依旧没个表示,沈软软苦着脸抱怨道:“这不能怪我啊,你看看你上次发情期的时候,天天做天天做,上班时间都要我趴在你办公桌下面舔啊舔的,我那段时间走路都腿发软……”
    封痕舔了舔后牙,“噢,这么说你当时很不愿意?”
    “……”
    “没有!绝对自愿!”
    封痕垂眼看她,摆明是不信她的话,盯着她问,“你上次和卿犬做是什么时候?”
    沈软软:“……”
    封痕笑了下,继续问,“和林渊做是什么时候?”
    沈软软:“……”
    封痕脸有点冷,目光阴沉沉的,也不用阴茎去蹭她了,嘴里淡淡说了句,“这样啊,原来沈助理不缺人滋润的。”!
    这这这、这是生气了?
    沈软软有点不知道说什么,犹豫着凑过去亲他,封痕微微抬头,没让她亲到,居高临下地垂眸看她,眼底什么都没有。
    要命,这个人好难哄啊!
    沈软软撇嘴,搂住他的脖子一压,一副非亲到不可的架势,封痕这回没动,任由她在自己嘴巴上又亲又啃的,中间还没忍住伸手去揉她的胸,摸她的小穴。
    结果亲的时候,封总人很激动很荡漾,亲完了还是那个表情。
    沈软软:“……”
    她都这么卖力的哄了,怎么还不满意啊啊啊,换以前肯定直接开干了,难不成真被她随口说的那句话伤到了?
    可她也没说错啊……
    每回见面就不动声色地把她往床上弄,翻来覆去地舔她玩她,一晚上都没个消停的。
    本来被迫和三个男人周旋就很要命了,偏偏这男人还特别喜欢在她身上各种地方留印子!
    其他两个看到了,一个表面上闷声不吭,一个轻笑着当没看见,但最后绝对是往死里折腾她!
    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她腰都快断了,该被哄的人是谁?
    明明是她啊!
    沈软软越想越委屈,气呼呼地捶了他一下,“我这么冷的天跑来,你还不搭理我,要是不想做就说,我才不缠着你!”
    还恶人先告状?
    封痕被这小东西给气笑了,捏着她的下巴晃了晃,咬牙道:“到底是谁不想?沈软软,你问问自己有心吗?”
    厚此薄彼的女人。
    上回办明星见面会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到这女人偷偷溜去后台,主动扑到林渊怀里又蹭又亲。
    那小子一张伪善的脸都快笑开花了,还故意让狗仔拍到,后来公关问题都是他出面解决的,怎么换了人,就一句好话都没有?
    这人!
    沈软软也生气了,抬手推他,“好!我没心行了吧,我没心,我有病才这么冷的天出来,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约黄毛一起通宵打麻将呢!”
    封痕惊怒,拧眉攥住她的手,语气阴沉沉的,“什么意思,你还想约别的男人?”
    黄毛又是哪里蹦出来的东西!
    他盯着沈软软看了半晌,眼底雾霭深深。
    他说过,他可以暂时忍下心底的占有欲,也可以假装看不见卿犬和林渊,他知道眼前这女人外表看着软乎乎,实际心硬得像块捂不热的石头,他不想,也不敢再硬逼她做出选择。
    但这并不代表他满意现状,愿意一直和其他人共享。
    他相信另外两个人绝对也抱着和他相同的想法,都在等着那个机会,又怎么可能还让其他人进来再分一杯羹!
    沈软软看了眼男人难看的脸色,最后还是软下态度,哼哼唧唧地认怂道:“没有,圣诞节应该和自己喜欢的人过才对,和一个牌友过算什么啊?”
    “……”
    封痕盯着她看,脸色瞬间缓和下来,嘴上却明知故问,“沈助理是什么意思?”
    沈软软斜眼,哼了一声不搭理他,起身就要去浴室灭火。
    结果她刚爬起身,就被男人伸手一把拽回来,扣进怀里用力亲了口,“去哪儿?”
    沈软软怒,“浴室!”
    封痕看她一眼,伸手下去揉她的小穴,手指在她凸起的小阴蒂上轻撩着,含着柔软的耳垂舔弄低笑道:“去什么浴室,沈助理刚刚不是还说喜欢我?”
    臭男人!
    既然听懂了还故意问她!
    封痕舔了下她的唇角,手指轻轻刺进她嘴里模仿性爱的频率抽插着,嗓音低哑。
    “喜欢的人都脱光躺在你面前了,怎么还不见你扑上来?”
    沈软软呜咽着,伸手去摸他又涨大了一圈的肉棒,报复性地用掌心去揉他的龟头和沉甸甸的囊袋,手法轻柔熟稔,揉得封痕又爽又觉得还不够,鸡巴硬得发疼。
    恨不得现在就狠狠肏进这女人的小穴,又或者是用她那张小嘴来舒缓抽插,连带着下面的两颗精囊袋也得让她含在嘴里好好吸舔个够才行。
    结果还没等他动手,身下的小女人反倒急了起来,扭着屁股去压蹭他正揉着阴蒂的手指。
    封痕眼底笑意很浓,低头凑过去舔吻她,一下一下舔得放肆,故意弄得像她在和一条大狼狗接吻似的,水声“吧嗒吧嗒”的听着特别色情。
    沈软软咬着唇想别开头,又听到他语调慵懒地开口,“继续亲,亲得我高兴了就用肉棒喂饱你。”
    可恶!!
    沈软软握拳,扭头愤愤地盯着他看,半晌,嗷嗷地扑上去亲他。
    封痕被她猝不及防地扑倒在床上,掀眼看着跨坐在他腰腹上,抬起屁股着急想把硬邦邦的肉棒塞进小穴里的女人,笑了下,就这么半搭着眼皮看她自己玩。
    憋着好半天才塞进去半根,沈软软鼻尖上全是汗,刚动了两下缓解下半身的酸软,结果就发现这男人一脸兴致盎然地盯着她看。
    “你……不许看!”
    沈软软气死,抬手去遮他的眼睛。
    封痕按住她的手,突然抬胯猛地往上一挺,原本还露在外面的大半根阴茎“噗呲”一下直接送了进去。
    “嗯啊——”
    沈软软腿一软跌坐下去,这回是实打实地把整根阴茎吃进小穴里了,屁股底下就是两颗鼓鼓的囊袋。
    粗长的肉棒顶得她肚子又酸又胀,还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刺激得她眼泪一下就飙出来了,咬着唇没忍住哭出声来。
    封痕也忍得辛苦,里面的软肉把硬得发疼的阴茎绞得很紧,这还是在做了那么久前戏的情况下,明明都肏过那么多次了,偏偏就是肏不松!
    他吐出一口气,把啜泣的女人圈进怀里缓缓挺动抽插着,硕大的龟头碾磨着里面的那张小口,一边挺胯大开大合地干她,一边哄她。
    “哭什么,不是你急着要吃的吗,怎么每次上床都哭成这样?就让我插一小会儿,嗯?”
    “是肏得太重还是太轻?”
    “才顶两下就爽哭了?乖,帮我多揉揉下面的蛋就不顶你了。”
    “爽不爽,嗯?说话。”
    “啧,怎么又喷水了?床单都被你弄湿不能睡了,沈助理说该怎么办?”
    “叫我的名字,再骚一点,我喜欢听你叫……”
    ……
    粗大的阴茎一次次地撑开花穴,摩擦着敏感的肉壁,里面的软肉不停地收缩着,死咬着硬邦邦的肉棒,把封痕鸡巴的形状勾勒得一清二楚。
    做到最后,沈软软已经高潮了四次,被迫换了七八个做爱的姿势,躺着、趴着、站着、蹲着、挂着、倒立着,哭得嗓子都哑了,偏偏封痕就是不肯放过她。
    她两条腿挂在男人有力的臂弯里,光裸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就这么被男人抱着屁股裹在被子里操,一下一下,又凶又重,干得啪啪响。
    呜呜呜呜呜她要被操死了……
    说好的只插一会儿呢,说好的九浅一深呢,说好的帮忙揉蛋蛋就不使劲顶她的呢!
    假的,都是假的!
    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果然不可信呜呜呜呜呜……
    不知道过了多久,封痕抱着她几次重重抽插后,突然一个深挺,闷哼一声,终于释放在她的身体里。
    沈软软已经累得睁不开眼睛了,她整个人汗津津地趴在男人的怀里,哭着哼了几声便迷迷糊糊地昏睡过去。
    封痕过了半晌才从她体内缓缓退了出来。
    他换了条干净的床单,又去浴室里弄来热毛巾,帮她把身上都擦拭清理一遍后,去浴室匆匆冲了个热水澡才上床。
    沈软软畏寒,被窝里突然多了一股暖烘烘的东西时,先是瑟缩一下,然后才下意识地往那边靠。
    封痕直接把她捞进怀里抱着,握了握她冰凉的脚,微微拧眉,又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
    床头灯很暗,他盯着女人柔软疲倦的睡颜看了好半晌,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唇角,闭眼慢慢道:“忘了跟你说了,MerryChristmas.”
    “沈软软。”
    ***
    本来是要圣诞节那晚写完更新的,但平安夜刚下飞机,因为上错车把行李箱和电脑包给弄丢了,等天亮了去调监控才总算找了回来,差点吓昏……
    迟到的圣诞快乐~
    請到ЯOùsんùωù(肉書屋{拼音}),χyz閲讀剩下章節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18禁真人秀游戏快穿之枕玉尝朱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