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魚兒魚兒水中游 Po18dě.νíρ 番外7.话说骆铭晨追到关彤彤

Po18dě.νíρ 番外7.话说骆铭晨追到关彤彤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转眼间骆铭晨医学院都毕业了。
    头戴学士帽,身穿学士服,骆铭晨做为今年华语大学的毕业生代表,一早就到学校做好了准备。
    他身为医学院少有的高材生却在大叁那年意外加入演艺圈,至今也已经过了四个年头了。
    在演艺圈中,他靠着与当红人气偶像魏羡瑜的合作奠定了自己的演艺事业,在鲜肉辈出的这些年,积累下来的人气与实力,早让他往实力派那里靠拢。
    “哇,你这样穿看起来就好聪明的样子!”今天是骆铭晨的毕业典礼,他身边来了不少朋友,彤彤当然也在其中。
    “浓浓,咱们不要听彤彤小姨胡说八道喔!”你翻翻白眼,打算把女儿的耳朵遮住,以免被彤彤的降智发言感染到。
    “哼,姐你当我是病毒啊?”彤彤不满地说。
    你还真当她是病毒没错啊!
    你们一家四口人都来给骆铭晨充人气,虽然你结婚后作品推出不多,但你曾经的名气可不会因为这样而消散,再怎么说,你也是一代人心目中的天然美女嘛!
    而且你怀中的女儿完全承袭你的外貌,长得就好比一尊精緻又有灵性的洋娃娃,美得让人印象深刻。
    “浓浓,叔叔抱。”骆铭晨对着在你怀中的两岁女娃说。
    小名浓浓的骆宜浓眨了眨那双大眼睛,小短手就伸了出去。
    正好你也抱累了,有人接手也好。
    骆宜浓乖巧地待在骆铭晨怀里,只用小头颅转啊转的,一双美目四处打量着。
    骆铭晨好歹也是华语大学的风云人物,再加上同个模子印出来的魏羡瑜母女,你们这里可以说完全吸引了所有毕业生与来参观毕业典礼的人的注意力。
    许多与骆铭晨相熟的同学纷纷上前,大家也都想抱抱他怀中那尊洋娃娃。
    “啊!好可爱啊!她是小鱼儿的女儿吧?”女同学之一看到骆宜浓后,完全沦陷,“我可不可以抱抱她?”
    “浓浓,要不要给姐姐抱?”骆铭晨问着怀中的小姪女。
    骆宜浓一双大眼又萌又无辜,露出一个怯生生的笑容,然后一头扎进骆铭晨怀里。
    这意思很明显,她怕生。
    不过你们都知道这小女娃完全遗传自你,不只姣好外表,就连个性也是,她这么做不过就是不想给抱但又不想让人觉得她不乖而做得表面功夫罢了。
    果然这动作一出,瞬间又引起那些女大生的尖叫。
    “啊~好可爱啊!”
    骆时靖牵着四岁儿子走来,一眼就看到人群围绕着的你们。
    骆宜浓看见爸爸来了,连忙要挣脱骆铭晨的怀抱。
    “爸比、爸比。”小短手挥舞着。
    骆铭晨习以为常地让骆时靖把人抱走,姑且不说她是堂哥的女儿,就是百分之百承袭魏羡瑜的骆宜浓对骆时靖的依赖也可以说完全地神复製了。
    不似待在骆铭晨怀中那样,被自己爸比抱着的骆宜浓可是更主动地揽着骆时靖的脖子。
    男孩神似骆时靖,女孩復刻魏羡瑜,你们这一家子的基因好到羡煞许多人。
    “呼,外面好热啊,我们不可以先进去大礼堂坐着吗?”在外面久了,彤彤都觉得自己要蒸发掉了。
    “可以啊,走吧!”骆铭晨率先转身。
    骆时靖抱着女儿,你和彤彤一人牵着骆天翼一边,跟着走进学校大礼堂。
    “秋姐没对小骆毕业有什么表示吗?”你们坐定位子后,你这么问着彤彤。
    路实秋旗下艺人这么多年过去,仍然只有你跟骆铭晨两个,而且你这个她手中的王牌早已是摆着好看罢了。
    不过最近你们有在考虑是不是要签下第叁个,不过现在当事人才两岁,不可控制的因素太多,还需要再观察一阵子才行。
    “秋姐说小骆毕业后,如果不继续深造的话,就要开始压榨他的劳动力了。”彤彤用自己的话解释。
    你白眼,好险女儿还赖在父亲腿上,一脸幸福的模样,恰似没听到这里的对话。
    而儿子早被骆铭晨带着到处参观去了。
    “那他跟你说过他毕业后想干嘛吗?”去年骆铭晨的经纪约就已经到期了,考量他只剩一年就要毕业,你和秋姐并没有再和骆铭晨续约,而是让他毕业后考虑清楚再决定。
    如果他要继续在演艺圈里待下去,那么你们会再研拟一份新的合同签下骆铭晨;如果他想回归他的医学专业,你们也不会阻挡。
    反正现在眼下还有一个新人可以培养,‘实羡娱乐’倒还不至于会变成没艺人赚钱的地步。
    彤彤摇头,“我觉得他会继续留在我们公司啊!”
    这四年来她已经跟小骆培养出如同革命般的情感,真要分开她也会很捨不得的。
    “他连你也没说?”你不可思议地问。
    “还没有。”彤彤说。
    “老公,你觉得哩?”你改问坐在一旁的骆时靖。
    “小晨吗?”沉吟了一下,“他应该是会出国的吧!”
    骆铭晨虽然嚮往演艺圈,但这几年下来在学业上的表现仍是十分优异,应该是不会轻易放弃可以用奖学金出国深造的机会。
    “哇,那他出国我不就要失业了……”彤彤哀嚎着。
    她改当骆铭晨助理已经好几年了,如果小骆出国深造的话,那她是不是得跟着转行啊?
    不知道男神他缺不缺助理,她考虑是不是该先提早去卡位。
    “有可能。”你凉凉地说,“要不你也一起出国深造啊!”
    “哼,站着说话不腰疼。”姐明知道她英文烂的一批,还这么建议她。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顾大哥不缺助理,你想无缝接轨不可能。”你一句话让彤彤死了心。
    骆宜浓乖乖坐在骆时靖大腿上,双眼骨碌碌地转着,奶声奶气地问你:“妈咪,晨晨要去哪里呀?”
    骆宜浓不爱叫叔叔,总喜欢喊他晨晨。
    你看了女儿一眼,“叔叔毕业了,可能要出国读书。”
    整场毕业典礼从校长致词、长官致词再到毕业生代表致词已经够冗长了;接着又是颁奖、学弟妹表演等等,整场活动结束都已经11  点多了。
    走出大礼堂,骆宜浓已经熟睡在骆时靖怀中,而骆天翼则是被骆铭晨带去参观实验室。
    中午12  点,四大两小一起到大学附近的美式餐厅用餐。
    “晨晨,你要出国读书吗?”睡醒的骆宜浓看到骆铭晨后直接问出她的问题。
    “嗯?!”骆铭晨不明所以,“为什么晨晨要出国读书?”
    “妈咪说的啊!”小女孩理所当然地说。
    “那你希不希望晨晨出国读书?”他问小女孩。
    对骆宜浓来说,出国读书是什么她不知道,但出国代表什么她可清楚得很,毕竟爸比带她出国过一次,还是去迪士尼看漂亮的白雪公主,她知道出国会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希望。”小女孩重重点头。
    “那浓浓你要不要跟晨晨一起去?”骆铭晨开始诱拐懵懂无知的小姪女。
    可惜骆铭晨诱导无法成功,因为对骆宜浓来说,叔叔的魅力不比爸比大。
    “不要,浓浓要跟爸比一起去。”百分之百的恋父情结。
    “所以你真的要去啊?”彤彤此刻可是非常关心这件事情的。
    “嗯啊,我有在考虑。”骆铭晨不否认,“演艺圈工作虽然有趣,但我觉得要爬到顾大哥那个高度太难了……”
    他在这几年确认了自己对彤彤的感情,可惜这小妮子仍是一个劲地迷恋着她的男神……所以他想了很久,或许也是时候该放手了。
    “你个臭小子,你走了那我怎么办?”彤彤骂骂咧咧,“人家会失业的耶……人家学歷又不高,到时候没钱吃饭怎么办?”
    如果不听后半段,骆铭晨还是挺高兴彤彤是在乎他的。
    “不是还有小鱼儿吗?”他的确是不怕彤彤会失业。
    “她早就过气了啦!”彤彤不屑地撇撇嘴。
    你瞇眼,忍着想把彤彤轰出餐厅的渴望。
    “怕失业不会找个人嫁了吗?”你冷哼。
    “哎唷,那也要有遇上喜欢的啊!”彤彤转而对上骆宜浓,“浓浓,姨姨告诉你喔,找男人的话眼睛要睁大一点,要不然会很可怕喔!”
    “关彤彤,你不要教坏小孩子啦!”你随手就是一隻烤鸡翅塞她嘴。
    不过小孩子不懂找男人是怎么一回事,但她倒是听懂了一句话,“姨姨,浓浓的眼睛很大的。”
    小女孩大颗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她的眼睛的确非常大。
    所以只要眼睛够大,就一点也不可怕。
    骆宜浓一点也不担心。
    “可怜,连小孩子也不买你的帐。”你满意地餵了一根薯条给女儿吃。
    彤彤恨恨地啃着鸡翅,吃完觉得不解气,又拿了一隻起来啃。
    才四岁的骆天翼原本静静地吃着自己的儿童餐,不过看在叔叔对他不错的份上,他决定帮他一把。
    “彤彤阿姨你也跟叔叔一起去国外读书啊!”骆天翼说道。
    “啊?!我吗?!”彤彤啃鸡翅的动作暂停,改看着骆天翼,脸上表情像是在说这事没办法强求,“小翼我跟你说,要考试考过了才可以出国读书啊,而且阿姨我又不会讲英文。”
    真要让她在陌生环境里生活,不出一个月她就疯了。
    “那你跟叔叔一起去啊!叔叔会讲英文,他讲就可以了啊!”骆天翼理所当然地说。
    “哎呀,这哪里能一样,你叔叔去读书,我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啊!”总不能让她间间无事都不出门吧!
    骆铭晨是何等聪明,听彤彤与侄子间的对话,就能发现她压根儿不去国外的理由就不是为了顾远之啊!
    这一点让他很高兴,代表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是存在着希望的。
    “爸比,浓浓也会讲英文喔!”状况外的骆宜浓觉得自己比起彤彤姨姨厉害很多。
    “浓浓好棒。”骆时靖餵了一根薯条给女儿吃。
    “彤彤,你再不努力点都要被一个两岁的小娃娃给超过了。”骆铭晨想试着说服彤彤一起到国外生活,“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我大概去四年,之后学成了就回来。”
    彤彤自己很是挣扎。
    出国留学对她来说根本就遥不可及的事,她的学习成绩本来就不算太好,当初大学也没考,就跟着你出来闯荡演艺圈了。
    现在让她重拾书本也不知道她自己能不能做得到,她觉得出国一趟说不定会改变她的一生,但也有可能……什么都不会变。
    “我……我不知道啦……”低头继续啃鸡翅,不再说话了。
    骆铭晨也不逼她,距离他出国至少还有将近半年时间,她可以慢慢考虑。
    骆铭晨并没有要退出演艺圈,但他要暂时告别这个圈子四年出国继续深造。
    这个消息一出,所有粉丝都依依不捨。
    虽然这个圈子不乏新人,但如骆铭晨这类高学歷的艺人真的是太少了,撇除顾远之外,还真是十根手指都数得出来了。
    陪着骆铭晨拍完最后一隻广告,彤彤也要卸下她当了四年小骆助理的职务了。
    “所以你考虑得怎么样?”回程的车上,骆铭晨问她。
    “啊?这个嘛……”彤彤很犹豫,“可是我英文真的真的很烂耶!”
    她怕自己是连考试都考不过的那种。
    “先去语言学校上课,平常没课时我就陪你练习英文。”他说。
    “可是……”还在挣扎,“可是四年都不能回家吗?”
    这样她会很想念大家耶!
    “过年了我们还是可以回来啊!”骆铭晨继续游说着。
    “那……那我先试试好了……如果不适应我就要回来了。”彤彤犹豫再叁总算决定了。
    “好,如果最后你还是想回来,那我就陪你一起回来。”他保证。
    彤彤一听立刻拒绝了。
    “不可以,你不是去上课的吗?我自己回来就好了啊!”她才不想成为骆铭晨学习路上的绊脚石哩!
    “如果你都不在了,那我还继续待在那里干嘛?”骆铭晨认真说道。
    只可惜彤彤不懂他的情意,只见她牙痒痒地说:“可恶,这样我就不能先偷偷跑回来了,要不然害你学到一半就回来,我会被秋姐扒皮的。”
    告别演艺圈四年出国深造,然后因为女助理在国外适应不良而回国,这要是爆出来她也不用活了。
    “那你就努力适应在国外的生活吧,你那么厉害,到哪里都可以交到朋友的。”骆铭晨知道彤彤欠缺的就是别人的鼓励。
    果然给了叁分顏色,某不知死活的助理就开起了染房。
    “说的也是,我这人优点太多了,都忘了我自己其实适应力很强的这件事。”讲这大话还没咬到舌头也算她厉害。
    骆铭晨:你开心就好……
    彤彤觉得自己会陪骆铭晨一起出国‘深造’有一半是被人赶鸭子上架的,真要她来说,她也是千百万个不愿意。
    离开了自己的舒适圈前往全都是说着英文的国家对她来说可谓是‘压力山大’啊!
    “吼,我这真的是捨命陪君子了,你要是敢对我不好,我一定给你好看。”出境之后,就只剩彤彤跟骆铭晨两个人了。
    “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过?”骆铭晨反问她。
    “嗯……”思考了一下,讲真,小骆对自己还真不是盖的。“行,相信你了。”
    “你也只能相信我了吧!”彤彤某种程度来说还是很依赖他人的。
    两人乘坐飞机到米国,横跨了大半个地球,转了两班飞机,在歷经22  个小时之后,总算到了米国加州。
    骆铭晨的优异成绩让他得以用申请奖学金的方式进入米国医学院所里排行第叁的Stanford  University(史丹佛大学)。
    他也是骆家人中第六位用奖学金申请进入就读的人。
    骆铭晨在国内读的大学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好,就算彤彤从没听过史丹佛大学,但一听到录取率仅仅只有2.3%,这还不包括拿奖学金的比例,再无知也该知道有多不容易了。
    刚到米国的两人光是到学校报到、安排租屋什么的,就整整花了叁天。
    彤彤来过米国一次,全程跟着工作人员屁股后头,那时候讲得都是华语,完全就没意识到语言的重要性;而从现在开始,她将用上整整一年的时间,努力在语言学校里把英文给学好。
    才进语言学校的第一天,彤彤就已经觉得自己吃足了苦头。
    “啊啊啊啊啊,吼,你们都不知道这里的老师有多变态,我不会说英文还是逼着我一直说……”彤彤一整天找不到人讲华语,导致回到租屋处,就直接用群组通话劈哩啪啦地轰炸着自己的姐妹淘。
    “你冷静点,连到米国都还能继续发疯,真服了你了。”秋姐本是没加入群聊的,奈何彤彤死命连环圈她,逼不得已她才加入的。
    彤彤现在根本就是自认天高皇帝远,才敢这么放肆地圈她平日里怕得要死的人。
    “吼,不是你们来这里念书你们当然不在意啊!”彤彤声音充满了‘怨念’。
    “要不你回来吧,正愁没人可以使唤。”手机里传出你凉薄的声音。
    “噗,大鱼儿你想独佔赌金吗?”唐蜜儿也出声了。
    她们当然知道去米国读书对于彤彤来说意味着痛苦的灾难,所以一行四人早在出发前就下好赌盘,赌关彤彤在米国能撑上几天而不吵着要回来。
    你赌不出一个月,唐蜜儿与刑知欢各赌半年与一年,只有秋姐赌了她会待上整整四年。
    “哎,别说出来啊!”你囔囔着。
    “吼,你们不关心我在米国过得好不好,居然还偷偷打赌。”彤彤又跳脚了。
    “我比较担心小骆被你骚扰到无法专心念书。”刑知欢吐槽。
    “我也是担心这个。”你点头应和。
    彤彤:交友不慎……
    “哼,不跟你们说了。”彤彤撇嘴。
    “那好,我先掛断了。”路实秋没给彤彤反悔的机会,一把就掛断了电话。
    “我去准备午餐了。”你有两小要照顾,所以也掛了电话。
    “我要回去补个回笼觉了。”唐蜜儿是夜猫子,白天没事时总会赖在床上补眠。
    “我下午还有课,先去准备了。”说完,刑知欢也掛断电话。
    彤彤咬牙切齿,骂骂咧咧:“哼,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一个两个都是没什么良心的。”
    她与骆铭晨两人一起合住在一间60  平方米大的叁楼小公寓,这也算是彤彤第一次与性别为‘男’的人同居。
    不过骆铭晨她处了四年,大大小小的事情她早都已经瞭若指掌了。
    骆铭晨穿着一袭藏蓝色睡衣,头发是刚洗完还未吹乾的状态,头上包着一条毛巾,他正在用毛巾擦乾头发。
    “电话讲完了吗?”他问。
    “哼,一个个都那么没良心,我简直腹背受敌。”她这个小助理就是人微言轻,真是同情她自己。
    ‘腹背受敌’不是这样用的……彤彤别说英语了,她连华语都学得颇有问题啊!
    “那你就更努力给她们看吧!”坐在沙发上,“四年后讲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回去吓她们。”
    “嘖嘖嘖,小骆你这心肠也是挺黑的嘛!”习惯成自然,她接手帮骆铭晨擦乾头发的工作。
    当助理的时候当然是不用做这么细的工作,只不过她当助理的时间太久了,久到很多事情自然而然就会揽到自己身上来做。
    骆铭晨当然可以自己擦,但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破坏与彤彤这种亲暱无间的曖昧状态。
    “这怎么会是心肠黑,”骆铭晨反驳,“这要叫‘华丽的復仇’,懂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唷,笑死我了,你是‘大老婆的反击’看太多了啊!”看头发已经不再滴水,她改拿吹风机吹乾骆铭晨头发。
    “既然都要让她们刮目相看了,等等我们就开始来复习你今天在语言学校上课的东西。”骆铭晨说。
    彤彤:“……”她早就把今天上过什么东西都忘了一乾二净了呀!
    不用问骆铭晨也知道,好险他早有准备。
    骆铭晨虽然不像你与秋姐一样对彤彤瞭若指掌,但性格拿捏他至少也掌握了八成那么多。
    彤彤不喜欢读书,对于书本天生就排斥到不行,除了闺蜜唐蜜儿写的小说之外,她基本上是不看任何文章的。
    所以安排彤彤到语言学校上课,有一半是他自己在赌,赌那个小妮子会不会愿意为了自己而完成在语言学校的一年课程。
    好在骆铭晨晚间复习的东西简单又好玩,否则她八成会因为挫折感太深而吵着想打包回华国。
    虽然很可能在她睡了一觉之后就把骆铭晨教她的东西忘了,但至少骆铭晨不用再担心她会一直吵着要回家了。
    通常学习语言最刚开始的时候都是最难熬的,连续叁个礼拜彤彤几乎天天打回来骚扰大家。
    就算只是讲没几句话就被你们掛断她也还是乐此不疲的。
    不过就像是骆铭晨说的,彤彤有着极强的适应能力,就算沟通多半得靠比手画脚来完成,她也还是在语言学校里跟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学生混了个眼熟。
    她仍是会叁不五时地打电话回来,但次数已经从之前的每天打到现在一个礼拜打叁天而已了。
    不到半年时间,彤彤已经能在米国讲着最简单的日常会话在超市购买东西了。
    “彤彤,圣诞节我同学们想办一个圣诞舞会,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骆铭晨问她。
    彤彤本来就喜欢凑热闹的人,就算那个宴会上都是些头脑不简单的份子,她也是没再怕的。
    “去啊,为什么不去。”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那你有小礼服吗?那天出席要打扮一下。”他们选择在宴会厅里举办,与会的人通常都会盛装出席。
    “什么?!”彤彤惊呼,“我根本不知道来米国读书也要带小礼服的呀!”
    “没事,这个週末我陪你去买一套。”他抚摸着彤彤的头发。
    骆铭晨身高177  公分,虽然不算非常高,但其实也不矮了,至少跟160  公分的彤彤比起来,也是快高了她一个头左右。
    “嘖嘖,我没钱。”没了收入的她,现在吃住花的都是骆铭晨的钱。
    公司只帮她负担读书的学费以及日常所需的生活费,其他购物什么的都得从她自己的裤腰包掏出来的。
    “我有。”骆铭晨总算能甩一回霸道总裁的人设了。“喜欢哪件我买给你。”
    骆铭晨用奖学金就读,倒是省下了一笔为数不少的学费,再加上这四年演艺圈所赚到的钱,他其实就算不跟家里拿钱、不在米国打工,也都还足以应付他与彤彤这四年的生活开销。
    “喔耶,那我要买超超超性感的低胸露背迷你短裙小礼服。”彤彤发下豪语,“哼哼,以前都被我姐打压着,都没法好好展示我前凸后翘的迷人好身材。”
    彤彤的身材并不骨感,而是非常标准的那种,该肉的地方有肉、该瘦的地方也很瘦。
    但……她想都别想,他是绝对不可能会帮她买她嘴里说的那个什么……超超超性感的低胸露背迷你短裙小礼服的。
    周末——
    骆铭晨与关彤彤一前一后站在百货公司的服饰专柜前面挑选着圣诞节要穿的小礼服。
    按理说如果要照彤彤想要的款式买的话,那件酒红色深V  细肩侧边开衩的晚礼服是最符合她对性感的要求;但彤彤通常就出那张嘴,真让她穿得那么性感,她怕是连走路怎么走都不会了吧!
    “这件吧!”骆铭晨比了一件平口洋装,“这件很好看。”
    的确是挺好看的,蓝紫色的雪纺纱上,闪耀着无数光点,就如同星空一般闪烁不已。
    而且平口洋装也不会过于曝露,刚好适合彤彤这个想卖弄性感却又不敢尝试性感的人。
    “这件好像也不错呀!”她看中的是一件黑色削肩小洋装,裙子的特色是裙摆前短后长,前面裙摆在膝盖以上,后面裙摆则到了脚踝处。
    “这件太成熟了,并不适合你……”骆铭晨只看了一眼就打枪了。
    被压榨习惯了,彤彤也不敢吭声,就把洋装放回架上去。
    反正横竖也不是她自己出钱。
    骆铭晨这时候又看中一件赫本风雪纺伞摆洋装,拿到彤彤身前比了比,说道:“这件呢?”
    “那我要这个顏色的。”这款洋装就黑色与浅紫色两种,彤彤比较喜欢紫色的。
    “那要蝴蝶结腰带吗?”他问。
    “要要要。”彤彤喜孜孜地摸着小洋装,有种迫不及待想穿上的感觉。
    女人都喜欢买衣服,尤其喜欢男人给自己买衣服,她不花一毛钱就买到一件好看的洋装怎么能不开心呢!
    “还有缺什么吗?”他发现彤彤平日里的衣服跟首饰都不太多。
    “缺一条项鍊。”既然他都诚心诚意地问了,那彤彤自然得大发慈悲地告诉他啊!
    “好,手鍊跟耳环要不要一起买?”骆铭晨今天男友力完全爆棚。
    “你有带那么多钱吗?”她花小骆的钱是不心疼,不过她可不希望他因为花太多钱而导致后面必须拮据过日子。
    “你有要买很多吗?”他看了彤彤一眼,“如果没有,那才这一点钱而已,我不放在眼里。”
    洋装一件也才600  大洋,就算等等要买首饰,零零总总2000  也有找吧!
    “嘖嘖,我都不知道骆小晨你居然这么富得流油。”彤彤一副好兄弟的模样,大剌剌地拍着骆铭晨的肩膀。
    骆铭晨有时候真不知道该拿这少根筋的女孩怎么办,反应居然可以迟钝成这样……
    “走吧!”说完,他牵起彤彤的手带她到珠宝专柜去。
    他从未牵过彤彤的手,一来是因为两人关係还只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二来是因为他偶像明星的身份并不适宜这么做。
    但现在他人在国外,暂时脱离演艺圈的桎梏,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彤彤没跟男生牵过手,被骆铭晨这么一牵,反倒觉得有点奇怪。
    “你干嘛牵着我啊?”彤彤看着交握的两隻手,问道。
    “我给你买衣服、买首饰的,如果不表现得亲密一点,人家会不会觉得你是在被我包养的?”骆铭晨找了个假藉口。
    这藉口若是对着其他女人说的,十有八九会被当成扯淡的谎言处理;但若是放在本就浮夸的彤彤身上,她真的会视为理所当然就是。
    “说的也是,我的人生可不能留下什么污点。”点头,同时回握骆铭晨。
    虽然彤彤的理解力仍是那么奇怪,但骆铭晨觉得自己跨出的这一步还是很值得的。
    平安夜当晚,骆铭晨带着彤彤去参加同学举办的圣诞舞会。
    当两人出现在舞会上时,男俊女靚的模样瞬间吸引许多人的注意力。
    彤彤不习惯成为大家的焦点,牵着骆铭晨的手心都微微冒出了汗来。
    “别紧张,如果害怕的话就一直待在我旁边。”感觉出彤彤的不自在,骆铭晨小声安抚着她。
    参加舞会的男男女女全都是盛装打扮,其中更是不乏性感暴露的穿着。
    反倒是彤彤的赫本风小洋装,只露出一双胳膊和肩膀,完全就是邻家女孩的打扮。
    彤彤唯一胜过其他女孩的地方应该就在她那张减龄的童顏上吧!
    已经25  岁的大女孩了,看着也跟18  岁没两样。
    “为什么大家一直盯着我看?”彤彤小小声地问他。
    “因为你好看。”骆铭晨直白地说。
    彤彤听到这讚美,骄傲地尾椎都要翘起来了。
    “也是,我也是红过那么一段时间的。”她说的是那时候一跪成名的事情。
    “如果饿了就去拿点东西来吃,还有……”顿了一下,“舞会上那些顏色鲜艳的饮料里面通常都有含酒精,你少喝一点。”
    彤彤的酒量不行,顶多就比小鱼儿好那么一点罢了。
    “哎,这个没事的,我就喝个几杯。”她不能喝却又爱喝。
    “最多叁杯,超过的话……”话说到一半。
    “超过会怎样?”她好奇。
    “超过叁杯的话,元旦假期我就不带你出门玩了。”他说。
    彤彤虽然已经来米国快半年了,但顶多也只是解锁逛超市会用上的对话,至于再更难一点的,她就没办法了。
    所以绝大部分时候,她都会要骆铭晨陪她一起出门,好带着她到处玩耍。
    元旦假期如果不能出门,她会无聊死的。
    “哎,不行不行。”如果不是这地方人多,她八成要跳起来了,“说好元旦要去旧金山旅游的。”
    “那你就悠着点。”他放开她的手,让她去拿食物吃。
    彤彤去自助吧拿第一趟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发现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她,她就开始放纵自我了。
    其中服务生手上端着的一款蓝色饮料她也拿了一杯,喝了一口感觉挺好喝的,于是又拿了第二杯。
    在她喝起来,这个跟气泡水的口感好像,也没有什么酒精味,骆铭晨担心太多了啦!
    骆铭晨没陪着她一起用餐,而是遇上了几个研究所同桌,彼此聊了起来。
    彤彤知道不能喝超过叁杯,于是在喝了两杯蓝色饮料之后,又改拿了一杯浅绿色饮料。
    这一杯喝起来也没啥酒味,反倒多了一点水果的香气在里面。
    然后在她喝完那杯绿色饮料之后,她发现了服务生手上又多了好几杯顏色粉红的饮料。
    那顏色还真是漂亮,完全撩拨着她蠢蠢欲动的少女心。
    要不拿了吧!大不了不要喝……
    在心里面天人交战了一会后,彤彤看着服务生盘子上的粉色饮料越来越少,还是忍不住自己的渴望,拿下了那最后一杯。
    “嘿嘿,我不喝,我就看看。”她这么对自己催眠。
    来舞会上的男女绝大部分都是来这里交朋友的,看到彤彤落单,长得也算漂亮,不少男人都会上前攀谈一二。
    可惜就算他们对美女的容忍度很高,面对一问叁不知的彤彤,他们也都拿她没辙。
    彤彤吃饱后就不再去自助吧拿食物了,但没事做真的好无聊,所以她又把注意力转移到桌上的那杯粉红色饮料上。
    这时候服务生又换了一种顏色的鸡尾酒,这次是那种非常梦幻的紫色,彤彤一看就又爱上了。
    她想去拿,但桌上这杯不喝完她怕服务生不给她。
    喝不喝?喝不喝?彤彤又再一次陷入天人交战。
    然后她眼睁睁看着那杯梦幻紫的饮料渐渐变少,心一横,粉色饮料就灌入她口中了。
    再然后,她又再一次成功地抢下了那最后的一杯。
    “嘿嘿,好好看啊!”盯着那梦幻的紫色,彤彤笑得傻气。
    喝了四杯酒精饮料,她基本上已经醉了。
    骆铭晨聊完天走回到彤彤身旁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双眼迷濛的女孩一脸傻笑地盯着桌上一杯紫色鸡尾酒看。
    然后他注意到连同那杯紫色的鸡尾酒在内,总共有五个杯子在桌上。
    这下他完全可以确定眼前的彤彤已经醉倒了。
    有鉴于以往经验,赶快带彤彤回家才是上上之策。
    “彤彤,我们回家了。”骆铭晨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她手臂。
    喝醉酒的人基本上都是颗未爆弹,就算对方属于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是一样的。
    “嗝……小骆你看……”比了比仅剩的那杯鸡尾酒,“很漂亮吧!”
    “嗯,很漂亮,不过我们现在先回家好不好?”作势要将她拉起来。
    “哎唷,不要嘛!”扭了扭身体,“我还没喝完呢!”
    “别喝了,你都醉了。”又再次施力把她拉起来。
    这次彤彤没有扭了,被骆铭晨扶着摇摇晃晃地走出去。
    骆铭晨考虑再叁,决定放弃带彤彤搭出租车回家的想法,而是改在酒店订了一间标准房。
    “先生,我们只剩下一间双人床的标准房间,请问有需要吗?”柜台服务人员说道。
    “要,麻烦尽快收拾好,谢谢!”这种时节还能订到一间标准房就该偷笑了。
    20  分鐘后,骆铭晨扶着彤彤进房间。
    房门落锁的声音响起,突然像是开啟彤彤身上某个开关一样,只见彤彤挣脱了骆铭晨的手,摇摇晃晃地走到床上然后开始……
    “Let  it  go  let  it  go……”这是她最近新学的歌。
    这一幕实在太好笑,骆铭晨拿出手机录了下来。
    只见彤彤站都站不稳,一边学动画人物撒雪一边被自己脚后跟绊倒在床上,来来回回、反反覆覆的,唱了至少也有十分鐘了吧。
    骆铭晨原本还以为彤彤唱完之后就会消停,没想到大招居然是放在后面的。
    “好热……好热……”爬下床,摇摇晃晃地也不知道要去哪。“水哩……在哪里呀……”
    满脸酡红的彤彤先是到处找水喝,等找到房间内瓶装水后,却又因为力气施不出来而开始哗啦哗啦地大叫。
    “啊啊啊啊啊,啊噠啊噠……”原本打扮精緻的可爱女孩此刻早已不復原先的甜美可人了。
    骆铭晨一把抢过那瓶水,没叁两下就拧开了。
    “给你,喝完就睡觉了。”可惜,彤彤根本完全听不进去。
    咕嚕喝了五六口后,“尿尿……我要去尿尿了……”
    说完人就走到房门口,开始用力地要把门打开。
    门都被上锁了,一个酒醉的人哪可能轻易打开。
    “这里……”无奈,牵着彤彤的手走进厕所。
    骆铭晨刚放手,彤彤就心急地掀起裙摆,打算脱下小内裤。
    “喂,别……我先出去了。”说完,匆忙离开。
    彤彤脱内裤时根本不打招呼,他还来不及退出浴室,于是就看到了彤彤那件可爱的小兔子内裤落到她的脚踝上。
    “哎呀……”厕所传来一声惨叫。
    “彤彤……你怎么了?”骆铭晨不敢闯入,只能在外面乾着急。
    “呜呜呜……”哭了。
    骆铭晨此刻真的很挣扎,他想进去看看情况,但又怕看见什么不该看到的……
    “那个……彤彤你还好吗?”等了一会,里面只有断断续续的鸣咽声,“唉,我、我进去了喔!”
    骆铭晨进去看到就是彤彤的内裤掛在膝盖附近,整个人跌坐在厕所地板上。
    她该不会是内裤还没穿上就要出来了吧?
    唉,头痛。
    “彤彤,你先别哭啊!站起来把内裤穿上。”他伸手要拉她。
    彤彤膝盖被地板嗑得痛死了,一站起来马上就愤怒地把内裤从脚上甩掉。
    骆铭晨看到大惊,“你、你你你干嘛踢掉内裤?”
    “哼,它坏……”这时候智商本就堪忧的彤彤更是直接变成叁岁小娃那样。
    “那……那我们来睡觉了好吗?”怕彤彤再搞出什么动静,骆铭晨现在只想把她送上床睡觉。
    想了想,然后点头。“好,睡觉。”
    讲完人就被骆铭晨带出浴室。
    骆铭晨心想总算可以安下一颗心了,只不过才放心不到十秒,彤彤又有下一步的惊人之举。
    彤彤回到床边就开始要脱身上的洋装。
    骆铭晨大惊失色,抓住彤彤作怪的手,“你……你干嘛?”
    “睡、睡觉啊!”理所当然地说。
    “睡、睡觉就睡觉啊……干嘛脱衣服?”他难得讲话结巴。
    “热嘛……”手臂‘咻’的一声抽出骆铭晨的抓握,彤彤毫不犹豫地一把扯下身上那件赫本风的小洋装。
    小洋装里面可没法再穿多馀的配件,而且那条内裤早在刚刚就让她自己在厕所给脱掉了……
    也就是说……脱掉小洋装的彤彤现在可是一丝不掛地站在他面前……
    他知道非礼勿视,但……他同时也是一个24  岁、喜欢着眼前女孩的大男孩啊!
    彤彤可不管叁七二十一,脱完衣服就跳上床睡觉去了。
    现在改换成骆铭晨心魔丛生,他到底该保持距离……亦或是趁彤彤醉酒时生米煮成熟饭……
    床上的女孩可不知道床边男孩内心的天人交战,睡得可熟了。
    而且彤彤睡癖也不算太好,骆铭晨帮她盖了被子她就踢掉,凹凸有致的胴体一直在考验着骆铭晨的自制力。
    他不能有趁人之危的小人念头,所以一直待坐在床边,彤彤一把被子踢掉,他就赶忙帮她盖回去。
    这样一路熬到半夜叁点,他也总算是撑不住了。
    他倒在双人床的另一侧,用被子包裹住彤彤后,再用手臂把她固定在他身侧,好歹这样就不会再把被子踢掉了吧!
    彤彤的确挣脱不开,就这样两人总算可以一觉睡到天亮。
    彤彤算是喝醉酒之后,发发酒疯,然后再睡一觉就会清醒过来的人,她昨晚又比骆铭晨早睡,所以醒来后就发现这么一件事情……
    她和骆铭晨睡到抱在了一起。
    她不太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喝醉了应该是吧……
    “喂……醒来,你这样我要怎么去上厕所?”她推搡着骆铭晨。
    “嗯……”骆铭晨半夜叁点才休息,现在根本就爱睏个半死。“乖……再睡一会儿。”
    彤彤傻愣愣地看着骆铭晨安抚小孩似的摸着自己的头。
    “喂,你睡糊涂了啊?我说我要去上厕所呀!”再推一次。
    听到是要上厕所,骆铭晨放开桎梏着彤彤的手。
    “嗯……去吧……”他眼睛还是没睁开。
    彤彤被放行之后,掀开被子看到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都没穿,瞬间放声尖叫。
    “啊……”赶忙抓过被单遮住自己。
    就算骆铭晨有多睏,这声惨烈的尖叫声也能彻底把他的瞌睡虫给吓跑了。
    “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他从床上弹跳坐起。
    “你、你你你你……”彤彤食指指着骆铭晨,结结巴巴地说,“臭小子,你昨天晚上对我做了什么?”
    彤彤瞪大眼睛,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
    “什么都没有……”骆铭晨老实说。
    “骗、骗人,如果什么都没有……我怎么会没穿衣服?”她才不相信哩!
    “你……要不要先去上完厕所我们再继续谈?”顺便让她先把洋装穿回身上。
    “哼,你等着,我等等就出来收拾你。”围着被单下床,顺手拿了被丢在地板上的小洋装。
    “咦,内裤哩?”只捡起洋装的彤彤沿着床边走了一圈都没看见自己的内裤。
    彤彤只是讲给自己听的,声音不大,但安静的房间里这音量也是够让人听清楚的了。
    骆铭晨坐起身,看着用手夹着被单弯腰找内裤的彤彤。
    “不用找了,你的内裤在厕所。”他好心告诉她。
    彤彤恶狠狠地瞪了骆铭晨一眼,拖着被单走向厕所里。
    大概20  分鐘后彤彤才从厕所出来。
    有了衣服遮掩,彤彤气势又变得更强了。
    她气扑扑地回到床边,开口了。
    “吼,臭小骆,亏我把你当兄弟,你却只想睡我。”一开口就是指控。
    骆铭晨觉得自己很倒楣,喝醉酒的人为什么隔天醒来都会断片呢?
    而且房间里就他们两个,谁还能来帮他证明清白……
    “昨天不是让你不能喝超过叁杯吗?你自己说说你喝了几杯?”他决定先追究彤彤的过错。
    四杯……这个她还记得的……彤彤冷汗涔涔地想。
    “额……那个……忘记了……对,我记不得了!”既然她要找小骆算帐,那么自己就不可以有弱点暴露出来。
    “好,那你看看我身上穿的跟昨天有没有不一样?”被单早被彤彤拿走,他人除了床上哪里也没去,有没有不一样根本一目了然。
    “那个……”她看不出哪里不一样啊!
    “你觉得自己那里会痛吗?”如果他真的对她怎么样的话,彤彤现在一定会有感觉吧!
    彤彤身上的确有个地方隐隐作痛,但怎么好像痛得跟蜜蜜写出来的那种感觉不一样?
    她低下头想检查,却发现自己痛的地方是膝盖。
    “咦?为什么膝盖淤青了?”沉吟了一会,双颊爆红,“你……你……”
    骆铭晨看到她这表情,就知道她八成想歪了。
    既然都误会了,那就再误会多一点也没关係。
    骆铭晨突然多了逗弄她的兴趣。
    “我……我……我怎样?”学着她的话,他直接问她。
    “哼,色魔。”不要以为她不知道骆铭晨逼她腿交了,要不然她的膝盖怎么可能会淤青。
    至于腿交这个词,她也是从蜜蜜的小说里面看来的。
    “喂喂,你想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要骂我色魔?”骆铭晨可不平了。
    “你看,”把右脚抬到床上,手指比了比小块淤青的膝盖,说道:“你说是不是你弄的?”
    基本上,彤彤对骆铭晨就好比在对家人的感觉,她有什么话都可以毫不避讳地就讲了出来。
    “这你就误会我了……”骆铭晨喊冤,“你昨天在厕所跌倒,还是我把你扶起来的。”
    “真的?!”彤彤挑眉。
    “你说如果是我强迫你的话,你的衣服还能好好的吗?”他说出明显的事实,“你看衣服是不是没有被扯坏。”
    彤彤低头又检查了一番,最后做了个重大决定。
    “好吧,这次看在我没有证据的份上,我就饶了你吧!”彤彤大肚地说。
    骆铭晨:呵呵……那我不就还得感谢你!
    不过骆铭晨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彤彤。
    “那可不行。”他说:“你过来。”
    彤彤既然解除骆铭晨的嫌疑,自然就不会对他有任何防备。
    “干嘛?”边说边过去。
    彤彤一靠近,骆铭晨快手一揽,彤彤就整个人坐到了他腿上。
    “欸?欸欸欸欸欸?”现在是什么情况?彤彤一头雾水。
    “如果要当色魔,那也是要在你清醒的时候。”扳正彤彤的脸,骆铭晨霸道地吻上了她的嘴。
    彤彤还来不及细想小骆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人就被骆铭晨吻住了。
    这一吻倾注了骆铭晨这四年的爱慕,吻得又深又浓,彤彤被吻得头脑发晕,都快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呼……呼……”直到快不能呼吸了,骆铭晨的唇才离开那个小女人。
    彤彤也是喘息不止,大口大口地深呼吸。
    “呼……呼……你……你干嘛啊?”彤彤没急着离开骆铭晨怀抱,而是先忙着兴师问罪。
    “当色魔。”直接了当。
    彤彤脸色泛红,平常溜口的骂人之词全都卡在喉头讲不出来。
    骆铭晨看她娇艷欲滴的模样,没忍住,又揽着她吻了起来。
    彤彤这辈子都在追逐偶像明星,根本就没谈过恋爱,就更别说和男人接吻了。
    其实她觉得和骆铭晨接吻……感觉还不赖。
    没有挣扎,骆铭晨怎么吻她,她就怎么回应他。
    她是喜欢顾远之没错,但顾远之对于她来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她是万万不可能高攀得起的。
    也许是看你和骆时靖在一起后,过得太滋润了,让她也动了想恋爱的念头。
    又快没气了,两人的唇才慢慢分开。
    还以为彤彤亲完会骂人,骆铭晨怎么也没想到她只是满脸通红,一副小女孩的娇态模样。
    “你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吗?”他老实说。
    彤彤满脸写着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要怀疑?”伸手摸着她的脸,“喜欢你四年了,可是你的眼神始终追在顾大哥身上……”
    彤彤突然觉得自己自己罪孽深重。
    “为、为什么会喜欢我啊?”演艺圈多的是像姐那样的美女啊!
    “因为你又不比别人差。”彤彤也许嘴上自信,但其实那都只是想掩盖内心的自卑罢了。
    “可……可是……”她还是想不通骆铭晨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喜欢上她。
    “你想我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把你骗到米国来?”他笑了,“还不是想让你多依赖我一点……然后让你离顾大哥远一点。”
    也许是最初的震惊已过,彤彤总算恢復了些许清醒。
    “吼,原来就是你。”难怪大家总游说着让她跟骆铭晨一起来米国念书。
    她就不是念书的那块料,没道理秋姐她们不知道啊!
    “嗯,是我啊!”他大方承认。
    “哼,我要是知道你覬覦我的美貌,说什么都不会那么简单就跟你来米国的。”呸了一声,“我这根本就是羊入虎口。”
    又在乱用成语了……
    骆铭晨知道彤彤并不是真不想和他一起来,就是那张嘴不逞个口舌之勇她不甘心罢了。
    “是是是,都是我做的。”没什么好不承认的,“既然我都表白了,现在是不是该你表态了?”
    答应或不答应,都该给他个回覆吧!
    虽然他势在必得,但假装的民主还是得要有的。
    彤彤这辈子学得最快也最好的功夫就叫‘拿乔’。
    骆铭晨当然知道彤彤这尿性,才刻意问的。
    “这个嘛……”故作苦恼状,“你不知道我在我们语言学校里面行情可是很好的……”
    意思是想追她的人满满都是。
    “他们那些人有我好?有我帅?有我聪明?有我了解你?”他轻松甩出他比那些人还值得彤彤喜欢的证据。
    彤彤:“……”哼,轻松就碾压眾人了不起喔?
    “所以你的回答呢?”骆铭晨不死心又问一次。
    “这个嘛……”还在拿乔中。
    “当我女朋友很好啊,”他分析利弊得失给她听,“我哥是史丹佛毕业的,我之后也会从这里毕业,你想想大家都夸奖小鱼儿嫁人的眼光好,你当我女朋友,是不是同样也是眼光很好?”
    好像也是……彤彤一听有那么一点心动。
    “而且我们相处四年,你喜欢什么我都知道,你不觉得有个懂你的男朋友很贴心吗?”继续游说。
    说的也是……彤彤心里头已经渐渐被说服了。
    “还有,你跟我交往之后,还是可以继续当顾大哥的粉丝,以后他的生日粉丝会我还可以陪你一起去。”他当然要‘一起’去,巩固自己势力是非常必要的。
    这一点可是深得彤彤的心,她不交男朋友就是怕会被人限制不许再追星。
    “嗯……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她表现得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
    捏起她的下巴,骆铭晨又吻了上去。
    一吻完毕,他贼兮兮地笑着说:“你不答应也不行,你都被我看光光了,忘记了吗?”
    “吼唷,你给我忘掉。”彤彤疯狂拍他。
    “才刚认的男朋友你就准备痛下杀手啊?”彤彤拍打的力道可不小。
    “略略略,谁让你偷看。”继续打。
    “是你自己脱给我看的,这能怪我?”抓住她的手,两人一起向床的方向倒去。
    “啊!”被压在骆铭晨身下,彤彤羞得满脸通红。
    以她多年来拜读蜜蜜大作的丰富阅歷,她当然知道女生被压在身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别担心,今天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他摸摸她的头发,“我们都还要读书,所以做那档事还是等有套子了再来。”
    彤彤只顾着脸红,没有表态。
    骆铭晨看她这样,忍不住想戏弄她。
    “还是……”眼神曖昧,“你期待我赶快做?”
    “啊啊啊啊……”推着他胸膛,“才没有哩!”
    她才没有期待会跟骆铭晨发生关係哩!哼,想得美!
    “好吧,等等找个商店买一下避孕套吧!今天圣诞节,我们可以狂欢一下。”放开她,骆铭晨爬起来。
    彤彤就算害羞,口舌上也绝对不会让自己落下风。
    “呸呸呸,我今晚要把你的房门锁死,让你无法出来。”她才没那么容易被人拐上床哩!
    “那就把你跟我关在一起,咱们一起不出来了。”他笑得张狂。
    彤彤没想到自己居然落于下风了。
    不理他不理他,彤彤嘟着一张嘴。
    这模样是让他亲她吗?
    骆铭晨按自己解读又吻了上去。
    两人就这样亲了又亲,一直到退房时间快到了才收敛。
    “走吧,今天圣诞节,我们去约会,然后吃大餐。”骆铭晨牵起彤彤,一起离开房间。
    今年的圣诞节,街上情人成双成对,而在这之中,更是多了一对名叫骆铭晨与关彤彤的有情人。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爱宠(1v1H)18禁真人秀游戏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