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诸天谍影 第二十四章 对石之轩攻略2.0

第二十四章 对石之轩攻略2.0

    “安隆师兄!”
    “安隆师兄!”
    望着一道道表面毕恭毕敬,心中嫉妒敌视的身影,安隆迈出六亲不认的步伐,趾高气昂地走入酒窖内。
    安隆很清楚,对于这些墙头草,怀柔收买,还不如辣手立威。
    陆谦与和士开,作为如今邺城黑白两道的首领,斗得你死我活,双方为了知己知彼,就免不了收买对方的手下。
    和士开麾下是趋炎附势之辈,已经被陆谦渗进去许多沙子,但魔门中人的忠诚度也是堪忧,有些人也意动了。
    趁着这个机会,原本不起眼的安隆强势崛起,举报同门,得到了陆谦的赏识。
    数日前,安隆亲手用门规,处置了一批摇摆不定的天莲宗弟子后,更是彻底树立了威信。
    从默默无闻,到手握大权,只用了半年。
    他知道,是谁给了自己这样的改变。
    所以在每月的月圆之夜,都是最快乐的日子。
    只是今日当安隆来到酒窖深处,往上看去时,却见出现的不只是黄尚一人,还有一位美得不似凡尘中人的少女。
    他立刻把那个石字收回去,直接喊道:“大哥!”
    黄尚微微颔首,小师妹则好奇地看着这个胖墩。
    安隆也在观察,看着她秀发冰肌,美丽得近乎诡异,眼珠一转,猜到了对方的来历。
    阴癸派弟子。
    他在天莲宗初获权力后,自然知道了如今在邺城开了三家赌坊,生意红红火火的因如阁,背后正是阴癸派北上的触手。
    正常情况下,阴癸派很难渗入天莲宗的地盘,毕竟陆谦从北齐立国之初就开始经营,可谓树大根深,黑白两道都有关系。但现在谁叫他自顾不暇呢?
    既然进都进来了,陆谦也只能闭起眼,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没感觉。
    只是现在小师妹的出现,让安隆浮想联翩,露出征询之色:“大哥?”
    黄尚道:“合则两利,分则两害,我此次来,是谈合作的。”
    别说安隆愣住,就连小师妹也没想到他有这样的想法。
    这所谓合作,自然不是区区两个人,而是天莲宗和阴癸派两方。
    但很可惜,魔门中人,向来没有同仇敌忾之心。
    你搭一把手,我还一分情的事情,只会在私交中存在。
    两大派系之间,向来都是落井下石,趁机捞取好处。
    所以陆谦从来没指望阴癸派帮手,阴癸派倒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对付陆谦。
    毕竟她们的势力范围还在南陈,如今只是过来探探路,还没有实力吞下陆谦的地盘,真要与陆谦斗得你死我活,只会便宜了第三方。
    一个个算计得都是精明至极。
    就是总想别人为自己火中取栗,以致于毫无大局观。
    现在黄尚就教教他们,什么是大局观。
    他的嘴角逸出一丝洒脱不群又狂放无比的冷笑:“万事总有开头,这一次你们双方合作的内容,就是杀北齐皇帝高湛。”
    ……
    ……
    “阴癸派提出合作,同杀高湛,瓜分北齐?”
    陆谦看着座下的安隆,品茶的手陡然放下,眼中露出惊色。
    “是啊,师尊,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们居然会找我们合作!”
    安隆满脸也都是不可思议,读作小肥肉,写作老戏骨。
    陆谦思索片刻,露出郑重:“你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说来听听。”
    安隆露出赧然之色:“师尊也知道的,徒儿好酒,今夜我去酒窖饮酒……”
    他删除了黄尚的戏份,只讲小师妹露面,提出联手的建议。
    陆谦为人谨慎,没有轻信:“带我去你们见面的地方。”
    两人很快来到酒窖深处,陆谦闭目片刻,颔首道:“确实是天魔力场,好精妙的运用,定是沐天缈最得力的弟子!”
    他沉思片刻,突然满是狰狞:“阴癸派,原来从头至尾都是她们,先利用和士开,陷害于我,待我和他相争,再让因如阁站稳脚跟,最后来做好人谈合作?这群贱人!贱人!”
    陆谦脑补,觉得理清了前因后果。
    看来阴癸派北上的决心,比他想象中要强得多,恐怕有众多长老高手来到,甚至冥主沐天缈都可能亲至。
    之前那位刺客渺无音讯,怕也是直接栽了,自己早该想到,刚刚派出刺客,和士开就与自己开战,正是阴癸派的反击。
    一边的安隆则垂着头,收敛心思,不敢说话。
    多说多错,连想都不要多想。
    果不其然,陆谦无能狂怒,发泄了一番后,又恢复了往常的儒雅随和:“如她们所愿,我天莲宗愿意合作,共杀高湛。”
    这是符合他利益的事情。
    无论和士开是不是被阴癸派利用,现在都与他不死不休了。
    而和士开的权势,来自于高湛。
    高湛一死,这个所谓的北齐八贵之首,就完了。
    历史上很快被人诛杀,满门尽灭,这个世界更不例外。
    所以哪怕心中对阴癸派再是仇恨,陆谦也会做出理智的选择,他看着大气也不敢出的安隆,再无之前的温和,冷声道:“就由你与阴癸派联系!”
    这可不是什么美差,稍有不慎,就当了替罪羔羊,陆谦的薄情寡性可谓暴露无遗。
    而安隆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苦涩,俯首道:“是!”
    ……
    ……
    “陆谦有意,联合我们,刺杀高湛?”
    因如阁内堂,中年美妇端坐,小师妹、旦梅、闻采婷和其余没有名字的弟子站立,讨论起了这件大事。
    “看来陆谦是慑于我派威严,知道退让了。”
    对于杀一个皇帝,魔门中人表现得都很淡定,反倒惊讶于双方的合作。
    当然,高湛死后的局势也要考虑。
    高湛如今就二十几岁,最大的皇子不过七八岁,他一死,北齐的局势肯定要经过动荡,势力洗牌。
    这个过程,就是魔门浑水摸鱼的最好时机。
    否则真要天下太平稳固,各方利益分配得井井有条,那也不会有多少油水留给外来者了。
    好比现在的因如阁,就算陆谦不阻拦,也有白道黑道无数势力掣肘,以胡贵的能耐,发展到三家已是极限。
    所以对于阴癸派来说,高湛去世的诱惑也是满满。
    当然,还要考虑到成本投入。
    魔门中人精打细算,亏本买卖是从来不做的。
    以如今在邺城的大猫小猫两三只,肯定不足以成事,必须马上发回消息,让阴癸派出动更多的长老和弟子。
    这到底划算不算呢?
    在没有真正实施过,谁也不知道。
    但中年美妇却可以确定,冥主不会拒绝。
    因为这个合作,是由这位提出的。
    看着淡然而立的小师妹,别说闻采婷等人满满的嫉色,就连中年美妇的心中都不禁浮出妒忌。
    派内谁不知道,冥主沐天缈疼爱她的这个宝贝徒弟,如同母女,一旦此事成功,她在派内的地位就彻底稳固了,完全被当成下一任掌门来对待,话语权甚至可以比拟一般的长老。
    这个机会,小师妹不会错过,沐天缈更不会错过。
    阴癸派北上,势在必行。
    ……
    ……
    黄尚悠闲地漫步于邺城的街头,体内真气运转,不断地进行着微调。
    有了轮回者的蝴蝶效应背锅,他可以放开手脚了。
    当然,有一点需要谨记。
    布局,是额外的手段。
    实力,才是立足的根本。
    不能本末倒置。
    晋升宗师后,他的实力在一点三个曲傲左右。
    而在不久前,参悟了天魔大法的奥秘,他立刻进行功法的细微调整,有把握在短时间内,提升到一点四个曲傲。
    只可惜天魔大法不愧是魔门仅在道心种魔大法之下的神功,不看到真正的秘籍,单靠宗师洞察,就算是他,也连十分之一的奥妙都领悟不到。
    否则的话,短时间内再来一场突飞猛进,也不是没有可能。
    “从那日陆谦的气息来看,他的功力深厚至极,但没有练成天心莲环,实力上估计到不了两个曲傲,我与他的差距并不大,进退自如。”
    “但那冥主沐天缈,作为魔门第一高手,恐怕也就只在大宗师之下了,假设她的实力是三个曲傲,再加上天魔力场的控制,我如果遇上,怕是很难脱身。”
    “不过她会吐血身亡,很可能有暗伤在身,是佛门一派的高手所为吗?就不知道这个暗伤是什么时候留下的了……”
    “无论如何,需要做好面对这位的准备,除了内在的功法修正外,幻魔身法也要提上日程。”
    黄尚对于那些魔门高手的实力推测,是正常情况下的判断。
    真正战斗时,要考虑天时地利人和,许多因素都足以影响最后的结果,否则曲傲也不会被当时只有零点七个他的跋锋寒所杀。
    这样一推理,只要同为宗师之境,谁都有可能性击败沐天缈。
    我和冥主五五开……
    嗯,这就是中武的魅力所在。
    当然,即便是剧情主角,都不能要求次次都超常发挥,首先要做的,是有抗衡的资本。
    比如如今的黄尚,就准备发挥出补天阁与花间派的身法优势。
    幻魔身法!
    他所创造的幻魔身法,与石之轩的肯定有所区别,但考虑到这名字的逼格还是可以的,也就懒得换了。
    心念一动,脚下已经隐隐发生变化。
    摩擦!摩擦!是幻魔的步伐!
    继续行走在邺城街头,整个人看似身姿优雅地漫步而行,却又隐隐有种虚化的诡异错觉。
    而距离黄尚远处两千米外,正有一大一小两道身影,遥遥跟着。
    小公主口中衔着一个哨子,根据这个追踪,炮王则拿着一本崭新的小册子,看着上面的攻略2.0版本,露出了不明觉厉的感觉。
    “第一步,如何碰瓷石之轩……”


同类推荐: 带着府邸混日子冒牌愿望店惊蛰救命!我成了一把剑我是职业NPC独裁之剑网游之从头再来绝地求你,饶我狗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