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非常规情结诊疗 分卷阅读59

分卷阅读59

    极限灌肠与最终屈服(H)
    巧克力用蘸着奶油的手术刀,在菲菲的胸上划出一道伤口,菲菲痛得大叫起来。
    鲜血很快染红了洁白的蕾丝,也染红了手术刀锋的奶油。
    巧克力低头,吮吸着菲菲的伤口,抬脸笑道:“你知道吗?乐园之扉之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放任你,主要是想把你的身价抬起来——因为马卡龙这种东西,越贵,才越可口。”
    “求……求求你……”菲菲强忍着痛,哽咽道,“别杀我……我真的不想死……你要怎么玩我都能接受……哪怕把我搞残废都行……但是千万别杀我,求求你了……”
    巧克力露出困惑的神情,忽然笑了出来:
    “我把一个蛋糕,切成两份,可以说是……杀了这块蛋糕吗?”
    菲菲愣了半天,随着女仆把凉凉的奶油涂在她的身上,她开始想象,自己真的是一块马卡龙,被餐刀切成小块,送进人的嘴里。
    “操你妈!”菲菲终于想通了,绝望的她,终于放弃了最后一丝希望,“我操你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手下的人会抓住你!把你的鸡巴剁下来塞进你自己的嘴里!你他妈的……”
    旁边的女仆听了,立马一个嘴巴狠狠抽在菲菲脸上。
    “不不不,甜点是很精致的,不能被粗暴地对待,”巧克力制止说,同时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我有更好的办法。”
    41.
    “第一步,是彻头彻尾的清洗。”
    巧克力打了一个响指,女仆随即从卫生间里,拿出一根灌满水的,又粗又大的针管。
    “之前我有点冲动,好像伤到了亲爱的马卡龙,你的话,可要温柔一点哦。”巧克力嘱咐女仆道。
    女仆没说什么,她默默地看着菲菲的下身,脸上都是厌恶的深情。她拿来一根细细的导管,一根细细的导管,一端插在注射器上,另一端借着奶油的润滑,没入了菲菲已经受伤的菊门里。
    “啊,你要干嘛……别,别这样……”菲菲吓得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不要这个……别的都可以,不行……啊啊啊啊……”
    冰冷的自来水无情地灌入直肠中,菲菲难受地扭动着躯体,然而吊在半空中的四肢使不上一点力气。
    “啊哈,不……不行,要喷出来了……求求你……”
    “哈哈哈哈,尊贵的女王陛下要当着女仆的面排泄吗?”巧克力大笑道,“这可真是太丢人了呀!”
    菲菲咬着牙,冰冷的自来水刺激着柔弱的肠道,她感觉肠子好像扭成了一团。
    “这样吧,如果你答应,我把你喷水的情景录下来,然后发到网上去,我可能会饶你一命哦。”巧克力拿出手机来,对着菲菲录像,“当然啦,这要看视频的质量。”
    一听说巧克力能“饶她一命”,菲菲立马变了脸色,低声下气地哀求说:“好,好的呀!主人……菲菲给你喷,让全国的人都看脏东西从菲菲的皮眼里射出来……呜呜……求求你了,只要你别杀我……呼嗯??”
    菲菲下身刚要用力,却被女仆用粗大的肛塞堵住。
    “当然啦,要看视频的质量。”巧克力满脸都是邪魅,“这一针管是200毫升,凭你的实力,我看怎么也要一升的水才够吧?嗯?”
    “好,好的……菲菲的屁眼很大……多少东西都能装进去……哼嗯……啊啊啊!”
    或许是看不惯菲菲这幅求饶的样子,女仆这一次没用软管,把整整一针管的水,粗暴地一口气全推了进去。
    “啊啊……呜……唔嗯,马卡龙的屁眼……要爆炸了,太多了,哼唔……”
    剧烈地刺激下,菲菲泛起白眼,注满水的肠道挤压着膀胱,下体哗啦啦地失禁了。
    很快,整整一升的水都住了进去,菲菲小腹隆起,好像刚刚怀胎的母亲,浑身因为强烈的便意剧烈地颤抖着。
    女仆把最后一根针管拔出,菲菲没忍住,一点点液体从菊门中喷出,正好落在女仆的衣服上。女仆险恶地惊叫了一声,抬手在菲菲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对巧克力说:
    “主人,这贱货没忍住喷出来了,还要再加一管才好。”
    “啊?啊!操你妈的!”菲菲惊慌失措,“主人,你别听这骚货说,我,我的屁眼收的紧紧的,不会让脏东西流出来的,别,别再加了……我要死了,要爆炸了……哼唔……”
    菲菲说着,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再多一点点压力,肠道里的液体,就会喷薄而出。
    “不必了。”巧克力笑着走到菲菲身后,“我把她没忍住的量,补全就好了。”
    “诶?什么?啊啊啊……”
    巧克力把阳具代替肛塞,插进了菲菲的菊门里。
    “噗呃……不……不行……肠子都,呃……”
    灌肠的时候,巧克力早就忍不住了,阳具硬的已经酸痛,现在他只想在菲菲被搞得乱七八糟的菊门里一泄如注。
    “啊,哈呀……”
    阳具大力的抽着,搅动着注满在身体里的液体也一起动了起来,一股奇妙地感觉直冲菲菲脑门,她也不知道,这是身体在崩溃边缘发出的微弱警告信号,还是被开发出来的新快感。
    “好……用力……菲菲的肠子……也想小穴一样有快感了,哈呜……好,好爽,把马卡龙的肚子干爆炸吧……啊啊啊……”
    菲菲神志不清地嚎叫,浑身痉挛般剧烈地颤抖着,最终,括约肌达到了极限,彻底崩溃。
    “来吧。”巧克力推开菲菲,对女仆所,“把她洗干净。”
    42.
    “那么,告诉爸爸,你是谁?”
    刀刃划过菲菲洁白的躯体,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
    “我……我是可口的……”菲菲气若游丝的说,“马……马卡龙”
    老师的眼神,意味深长
    欲念之构
    1.
    当阿雅老师站在讲台上,教师里瞬间安静下来。
    并非只是在16班,自从阿雅开始做老师的3个月来,每次她来到教师里,同学们都是同样的反应。
    原因很简单,阿雅老师太漂亮了。
    教室里,阿雅说着流利的英语,眼神落在了沈浩身上。沈浩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微风吹起窗帘,拂过他像女孩子一样的洁白肌肤。
    和班上所有的男孩子一样,当沈浩第一次看到阿雅时,就被她深深地迷住了。
    不过,他似乎能察觉到,阿雅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似乎有某种特别的东西在里面——温柔的色彩,散发出来的不仅仅是温婉。
    男孩子对成熟女性特有的好奇心,让沈浩特别想搞清楚,阿雅的那温婉后面,究竟隐藏着什么。他的视线悄悄离开了黑板上的知识点,悄悄地和阿雅四目相对。
    每一次,不论在何种场合,只要他们两人的视线交错,沈浩就觉得心跳加快,连呼吸都有困难。
    2.
    英语课结束后,男生们多少都要闹腾一会儿。倒不是下课后的兴奋,而是要跟阿雅告别后,心里多少有那么一丢丢失望。
    这样漂亮的老师,到哪里去找呢?
    而在女生中,阿雅的人气也很高,大家都对老师的优雅和魅力分外憧憬——但唯有一个人例外,她就是如茗。
    对于这位偶像般的阿雅老师,如茗的感情,更多的是嫉妒。
    如茗发现,阿雅最近总是盯着沈浩在看,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但对沈浩那若有如无的好感,如茗总觉得,阿雅看沈浩的时候,目光不仅仅是一个老师在打量学生而已。
    但具体那是什么样的感情,如茗也说不清楚。
    十五岁,心里怀揣着浪漫梦的女孩子,能想到的只有嫉妒。
    周五,沈浩一个人呆在图书馆里复习,虽然眼前是书本,但想着的是阿雅。
    有一个这样的姐姐,该多好啊。
    倒不是说沈浩对独生子女的身份感到不满,他也并非因为自己是独生子而觉得寂寞。而是在他小的时候,同学家的姐姐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每天,沈浩都很期待见到她,不知不觉间,小孩子内心的情绪,似乎生根发芽为了淡淡的,难以言说情感。
    或许,这既是沈浩第一次萌发了男女之情吧?
    可惜的是,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沈浩着尚未破芽而出的情感,很快就被埋没在了记忆的沙尘之中。
    沈浩的妈妈也是独生子女,似乎意识到,他一个人可能会很孤独,因此对他体贴有加。
    但妈妈毕竟是妈妈,跟姐姐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况且,沈浩觉得妈妈已经到了过度保护的程度,多少有点啰嗦,让人心烦。
    而就在这孤独的时刻,阿雅,这个完全符合沈浩心中理想姐姐的女性,出现了。
    不过沈浩心里很清楚,阿雅是老师,他不过是学生,两个人几乎是不会有什么可能的。
    但也就是因为不可能,沈浩心中的渴望也便的愈加强烈。
    尤其是当他发现,阿雅看他的眼神,是特别的。
    4.
    每当和阿雅有眼神接触时,沈浩就觉得,她好像在和自己对话。
    当投以“今天的阿雅老师也非常漂亮……”这样的目光时,阿雅也回以羞赧的眼神。
    而当想着“老师,今天心情不好吗?”的时候,她也会报以哀婉神色——
    “是啊,我也有很多不开心的事情……”
    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吧?
    沈浩用呆呆地看着雪白呃墙壁,上面渐渐浮现出阿雅的身影。
    尽管是他心中的幻想,但沈浩还是投以多情的目光——
    “今天,老师的皮肤特别好……”
    于是,阿雅的裸体,在沈浩的幻想里出现,她害羞地遮住自己丰满的乳房,在双腿交叉处,有淡淡的黑色毛发,遮蔽着那让所有男人都魂牵梦绕的地方……
    就像条件反射一般,沈浩年轻的阳具勃起了,微微胀痛的感觉,让他坐立不安。
    他站起身,准别去厕所,如果想让自己内心的冲动得意平复,那就只能用手解决。
    而就在这时,一只温柔的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还不回去?”
    听到阿雅温柔的声音,已经她身上隐隐散发出的,令人心醉神迷的女性方向,沈浩整个人呆住了,不知所措。
    今晚,不是老师,而是姐姐
    5.
    “不得了呢!放学了不回家,竟然在这里上自习?”
    听着阿雅的声音,沈浩紧张得不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马上就要封校了呢,不然咱们一起回去?嗯?”
    沈浩当然乐于奉命。阿雅走在他前面,沈浩一路盯着她短裙下包裹的丰臀,还有随着脚步摆动的腰肢,走出了教学楼。
    初夏季节,学校人行道两边的树木郁郁葱葱,微风拂过,带来一丝清爽的感觉。
    沈浩依旧紧张得不行,阿雅率先开口道:“你知道吗?我今天可是我28岁生日哦!”
    阿雅突然回头看着沈浩,沈浩害羞起来,眼神四下躲闪。
    “祝老师……生日快乐呢……”沈浩结结巴巴地说。
    “28岁,嗯嗯……可是个有点尴尬的年龄呢。”阿雅笑着说,“我看起来像这个年龄吗?”
    阿雅走到一颗柳树前,似乎有意给沈浩展现自己的身段,双手抱在身前,托起自己丰满的双胸。
    “看起来年轻吗?还是说已经有点老了?”阿雅调皮地问。
    “当、当然是很年轻啦……”沈浩声音颤抖地说。
    “真的吗?”阿雅咯咯地笑着,“是看起来像你的姐姐吗?不是老阿姨?”
    何止是姐姐,简直是心目中最理想的姐姐——当然了,这样的话,沈浩不敢说出口,他只能默默地点点头。
    “我今天晚上我家里有个身日Party,”阿雅归拢了下头发,脸上泛起红晕,“如果没事的话,欢迎你来,大概8点左右吧。”
    沈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师竟然邀请我……去她家里?
    “啊,好、好的……”
    他过于惊讶,也过于兴奋了,除了半张着嘴点头,沈浩想不出别的话来。
    阿雅笑了笑,从皮包里拿出意可贴,简单地画了下路线图,并留下了电话号码。
    “如果找不到的话,打电话给我。”她撕下意可贴,黏在手指上递给沈浩,“我看过你的资料,咱们住得其实不远。”
    接过意可贴的时候,沈浩碰触到了阿雅雪白细腻的手指,顿时一种触电般的感觉布满,沈浩心里顿时骚动起来。
    “坐我的车吧,我送你回家。”阿雅说。
    “诶?老师你还有车?”
    阿雅没说话,只是看着沈浩微笑。
    沈浩跟她走进学校对面写字楼,阿雅开口说:“我有个亲戚,在这里的物业工作,他给我找了个免费停车的地方……嗯,光凭我自己的话,可是花不起这个钱的……”
    来到地下车库,保安很客气地跟阿雅打招呼,看得出来,她的地位可能不一般。
    而当沈浩看见阿雅的车,不禁小声赞叹了一番。
    这是一辆蓝色的保时捷,虽然不知道款式,但怎么看都知道很贵的。
    老师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呢。
    “老师,你的这个车,可有点……”
    “诶呀,你可要替我……保守秘密呢!”阿雅不好意思地笑道,“确实,有点太高调了。”
    6.
    很快,阿雅就把车开到了沈浩的小区,沈浩有点依依不舍地下了车,如果可以,他很想让老师就这么开着车带他在城里兜一圈。
    “晚上8点,可别迟到了哈。”临走前,阿雅嘱咐道,“到我的家里后,不要当我是老师,当我是姐姐就好。”
    沈浩看着老师,点了点头。
    他很好奇,老师的生日派对上,还会有什么人;
    他更像知道,老师干嘛要请他来呢?要知道,他们之前并没有说过什么话。
    兴奋之余,沈浩心里疑虑重重。
    想着妈妈淫荡的样子手淫真的可以吗
    7.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呀!”一进门,母亲便开始唠叨。
    “哦……今天的课程有点难,我下课后多待了一会儿,请教了一下老师……”
    在母亲眼里,沈浩是很乖很乖的孩子,晚回家,也只能是这样一个理由。
    “快来吃饭吧,”母亲笑着招呼他,“今天我忙了一整天,中午都没吃,我饿坏了呢。刚才我还想呢,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自己先吃啦!”
    “不好意思……”
    不知为何,一想起阿雅老师的事情,沈浩心里有了一种负罪感,尤其是面对母亲的时候。
    餐桌上,沈浩是母亲唯一的听众——
    最近听说有个算命的特别准……听说有个老乡房子动迁发了一笔横财……听说有垃圾车撞死了人……等等等等,等到最后,母亲才开口说最重要的事情:
    “你爸快要回国了!”
    沈浩的父亲是一家公司的高层,分管海外业务,如今正值盛年,公司也很器重他,海外出差是家常便饭,短则两三个月,长则半年。
    如今,父亲已经4个月没回来了,难怪母亲高兴得很。
    和阿雅一样,沈浩知道,母亲欣慰的眼神背后,也藏着某种,不会明说的情绪。
    8.
    在上初中的时候,沈浩偷看到了父母亲密的场景。
    一天深夜,他感觉口渴,起床找水喝,发现母亲在浴室里拥抱着。
    虽然在同学口中,已经在网上也偷偷看过一些色情的内容,但亲生父母性交的场景,给了沈浩强大的冲击。
    尤其是母亲的样子,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平日里稳重端庄的母亲,竟然会有如此放荡的样子——就像色情片里一样,母亲蹲在地上,把父亲黑色的阳具含进嘴里,同时还叉开双手,把手指伸进长满黑色阴毛的下体里。
    “哈啊……”母亲突出阳具,抬头哀婉地看着父亲,“快来干我……干我的逼……”
    沈浩无论如何都想想不到,母亲竟然能说出如此粗鄙的话。
    伴随着父母肉体的撞击声,以及母亲嘴里浅唱低吟般的喘息,沈浩偷偷地握住自己坚硬的阳具,开始手淫。
    从那以后,沈浩对色情片失去了兴趣,每次自慰的时候,他头脑里都会回访那天晚上的情景,想着母亲在半空中摇晃的乳房,浴室柔和灯光下雪白的屁股,才会感觉内心得到了真正的满足。
    最近,沈浩也会想着阿雅老师自慰,然而她和母亲的形象,总会不自觉地重合起来。
    这让他觉得很别扭。
    9.
    沈浩很犹豫,要不要把晚上去老师家的事情告诉她。他借口说晚上要去同学家里讨论些社团活动的事情,很快又把话题转移到父亲那里。
    只要说到父亲的话题,母亲就很高兴,看着她眼角眉梢都是喜悦,沈浩又开始回忆,他偷窥父母交媾时的场景。
    对于这方面的事情,父母似乎并没有太在意,因为沈浩睡觉时,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房间门关关上。
    两个人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但生活上还是有些情调的,平时,父母卧室里的灯都是正常的淡黄色,然而一旦两个人有事情,灯光就会变成略显庸俗的粉红色。
    沈浩夜里看到灯光,就会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偷听母亲愉快地喘息声——
    “哈嗯……老公……我的小骚穴想死你了……用力干我……哼嗯……我每天都湿漉漉的,哈啊……天啊,要被你干死了……哼嗯……”
    母亲千娇百媚的声音,让沈浩险些当场射出来。
    “诶,你小点声……别让孩子听见……”
    “还不是你操我操得……呼嗯……这么狠……干得妹妹要尿出来了……啊啊……越说你还越来劲……要搞死我了……唔嗯……”
    伴随着父母的喘息声,沈浩下体一紧,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回到现实,再抬头看母亲,沈浩忽然冒出了一个完全不该想的念头——
    多想让母亲也在我身下这样呻吟啊……
    “你怎么了?发烧吗?”
    母亲见沈浩脸红了起来,伸出手去摸他的额头。
    “啊,没有呢……”
    母亲的手有点凉,沈浩觉得很舒服。他抬起头,眼前母亲的样子,渐渐地浪荡的画面重合。
    他仿佛看见,浑身赤裸的母亲,一只手玩弄着自己的乳头,另只手扶着阳具,插入自己湿润且火热的私处,嘴里满是浪荡的淫语:
    “啊哈……顶到最里面了……”
    沈浩下意识地拉了拉裤子,他已经勃起了,马眼里冒出的黏液滑滑的,沾湿了内裤。
    Pó①⑧^:^,℃οм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糙汉和娇娘雨季_御宅屋小鹿(限)坠楼人_御宅屋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归来(NPH)病娇的肉欲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