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诸天谍影 第六十三章 月关:我想契约石之轩!

第六十三章 月关:我想契约石之轩!

    开遗物盒,得到行者无疆那种不管怎样都赚的能力,其实是很少见的。
    大多数情况,开启的卡片都用不着,或者与自身重复,转化不了战斗力。
    比如黄尚开启血狮团队三人和两个一星级轮回者的遗物盒,得到的大部分卡片,一时间就用不了。
    这是很正常的情况,不然真以为是幸运特长者啊,想什么来什么?
    但这一回,他还真的心想事成了一回。
    获得能力卡:“六道分身(三星级橙色)*1。”
    “六道分身:三星级橙色,改造自【火影忍者】世界六道佩恩的能力,仿造轮回眼之力,将六具尸体炼成化身,融入体内,可分可合,每具化身对应本体的一种能力,共享生命力和视野,一具化身不死,本体就可从中复活。”
    “轮回眼”是火影中的究极瞳术,拥有者掌控阴阳生死,至少拥有六种查克拉性质的变化,既可创世主生,又可灭世主死。
    原剧情里的六道佩恩,就是轮回眼能力分散控制的六具尸体,瘟者身为三星级轮回者,是不可能得到完整的“轮回眼”,他是仿造低配版,却也足够强大。
    这门能力在最完美状态下,可以一心六用,分出六具化身,哪怕损失五具,只要留下一人,就能复生,奠定了瘟者的十强者之路。
    抽到这张卡片,当真是一发入魂。
    直接将最强大的能力给抽取出来了。
    关键在于,其中的一心多用,正是黄尚急需的。
    至今为止,他的本体两具分身都没有同时开战过,最难的操控,是帝踏峰上黄裳与邪王一战。
    而那基本就是极限了,三人同出,十之八九会露出破绽。
    所以黄尚决定,在回归主神殿后,就谋取一心多用的能力。
    没想到现在都没回归,直接在遗物盒里面开出来。
    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
    黄尚完全不知道瘟者,也不知道他的具体能力是什么,否则肯定利用邪王分身杀他。
    那样有目的性的杀,还真不见得能抽到这种心心念念的能力,反倒是现在无心之得,开花结果。
    当然,这个“六道分身”,他不会去学习,想学也学不会,融合六具尸体在身体里,更是难以接受。
    不过没关系,既然这个能力本就是瘟者从六道佩恩处改造过来的,那为什么不能进行二次加工呢?
    跟女装一样,万事开头难,瘟者把最难的那一关给做了,有了这个基础,再往里面填充东西,比如说融合其他一心多用的能力,使之变得更加强大,也更加适应于他,这个最大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不对,还有一个细节。”
    “我为什么要学习这种能力?”
    黄尚将这张能力卡收起,喜悦满满,却没有掉以轻心。
    他要一心多用,是为了控制分身,但外人看来,黄裳分身和邪王分身都是有自主意识的剧情人物,根本不需要轮回者自己控制。
    而随便学学,且不说这种橙卡的价值,能力也不是越多越好的。
    虽然主神殿没有所谓的技能栏限制,但根据魔形女所言,每张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能力卡使用后,都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影响,尤其是那些不同类别的,等到了凝聚领域和接触规则的时候,就会拖后腿了。
    这点黄尚在研究黑鸟的机械领域时,就有所感悟。
    越是纯粹,越有优势。
    五花八门,面面俱到,最后大概率是卡在某个瓶颈上,不得寸进。
    所以十强者里,能力都很纯粹。
    陈猛只有三招,释尊专走佛门,兵王机械改造,勇者刺破……气功爆发。
    行者除了行者无疆外,学了一大堆无星级的能力,影响倒也微乎其微,毕竟那些太弱了。
    这也是那时魔形女给予两张橙卡后,让能力融合的原因,有后台的轮回者都是这样不断融合晋升,而不是大杂烩般什么都学。
    如此一来,本体学没有必要的一心多用,就显得很突兀。
    正在思索,黄尚眉头一动,抬头看向山顶。
    大宗师之战,要结束了。
    叮叮铛!叮叮铛!
    天地元气如怒涛狂卷,刀剑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两道身影乍分倏合,看似进行着成百上千次交锋,实则真正出手的,也不过十数招。
    中武世界,真正的巅峰强者对决,不会打上三天三夜,在十数招内分出胜负的很多。
    比如原剧情里宋缺和宁道奇,就是九刀定胜负。
    只是他们打得跟回合式似的,完全没有连贯性,就为了给旁边的寇仲刷经验。
    而此时君剑和天刀,显然没有丝毫保留,奇招迭出,针锋相对,此攻彼守之间都是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精采至极。
    不过万变不离其中,君剑在用二十四节气惊神剑热身后,展开截天三剑。
    第一剑截止,第二剑截取,都没能奈何得了宋缺,而截断生机的第三剑,在君剑手中施展开来,更在宁道奇之上。
    毕竟他才是亲传。
    当生机消无,死气蔓延时,宋缺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机。
    电光火石之间,他将刀气纳入体内,于五脏六腑内流转,周身上下化作一柄无与伦比的绝世神刀,往上一斩。
    唰!
    这一刀仿佛混沌之初,开天辟地,划破阴阳,不仅将君剑给逼得退避连连,更让生死二气瞬间恢复平衡。
    “好!好!”
    君剑不惊反喜,发出由衷的赞叹。
    宋缺显然是临时构思,信手拈来的惊艳一刀,让他受益匪浅,涌起由衷的欢喜。
    这正是旗鼓相当的好处,没有这样的人作为对手,自身又岂能看到缺陷,不断提升?
    于是乎,君剑赞叹之后,长啸一声:“再接我一剑!”
    剑出寰宇!
    如果从旁边者的角度来看,这一剑似乎恢复到最初的技巧层面。
    其势剧烈,寓快于慢,大巧若拙,不见任何变化,又有千变万化,纳于其中。
    但落在宋缺眼中,这一剑却如同九天雷霆,怒劈而下。
    又似是天地之无穷,宇宙之无极,尽在其中。
    这股力量的运用,是世界之力。
    是的,世界之力,而非天地之力。
    天地之气,天地精元,对应到大宗师层次,可吸纳七成八成乃至九成,唯有破碎虚空才能调用十成十的天地精元,为所欲为。
    但世界之力,是囊括天地,直接为所欲为,单比威力,已是超出四星层次,到达半步五星的地步,甚至对于小天位的领域,都有着强大的威胁力。
    这是黄尚在邪王化身掌控雷电,代天行罚的那一次出手中,悟出的手段,也有把玩黑鸟的功劳。
    若不是对于领域的诞生和作用有了深层次的体会,世界之力降下的一瞬间,人体就被碾碎了。
    这股力量,无法入体。
    身体根本承受不住。
    超凡脱俗后的身体,都不行。
    所以世界之力的载体,其实就是领域,它的纳入,使得领域超出之前的力量运用,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奇妙手段。
    从高武的层次看,这就相当于人体内天地搭出一座天地之桥,然后接引外力,在周遭的数丈空间内,搭出一座虚幻的屋子。
    这间屋子,就是领域,而搭屋子的木头,则是比起天地精元更高一个层次的世界之力。
    至此,黄尚对于前路的探索,已经十分清晰。
    不过说易行难,邪王分身想要凝聚一个强大的领域,还是力有未逮。
    而在这一战开打前,他开了个小灶,将此剑传授了一半。
    不是不想多教,而是君剑学不会,正如尚明月未成大宗师,就无法掌握截天第三剑一样,有些招式是全凭天赋悟性,有些招式则必须有严格的基础。
    这一剑便属于后者,宋缺的刀法虽然趋至化境,可在这一剑下,终究是不敌。
    须臾之间,在宋缺的视野中,脚下的金阳山,头顶的蓝天白云,阵阵长风,全部消失。
    所剩下的,只有那无所不包、无有遗漏的世界之力,化作一柄真正的乾坤剑,直刺而来。
    无法防御!无法抵挡!无法躲避!
    须臾之间,宋缺的衣袍就被撕裂,血洞绽出,穿胸而过。
    君剑并没有故意留手,也没有痛下杀手,一剑败敌后,飘然而退,面色略显苍白:“其实你我实力相当,若不是师父临时传了我这招,肯定是不分胜负的。”
    确实,他催动这一剑,耗损的真元也是严重到了极致,即便是大宗师,也再也无力施展出第二剑了。
    宋缺则是失去了战斗力,勉强点穴止血后,开口问道:“这是什么招式?”
    君剑骄傲地爆出了天下最强一剑的名字:“截天第四剑!”
    黄尚本来想取第三点五剑的,但不符合人设,还是算了。
    他是那么皮的人么?
    答案不言而喻。
    但宋缺似乎有些不理解,整个人都不好了。
    君剑看出了他的疑惑,笑容依旧和煦:“师父说过,截天三剑有四剑,不是很正常么?”
    宋缺完美无缺的俊朗面孔上,终于露出苦笑之色。
    我到底败给了一对什么样的师徒啊?
    ……
    ……
    且不说山巅之战,金阳山下,轮回者间的大战终于爆发。
    正因为君剑施展了截天第四剑,一下子调用了周遭的世界之力,虽然还没到抽空的地步,但也对环境施加了不小的影响。
    在这个两方躲猫猫的关头,这就是马上现形的照妖镜了。
    “在那边!”
    “不好!”
    双方几乎是同时确定了异常,然后第一时间发动进攻。
    副会长的统一原力,兵王的追踪导弹先发而至,释尊的如来神掌和勇者的气功弹紧随而后,轰得一下砸在一片虚空中。
    顿时间,一头仿佛云雾般飘渺,通体还是青色的奇特机关兽,出现在面前。
    看看这颜色,就知道没错了,正是隐蔽类的机关兽“蜃楼”。
    契约商会暴露。
    不过与此同时,一道刀光也划过虚空,嘶啦一下将赏金公会这边的暗影斗篷撕开。
    双方的视线对在一起,然后二话不说,往对方杀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黄尚意外地发现,对方没人来关照他。
    一来是从黑鸟那边知道,他学会了行者的行者无疆,不来自讨没趣,同样也是因为契约商会的仇恨列表上,他排名靠在最后。
    在契约商会看来,此次失败主因是邪王石之轩,起源是上一批轮回者,跟“幸运特长者”“雪中送炭人”月关没啥关系。
    你看看,多么的爱憎分明。
    黄尚就喜欢这种识大体的组织。
    知道什么是主要仇恨,不会胡乱怪罪于人。
    既然是这样,黄尚没有第一时间上前,而是主要观察无敌。
    这位传说中的刀者,十强者第一,杀人不用第二刀。
    刀重刚猛,剑走轻灵,刀相比起剑,本来就是更为霸道狠辣的杀器,而无敌这个风格造型,如出一辙的能力,简直就像是被契约的人物卡一样,确实凶悍至极。
    在【中华英雄】的原剧情里,无敌是一位自剜双目的东瀛武痴,为探求武学极峰,泯灭亲情,人刀合一,强横无比,强如主角亦被打败。
    无敌达到无敌之境后,感叹人生再无乐趣,剖腹自尽。
    然而主角被打落大海没死,上岸后继续打怪升级,无敌剖腹自尽,是真的死了,结果后面出现的反派,一个比一个强。
    无敌:“……”
    这个剖腹后的肠子,能不能塞回去啊?
    原剧情里的悲剧不提,至少现在这位轮回者,不负无敌之名,每一刀皆是简洁到了极致,那滔滔不绝的刀气,凝炼一线,如天河倒悬,所过之处,挡者披靡,无人可阻。
    即便是释尊有高武金钟罩护身,都被这股无坚不摧的刀气割得遍体鳞伤,面色凝重地飘然退开。
    单从攻击力上,无敌明确要强过三位十强者一个层次,低星级至强之名,倒也不是毫无根据。
    不过无敌再强,也仅仅是逼退,尚且无法对十强者造成一刀致命的打击,释尊和勇者两人缠住无敌,兵王掉头和副会长一起,连带着林光英,一起杀向了刘无名等人。
    黄尚同时出手,百花错拳如大海狂涛般轰出,线线果实也全力发威。
    但刘无名已经和精英三队五名队员,龟缩在了另一个机关兽“玄龟”体内,并配合无敌的刀势四处滚动。
    “玄龟”显然是防御类型的机关兽了,此时开启防守模式,跟执法二队的庇护所一样,承受着众人狂风骤雨般的轰击。
    不过轮回者不比剧情人物,一个乌龟壳再厚重,久守必失之下,也是抵挡不了多久。
    刘无名并不准备一味防守,目光看向山腰,酝酿着反击。
    他的目的很明确,击杀君剑,到时候自然有那位爸爸来对付赏金公会,混乱之际再创造逃生的机会。
    所以他在等待。
    等待另一头机关兽“千鹤”确定君剑和宋缺的情况,加以补刀。
    精英三队有五名队员,如今看似全部躲在“玄龟”里,实际上其中有一道幻影,真身正驾驶着“千鹤”,神不知鬼不觉地飞上山去。
    这其实就是原计划的调整。
    刘无名等的,就是君剑和天刀两败俱伤。
    大宗师交锋,尤其是放手对决,很难出现一者完败,另一者毫发无伤的情况。
    至少都是两败俱伤,只看伤势程度。
    按照刘无名对宋缺刀法的了解,除非他手下留情,亦或是君剑的实力完全凌驾于对方之上,否则两者都应该是重创。
    所以那时,由无敌乘坐“千鹤”上山,暴起发难的一刀,指不定就是一个双杀。
    到时候不仅书院痛失继承人,岭南宋阀也会发狂,天下就可以再乱一乱了。
    “到了!”
    说时迟那时快,“千鹤”很快传来消息,共享回来的视野画面里,出现了盘坐在地上的君剑和宋缺。
    两人都在疗伤。
    “下手!”
    刘无名立刻下达命令。
    可下一刻,一道灿烂的剑光自屏幕中耀起。
    君剑反手就是一个大招。
    他受了些伤,但很轻微,主要是耗损极为严重,但距离无法动手,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
    身为大宗师,毛孔不断吸纳天地精元,面色更是飞速恢复正常,一剑刺出。
    截天第三剑!
    这犹如死亡一指般的必杀一剑,直接破开“千鹤”的护罩,落在那名精英队员身上。
    根本来不及使用保命道具,此人软倒在地,片刻后呼吸就停止,遗物盒爆了出来。
    一剑一个遗物盒。
    基本操作。基本操作。
    之前碰到姑射,算是意外,被她用备胎替死,现在总算是恢复这一剑的正常画风了。
    但那边刘无名已经先一步关闭了画面。
    只要我没看到,队员就没死。
    假的,都是假的。
    当然,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让四四方方的盒子,刺激到身边的其他四名队员。
    刘无名展示出了一个领队的贴心。
    然后他又展现了灵活的战术,对着外面站得最远的一人传音道:“月关,我们契约商会的财力,更在赏金公会之上,对于轮回者的帮助,更是立竿见影,你只要雪中送炭,帮我们这一回,低星级什么要求都答应你!”
    那人微一愣神后,提出了一个低星级的小要求:“我想契约石之轩。”


同类推荐: 带着府邸混日子冒牌愿望店惊蛰救命!我成了一把剑我是职业NPC独裁之剑网游之从头再来绝地求你,饶我狗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