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此间景柔 第七十一章 地久天也长(3)

第七十一章 地久天也长(3)

    顾景予和小鲸鱼很快经历一次父子分离。
    小鲸鱼还小,不懂思念。但安柔想他想不行。
    这还是婚后,第一次分开如此久。
    晚上打电话时,他笑着说:“大孩子,老公很快回来了。请不要思念泛灾。”
    秋季开学,安柔重新上班,改教初中语文。她本身是读文科,这比较合她的专业。
    在备课时,偶读到句子,会念给他听:“这世上真话本就不多,一位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咦,是老舍的呀。”
    顾景予心神一动,揽过她,含了下她的唇,说:“夫妻心念相通吧。有时候我看你脸红,会想起这个句子。”
    她翘着脚丫子,说:“其实我也看过骆驼祥子啊,但就是没想起这句话。”
    他低声笑。笑声低低沉沉,像装了个扩音器,在屋里回荡。
    安柔看着天花板,无声叹气。顾景予出差一个星期了。
    小鲸鱼才四个月大,还没断奶。安柔喂饱他,他此时已经睡熟,软糯的身子偶尔才翻一面。
    她一人带不过来,就叫了母亲过来,和他们一起住。母亲对照顾孩子是里手,安柔也落得轻松。
    小鲸鱼有点奶肥,两颊带着红晕。
    安柔看着看着,门铃响了。母亲出去买菜了。她爬起来,趿上拖鞋跑去开门。
    开门的一瞬间,急促的心跳还未平复。
    来的是徐鸿。
    安柔侧身让他进屋,有点失落。是啊,离顾景予回家时间还差很久。
    徐鸿家的宝贝公主叫徐桦。顾景予笑他,给孩子取名一点都不上心,徐鸿怪冤的,说:“这名多好啊,有‘华’,而且也希望她像桦树一样长得细细高高,傲立霜雪中。”
    细细高高不知道,但小家伙早产仍长得好好的,算不辜负父母的期望。
    徐鸿跑过来,是为了托付徐桦给安柔。
    安柔看了看怀里的孩子,格外苦闷:“好好的,干嘛要叫我带啊。”
    徐鸿很急:“华梦外婆摔了,她老家不在桐阳你也知道,我总不能带着孩子赶回去吧。就两天,嫂子,拜托了。”
    安柔吃软得很,又实在喜欢这个小公主:“好吧。就两天哦。”
    徐鸿留下来孩子的奶粉、奶瓶等用品,急急道过谢,又风一般地卷出去了。
    安柔母亲回来,看着多出来的娃,竟十分兴奋,说两个娃能作伴了。
    其实安柔很恶俗地想过定娃娃亲,想啊,两家关系亲密,刚好年岁相同,金童玉女啊。却被顾景予驳回去了。
    “得看孩子的意思啊。再说了,有徐鸿那么傻的爹,孩子万一遗传了怎么办?岂不是坑我们家孩子吗?”
    “……”
    徐桦洗澡前闹了很久,母亲一直哄,哄到徐桦累了,才乖乖被抱去洗澡。
    安柔习惯了小鲸鱼的安静,被徐家小公主闹得有点头疼。突然想,徐鸿估计以前跳得没边的……
    徐桦闹的时候,小鲸鱼也在伸出手臂,咿咿呀呀地叫。不过他好哄,玩下玩具,再喂过母奶,很快就睡着了。
    母亲抱着徐桦出来,用浴巾擦干净,放在小鲸鱼身边。
    安柔一惊:“妈,你怎么让他们俩一起睡……”
    母亲瞅她:“这才多大点,有什么关系吗?”
    安柔囧,她不是这个意思……话说,她小时候的确是以为睡睡觉就会怀孩子,那段时间,压根不敢跟爸爸睡一块儿……
    徐桦睡熟时侧着个小身体,比醒着安静不少。婴儿床当初买得大,便让他们一块儿睡了。
    安柔先洗了澡,再靠着床头,看了会书后,熄灯入睡。
    半夜,安柔迷迷糊糊听到点声响,以为是孩子醒了,便撑着身子起来。
    刚坐起身,便被抱了个满怀。
    她意识还未清醒,反应迟钝了些,只感到清冷的气息包围了她。
    安柔抓住来人的手臂,转过头去,借着外面朦胧的月光,看见他略带疲惫的脸。
    她以为自己仍在梦中,傻兮兮地往前栽,直到他揽住她的腰向他身上靠,
    卜偠朢る御圕屋導航詀③щ奌И㈡qq奌てΟ我M真真切切地含住了她的唇,她才意识到,他真的回来了。
    回来了。她感觉自己的魂也渐渐随着他的回来,渐渐地嵌入她的四肢五骸。
    “顾景予?”
    “嗯。”他大手摩挲了下她的腰。
    晚上睡觉,她只穿着睡衣,衣角稍稍上掀,风一吹,皮肤发凉。
    顾景予又点了点她的唇:“没睡醒?”
    “嗯……”
    “那你先睡,明天再说。我先去洗个澡。”
    他放开她,她缩回被窝,听见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他连夜赶回来的?安柔很困,但又不想睡,天马行空地想很多。
    想他亲她,满是邪气地笑;想他圈着她,什么话也不说;想他抱着小鲸鱼,露出安然的笑。
    顾景予从浴室出来后,屋里暗下许多。
    他上床,打算环住她。她转了个身,面对他。他愣了下,伸手臂勾着她,一带,她撞入他怀中。
    “还不睡?”
    “嗯。”她听着他的心跳声,“工作完了吗?”
    “结束了。”顾景予亲亲她的额头,“徐鸿送他女儿过来了?”
    “下午送来的。”安柔撒娇,“老公,你想我没。”
    “你说呢?”
    “我猜你不太想。”这话有点小恼的意味。
    顾景予笑出来,安柔感受到他胸膛震动的幅度。
    “不开心了?”
    安柔移了移脑袋,“没有。”
    她有时候睡着睡着,整个人会往下缩,将腿架在他腿上。喜欢贴着他睡。同床共枕很久,不自觉养成了这个习惯。这几天他不在,一张床就空荡荡的。
    顾景予夹着她的腋窝,把她提上来点,方便他亲她。
    他深吻着,她快喘不过气来。两人身体熟悉万分,安柔一下子感觉到他的变化。
    “刚回来,就想……了?”她困,带孩子也累,脑子里不太乐意,然而身体却不受控地回应他。
    “你不是觉得我不想你吗,用实际行动来证明给你看。”
    寂静的深夜里,他低沉的声音带有暧昧不明的语调。
    安柔拍开他的手,转身过去,背对他。
    顾景予闷闷地笑。
    签好合同,已是华灯初上。定好机票回到桐阳,已是十二点。拖着满身疲惫到家,开门的声音在夜里格外的响。
    一眼望过去,小妻子被惊醒,呆兮兮地坐在床上……
    顾景予的确舟车劳顿,过一会呼吸便匀缓下来。
    而被撩得心痒的安柔却一时半会睡不着了。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病态控妻(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