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诸天谍影 第五十三章 斜眼看是不尊重,正面直视是挑衅

第五十三章 斜眼看是不尊重,正面直视是挑衅

    “战神殿。”
    黄尚看着无情。
    心中给智者再一次判了死刑。
    在水下基地,发现扩散病毒利用天意的布局时,他就心生杀意。
    身为诸天一方的卧底,他对轮回者,并没有什么仇视,更不至于逮着轮回者就杀。
    因为轮回者只是主神殿驱策下的打工仔罢了,杀再多轮回者,也没有太大意义。
    不过有些人,却是黄尚自己想要杀。
    比如这位毁一界灭一队的智者。
    这类轮回者不是没有。
    有些人是天生的残忍恶毒,地球上就非良民,到了再无法律约束的诸天,那更无法无天。
    有些人则是拿诸天世界的生灵性命不当性命,比如血僧,在血狮没有团灭前,就经常强调,诸天是虚幻的。
    其实不过是一个安慰借口罢了。
    都是虚假的,那就不是作恶,仅仅是一场游戏。
    嗯,或许也正是这个思维,血僧才有勇气跳下去,然后成了现在的样子。
    一饮一啄,再饮再啄,莫非前定。
    实际上,诸天是不是虚幻,轮回者自己没有逼数么?
    轮回者的能力和强化,都来自于诸天,如果诸天是虚假的,那轮回者也就是虚假的。
    双方是一根线上的蚂蚱。
    黄尚甚至猜测,等到诸天被主神殿彻底征服,轮回者要么不再需要,被全部灭去,要么转向另一种存活方式。
    现在不算多好,仅仅是表面上的温和,但到那个时候,恐怕连表面上的温和都没有了。
    言归正传,这位智者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是必须弄死的,于公于私,都没有放过的道理。
    不过黄尚这个世界的表现与收益已经够大,接下来还要契约石之轩,过犹不及,后门团队能灭智者,自然最好,这个家伙留给苦主解决。
    如果后门团队灭不了智者,他再出手。
    现在可好,对方主动找上门来。
    找到邪王分身门上。
    还对他要守护的战神殿出手。
    真是处处触在逆鳞上。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黄尚看着无情,突然探出手,握在无情的手腕上。
    了空神色一肃。
    虽然这位散人没有针对妖星的事迹,但相信无情瞒不过他,这位白道第一人到底会作何反应,实在令人忐忑。
    毒液重新兴风作浪后,了空的佛心其实已经被破得七七八八,墨菲在他的脑海中偏居一隅,苦苦防守,也顾不上纠正,只能任由其不断腐蚀堕落,转为魔僧。
    无情却是面无表情,似乎对于这种情况,早有了预料。
    他很清楚,就算眼前的邪王借天地之力,也是找寻不到自己主人下落的。
    因为早在来之前,两人的因果就临时斩断了。
    这种操作不是第一次实行,在低星级绝对有效。
    所以无情的身躯十分放松。
    可黄尚运用的根本不是世界意识。
    他开的是核心外挂。
    万能卡旋动。
    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从这张诸天至高意识交予的卡片中,向着无情体内灌去。
    无声无息间,变化诞生了。
    黄尚的意识直往上升,抵达至高,往下俯瞰,一个小小的光点,出现在脚下。
    那是无情。
    智者送来了无情,对于黄尚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可以做关于人物卡的尝试了。
    从天龙世界回归后,他的军衔提升到下士,拥有了进入高星级区域的权力,刚刚进入就遇到了两个剧情人物,【底特律变人】世界的康纳和【战争之王】世界的尤里。
    和康纳握手时,黄尚体内的万能卡一动,感觉两者产生了联系,后来更是掌控了尤里的心理。
    这让黄尚有了猜测,万能卡是诸天至高意识交予,只要出身诸天的生灵,哪怕是到了主神殿,成为人物卡,至为深处的隐秘核心,依旧是归属诸天一方。
    不过那个时候,黄尚没敢做深入尝试。
    毕竟那里是主神殿高星级区域,万一是自作多情,有个三长两短,肯定当场去世。
    现在不同。
    这里是诸天世界。
    他的主场!
    主神殿之力虽然降临,但还在外面跟世界意识对抗,在世界内部,绝对是他说了算。
    所以这一刻,在万能卡的力量作用下,黄尚和无情仿佛练成一个整体,却又有泾渭分明的高下之别,一念之下,就掌控了对方的一切。
    “原来如此!”
    黄尚心中浮现出明悟。
    他以前是有过疑问的,主神殿和诸天开战,显然不是一时半会,为什么到现在,诸天才想着向主神殿派出间谍呢?
    从万能卡中得到的回应,他确实是第一位打入主神殿内部的间谍。
    现在有了答案。
    原来诸天已经掺了许多沙子进去。
    万事俱备后,再招来东风。
    黄尚就是东风。
    反攻的发动者。
    他不是孤军奋战,被轮回者契约的所有剧情人物,都是他的下线。
    不过主神殿并无疏漏,这些剧情人物化为人物卡,有着巨大的限制。
    剧情人物的生命,与卡片内部的特殊空间相关联,因此轮回者对于人物卡有着绝对的掌控权,一念就能处死。
    想要靠这些剧情人物反叛轮回者,确实可行,在关键时刻倒戈,能造成许多同归于尽。
    但那顶多诞生一场巨大的骚乱,更别提死伤的还是轮回者,就算轮回者死光了,主神殿大不了再招一批。
    “所以诸天选中我,不仅是启动这些暗线,还要对主神殿发动真正的反击。”
    黄尚明白后,再看向无情。
    一切再无遮掩。
    不仅是现在,更有过去的记忆。
    首先出现的,是一片血色画面。
    六扇门内,无数断肢残臂,堆积成了一座小山,在前方立着三具残破不堪,偏偏还没有死去的身影。
    铁手、冷血、追命。
    无情的三位师弟,四大名捕中的另外三人。
    此时他们身上不是简单的伤势,而是深入灵魂的折磨。
    最前方,一位真的儒雅随和,智慧过人的老者,最为凄惨。
    他是无情的师父,诸葛神侯。
    “无情,你还在坚持什么呢?”
    正在这时,一支纤纤玉臂环住诸葛神侯奄奄一息的头颅,一张素白绝美的脸蛋出现在旁边,微微皱着黛眉,似乎很难过地道:“你不愿跟我离开,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相信你不会恨我吧?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呢!”
    无情张嘴,舌头已经被割去,双目流出血泪来。
    接下来的记忆画面,黄尚都有些不忍观看。
    这就是恶行契约。
    用极恶的手段,不断折磨剧情人物,彻底摧毁他的意志,如同契约一件物品般,加以契约。
    相比起善行契约,恶行契约看似不需要动脑子,但需要相对应的契约之力,后续更很难提升,所以轮回者用的更少。
    毕竟恶行契约要做的事情太过恶毒,容易引发剧情势力群起攻之,除非实力极强,足以镇压一切反扑。
    可真的能够随意镇压剧情反抗,证明实力完全凌驾于世界之上,又需要一具行尸走肉做什么呢?
    得不偿失。
    除非某些特殊情况。
    现在就是如此,当无情的头无力地垂落下去,眼神空洞,彻底死寂,女子抓住他的天灵,使用二星级紫色契约之力,往后一抽,无情整个身体连带着座下的轮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掌心上的一张紫色卡片。
    女子用手指旋动着卡片:“早答应不就好了,要不是看你的天资潜力,在这个世界的主角里是最高的,我还不费这功夫呢~”
    ……
    记忆跳转。
    女子手持人物卡,放出行尸走肉般的无情,在一位身穿白大褂的轮回者帮助下,开始拼接一个既保留着智慧,又毫无个人情感,绝对服从的人格,却又特意留下破绽,让他如同一个强行拼接的破碎娃娃。
    ……
    记忆又跳转。
    【X战警】世界,女子利用X教授想要帮助无情的善心,掀开了这位长者的头盖骨,让无情使用【超能英雄】世界塞拉的能力,吃下了他的大脑,获得相关的心灵异能。
    ……
    记忆接连跳转。
    女子利用无情,获得了一项又一项好处。
    终于来到了这个世界。
    但黄尚仅仅看了片刻,就仿佛有一块橡皮擦,飞速擦除画面。
    最后剩下一片空白。
    相关的记忆被抹去,不存在于心中,自然也就无法调阅。
    不过其中几个片段,已经留下了一些线索。
    “李世民……宋师道……都有过深入交流……”
    “原本还想打我二徒弟的主意……”
    “想通过这种方式,判断他到底是谁么……”
    黄尚退出记忆观看。
    眼神更冷了数分的同时,露出思索之色。
    智者是一个女子。
    长相极美,国色天香,颠倒众生。
    因为这点,占据了很大的便宜,即便连剧情人物,都不免拜倒她的石榴裙下。
    但不知为何,黄尚“看”着智者时,总觉得有种怪异的深层气质。
    那种气质难以形容。
    如果不是和曾经的一个伙伴相似,他都不会发现……
    是谁来着?
    他回忆了一遍,迅速想到。
    是天龙世界的叶闲。
    那位林阑爱慕的对象,和班涛结伴同行的寸头美女,练功狂人。
    两人乍一看上去,毫无共同点,叶闲是英气美女,沉默寡言,颜值魅力上完全无法与这位智者相比,但两人又有某种共通之处。
    黄尚记下。
    现实中,他松开了无情的手腕。
    坐在轮椅上的无情,仰头看着他,不知何时,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但下一刻,泪水就自行消失,好像从未诞生过。
    近在咫尺的了空,都毫无察觉。
    而无情也随即恢复冰冷死寂的面容,绝对服从的人格:“前辈可愿赴约战神殿?”
    黄尚沉默。
    无情又道:“前辈如果去了,‘邪王’石之轩也会去,你们二人定能从中得到破碎虚空的至高秘密,还有什么需要犹豫的呢?”
    他再度运用心灵异能,声音中充满着感染力。
    了空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原来如此!
    无情的承诺原来落在这里。
    是了,那战神殿在第一次妖星降世时,静念禅院的大战时,那些妖星就吼叫过战神殿的名字,而静念禅院祖师天僧,也对于战神殿有过语焉不详的猜测与记录。
    各种线索证明,那确实可能是蕴含着武道至高秘密的地方,如果裴矩去了,石之轩去了,两强大战,最好都死在里面,不就轮到他的佛门崛起了么?
    黄尚却知道,那位智者的意思是,在战神殿中,邪王能找到治愈精神分裂的办法,令两大人格合二为一。
    她想必是观察了很久,先从黑鸟战机的内应,全程旁观了邪王化身和黄裳的互动,又见如今天下大乱,晋阳书院依旧没有什么反应,料定了邪王对于尘世已经不感兴趣了,所求的就是破碎虚空,超脱于世,才直指战神殿。
    为此她还做了许多准备。
    比如李秦的立国,就是一环。
    将各方心思,算得很准。
    嗯,正常情况下的心思。
    “好!”
    黄尚回答,在了空大喜过望的注视下,雷厉风行:“我们走!”
    无情身躯一转,轮椅随之转动,伸手道:“请!”
    了空喜孜孜地跟着两人,往书院外走去。
    一路上,再度遇到了尚明月。
    黄尚道:“明月,为师出去一趟,你好好教导众弟子学习,不要误了功课。”
    尚明月一怔,轻轻点了点头:“是,师父!”
    目送三人离去,尚明月立于原地,怔然片刻,突然出了一身冷汗。
    虽然表面上没有变化,但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可怕的师父。
    从来没有。
    ……
    ……
    “你们说,石之轩会来么?”
    “队长算无遗策,她说石之轩会来,石之轩就肯定会来,跟着她吃香喝辣,上个世界她都没有露过面,就让我们得到了那么多好处!”
    “是啊,剧情人物再厉害,也就是手中的棋子,随意摆弄,这个世界变化这么大,不还是上一批轮回者做的好事?说到底,还是我们轮回者的能耐……”
    雁门关外。
    临近沙漠的边缘,停着一辆辆奇形怪状的车子。
    这些出自【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的改装车,最适合废土环境中通行,更别提这个世界的区区沙漠。
    而七个轮回者就靠在车边,抽烟,闲聊。
    “队长队长,别喊得那么亲热,她还不是我们的队长,临时团队都还没成立,一切只是考察!”
    但就在这时,一个脸上有条刀疤的大汉撇嘴道:“等到团队成员定下,我们还不知道能留下几个……”
    此言一出,空气突然一静。
    每个人的脸色都发生变化,互相打量间,也隐现敌视。
    是的,五名正式队员,两名预备队员,队长已经定了,在场有七人,那么还多出一个人。
    更别提低星级很少有满编的预备役队员,在场淘汰的很可能不止一人。
    而队长既有能力,又有魅力,说不定还会有新的同伴加入进来。
    这可怎么办啊?
    她会不会不看好我了?
    我得更努力点,私下里送什么礼物好呢?
    上次拼命挣来的一张紫卡怎么样?
    就在众人眼珠滴溜溜转动之际,刀疤脸突然舔了舔嘴:“我说,你们中多少人跟她睡过了?”
    ……
    “你胡说八道什么!”
    “队长冰清玉洁,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你竟然敢说这种话,我都不敢说给她听,怕污了耳朵!”
    “队长是仙女啊,仙女连粑粑都不拉,怎么会……怎么会……啊啊啊,我要跟你决斗!”
    此言一出,众人先是一愣,也下意识地舔了舔嘴,然后突然反应过来,疯狂怒骂。
    刀疤脸让开了扑面而来的口水,掏了掏耳朵,嘟囔道:“哄抬价格,迟早会有报应!”
    “来了!”
    正吵得不可开交之时,三道身影遥遥出现。
    白衣邪王,白衣无情,白衣了空。
    “白衣服要涨价了。”
    刀疤脸吐槽了一句,站起身来,掸了掸自己的白衣服。
    其他六人也做出了类似的动作,都收拾整齐。
    背地里的嘲弄归嘲弄,在场都是三星级轮回者,谁敢正面得罪这种剧情强者?
    邪王之名,威震天下,相信此次历练结束后,怕是要在主神殿低星级里,都要刮起一阵波澜了,他们就算深信队长的安排,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然而白衣邪王来到车队外,却停下脚步,打量着奇形怪状的车子,再看着众人。
    所有人小心翼翼地回望过去。
    “咦?邪王怎么突然变了?”
    刀疤脸站在较远,但三星级的实力,目光早已敏锐至极,看着白衣邪王,觉得这位的面容明明没有发生变化,却又好像发生了截然相反的变化。
    “精神分裂?可队长说过,有无情的心灵感应,可以让邪王处于人畜无害的善良人格中……”
    “她虽然是个婊子,但这些算计从来没错过。”
    “不对!赶紧跑!”
    他下意识垂下头,心中警钟狂鸣,立刻扣住了一张传送符咒。
    “嘶!怎么一阵寒气突然逼来啊!”
    其他人都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温度突然降了下来。
    明明是沙漠的边缘,燥热的空气突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刺入骨髓的寒意。
    不。
    不是寒意。
    是杀意。
    凝如实质的杀意。
    “我不喜欢有人斜着看我。”
    下一刻,白衣邪王对着其中一人开口。
    “我站在你斜前方,当然是斜着看你啊……”
    那人莫名其妙,心中的念头刚起,整个人突然不由自主地腾空飞起。
    因为无数乱流,疯狂涌来。
    就是被卷入了数十道漩涡中,无数力道从四面八方,将他往不同的角度一扯。
    嘶啦!
    他整个人散开。
    然后消失了。
    彻彻底底消失了。
    血肉筋骨,一切的一切全部被那漩涡分割,消散一空。
    无码分尸。
    马赛克君下岗。
    “不好!是魔王人格!跑!”
    下一刻,包括刀疤脸在内,三四道传送光芒闪过。
    队长承诺过,有无情的心灵感应在,邪王肯定能够维持在善良人格,只要不主动触怒对方,绝对相安无事。
    但现在,显然是失算了。
    魔王都没有这么狠的啊!
    跑!
    赶紧跑!
    但又哪里跑得掉?
    白衣邪王大张双臂,腾身而起。
    废土世界降临了。
    沙尘狂舞,狂烟乱窜。
    七辆改造车仿佛回到了它们本来的世界,在无穷的肆虐下,一切轮廓全部虚化,变得模糊不清。
    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陷进了一团泥沼之中,不断向下沉去。
    都不需要劳烦仙门,传送保命手段就宣告失败。
    而沙尘暴中,有紫光闪过。
    紫雷剑出!
    御剑飞仙!
    不用手来操控,二十四节气惊神剑就已施展。
    这套神剑在七剑手中,威力就是足够强横,如今更由他们的师父亲自施展。
    效果是……
    杀人不用第二招。
    “快!快!去邪王正面!正面看他!”
    当三声惨叫不分先后地响起,还剩下三个人努力聚在一起,睁大眼睛,看向邪王的正面,哪怕风沙扑面都顾不上。
    然后他们听到:“你们正面看我,看来是要一战了。”
    哗啦!
    眼泪全部下来了。
    这是真的风沙迷了眼睛。
    同样也是心中的绝望喷涌而出。
    斜着看着不行,正面看着也不行?
    问题是斜着看如果宽泛一点,往上往下从左从右都是斜着啊,那就只剩下正面看了。
    兔起鹘落之间,两道身影消无声息地消散在沙尘中,只剩下刀疤脸撑起能量光罩,大叫道:“我连看都没看你……我连看都没看你啊……”
    对方没有说话。
    刀疤脸却已经自己找到借口,无比后悔地狂喊道:“不对,我不是看不起你,邪王不要啊,我只是想来占个便……”
    翻掌拍下。
    如天地翻覆。
    话音戛然而止。
    最后的盒子落下。
    七个遗物盒被沙尘卷起。
    一车一个。
    一个不拉。
    整个过程中,无情带着了空闪电般避到远处。
    他的脸上有着意想不到的失措,目光却是冰冷淡漠,仿佛死的不是主人准备挑选的队员。
    这是人格拼接重塑后的缺陷,感情彻底消失,只知绝对的执行命令。
    只是这一刻,无情的眼神深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有着一抹难以言喻的痛快,还有期待。
    “完了!完了!魔王人格!魔王人格!”
    而墨菲则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他就觉得,这次邪王的善良人格维持的时间,未免太久了。
    果不其然吧,一出晋阳书院,善良人格就切换成了魔王人格。
    杀人不眨眼。
    那什么斜眼看正眼看的理由,实在是令人听着都想死啊!
    “裴矩!散人!”
    “不!不可能!他是……他是……”
    “怎么会……怎么……会……”
    了空身子晃了晃,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体内的毒液再鼓劲也没用了,推金山倒玉柱,软软地滑在沙土上。
    如同一瘫泥。
    烂泥。
    ……
    ……
    (不好意思,今天还是两更,明天三更。)


同类推荐: 带着府邸混日子冒牌愿望店惊蛰救命!我成了一把剑我是职业NPC独裁之剑网游之从头再来绝地求你,饶我狗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