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诸天谍影 第二十六章 都成帝释天了,还不忘拉二胡

第二十六章 都成帝释天了,还不忘拉二胡

    “多谢门主,我一定……”
    不多时,一个个四四方方的武者被抓了上来,眼中闪烁火热与狂喜,立刻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往前一伸。
    没等这位表完忠心,黄尚已经弹指,将大蛇之血打入他的心口,同时运用神魂之力,将一篇炼化法诀,烙印于其脑海之中。
    此人立刻盘膝坐下,开始修炼,犹如条件反射一般。
    在黄尚的观察中,那滴大蛇之血刚刚没入心头,道道紫色的气流就从中溢出,顺着血管经脉,散入四肢百骸,准备鸠占鹊巢。
    所幸内力奔腾,气血遏制,改良了四次的炼化法诀,开始运转。
    别看天门的人界武者,都不怎么愿意透露姓名,但对应到中武世界,其实都是宗师级武者,也就是三星级强者。
    曲傲叕沦为垫底。
    黄尚创造完美版本的不死印法时,倒也想过对宗师下手,可那显然不太现实,因为宗师的数目太少,根本不经用。
    而这个世界就太友好了,天门的人界武者足有数百,齐刷刷地等着,简直就是天上人间,想选哪个就选哪个。
    嗯,按照天门的划分,一个在天界一个在人界,没毛病。
    所以别看这位人界武者好像是被随机抓上来的,实则是精挑细选,根基体质,甚至情绪经历,综合评分最适合炼化大蛇之血,容不得半点侥幸。
    “呜啊!呜啊!啊啊啊!”
    即便如此,大蛇之血刚刚入体,武者就发出痛苦的呻吟,然后飞速变为惨叫,浑身上下更有一道道扭曲的紫气升腾。
    这就是大蛇之血刚刚注入体内,爆发出来的激烈变化。
    在黄尚的视线中,此人的身体虚化,出现的并非是骨骼经脉穴道,而是无数的光点,与一道迷你型的八头大蛇,互相对冲。
    体内的血肉意志,与新闯入的大蛇意志,战成一团。
    假设双方都在全盛时期,那完全没有可比性,这人的血肉意志肯定直接消亡,如果神魂坚强,还能支持其重生,变成另一个疯无忌,如果神魂撑不住,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但现在这滴大蛇之血,先是经过疯无忌的血液稀释,再被黄尚神魂冲刷,已经处于最虚弱的状态,双方单看能量,其实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因此展开的,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紫气刚刚喧嚣,另一道白色的冰霜之气,也从双拳开始,一路向上蔓延,如同一层薄薄的冰甲,覆盖在体表。
    正如剑宗在北原传承了数百载,快要变成寒冰剑派一样,在这种环境中,修炼冰系武学无疑效率最高,这位人界武者也选择了冰系的武学。
    但看着那冰霜冻结的双拳,先知轻咦一声,双眼瞳孔突然向上,只剩眼白,两道视线投注过去,在这位与大蛇之血抗争的武者身上巡视了一圈,喃喃低语道:“原来是他!”
    且不说身份,片刻之间,武者就开始飙血。
    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开始飙血。
    以身体为战场的基因斗争,一旦双方势均力敌,那必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甚至将整个战场打破。
    所以黄尚再度出手,寒雾旋绕,点点晶石状的微小粒子,没入武者体内,助他稳固身躯。
    当战场稳定下来,两支军队的争斗更加进入白热化的状态,甚至开始互相吞噬。
    黄尚双目一眨不眨,聚精会神地观察这一阶段。
    血肉的潜力,情绪的刺激,神魂的支持,彼此间的三角关系,一一出现在眼中。
    初中的课程,向他展开。
    关键词,是四个字,七情六欲。
    七情六欲是心理反应。
    心,就是心态活动,指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
    理,就是生理需求,指六欲,眼、耳、鼻、舌、身、意。
    注意,这两者并非泾渭分明,并不是说七情就是神魂所发,六欲就是血肉所生,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乳交融。
    所以七情六欲是桥梁。
    连通神魂血肉,互相交流的桥梁。
    表现在具体的方面,眼前与大蛇之血抗衡的武者,就是很好的例子。
    他的惨叫声抑扬顿挫,听得人十分难受。
    因为普通的疼,是血肉意志向神魂做出的抱怨,好痛好痛,轻点轻点,为的就是让神魂赶紧从心,远离危险。
    也就难怪徐福可辱不可杀,他也控制不住自己。
    而如黄尚这类对于血肉意志,有着绝对掌控的超凡入圣者,可以让血肉意志停止抱怨,转而激发力量。
    反应到外在,就是感觉不到丝毫疼痛,越是受伤,越是勇猛,不是狂战士,胜似狂战士,战斗力自然强大绝伦。
    不过以上都是外在施加的痛苦,神魂可以承受,现在这位,则是基因层面的真正痛苦。
    这种痛苦,就不是千刀万剐的级别了,他只感到整个人不断扭曲变化,一会儿要膨胀撑破,一会儿收缩成团,一会儿开始向四面八方撕裂,再一会儿又向着一点坍塌。
    面对如此可怕的折磨,无论意志力是薄弱还是坚强,神魂都要面临崩溃。
    那怎么才能不崩溃?
    最无脑的办法,就是把连接神魂和血肉的桥梁给堵死。
    双脚离地了,病毒就关闭了,聪明的智商又占领高地了。
    差不多的意思。
    但如此一来,神魂也就失去了对血肉意志的指挥权力。
    这就相当于皇帝御驾亲征和坐镇京城的区别。
    御驾亲征,更容易及时指挥军队,上下一心,士气高昂,但皇帝也有被擒拿斩首的危险;而坐镇京城,就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只能干等消息了。
    在大蛇之血入侵的关头,使用这种神魂逃避的办法,只是饮鸩止渴,唯有迎头抗击,才能真正炼化血脉。
    因此桥梁不仅不能堵死,反倒要加固,抵挡住血肉意志的痛苦冲击,才有一线生机。
    具体操作,就是放大七情六欲的某一种或某一些的组合,组成防线。
    “师父!我会为你报仇!我一定要杀了那个畜生,替你报仇!”
    此时在黄尚传授的炼化法诀中,武者的回忆就被勾起。
    那一夜,他的师父倒在血泊中,师弟猖狂大笑,过来抢夺秘籍的画面,疯狂浮现。
    在如此刺激下,他的面容由极度痛苦,变成了极度狰狞。
    “仇恨的力量,果真惊人,可是本座的仇人,早就老死了啊……”
    徐福若有所思,又怅然若失。
    在他的千年时光中,见识过太多悲欢离合,深知一个道理,爱是最伟大的力量,恨却是最强大的力量。
    仇恨不同与愤怒,它的影响更为持久,可以不断地鞭策一个人,突破自我,拔高上限,在最短的时间内,迸发出最强大的潜力。
    这一刻,恨意更涵盖了七情中的怒、忧、思、悲、恐、惊,一下子成为了御林军,牢牢地抵挡住血肉的痛苦冲击,神魂如皇帝般坐镇宫城,开始指挥,收服失地,压制外来之敌。
    黄尚密切地关注整个过程,神魂之中的道道念头,随之大放光明。
    “七情六欲是人之常态,与生俱来,与其强行压制,不如在关键时刻迸发,化作执念之刃。”
    “这是有情之路。”
    “另一种选择则是凌驾于七情六欲,神魂高高在上,太上忘情,做到随心所欲,无所不能。”
    “这是忘情之路。”
    “七情六欲为主体,有情忘情是文科理科的两种方向,如此就是初中部分的课程了。”
    思路一旦清晰,小升初就变得顺理成章,一念之间,黄尚在血肉神魂领域上的研究,就由小学六年级升到了初中二年级。
    有情忘情,两条道路,并没有正邪高下之分,却有难易高下之别。
    毫无疑问,有情比忘情要简单太多。
    黄尚不想要莫得感情,再加上有简入难,选择了走有情一道。
    确定了初中阶段的选课,耳边正好传来一阵怒吼:“雄霸!”
    “嗯?”
    轮回者中,除了先知外,给这嗓子嚎得一激灵,齐刷刷地看过去。
    就见到这位靠着强烈复仇恨意,抵挡住大蛇之血侵蚀的人界武者,突然起身,打出一套拳法来。
    一时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冰霜席卷带动,化为霜刀雪剑,护住周身。
    “天霜拳?”
    “这家伙是雄霸的师兄,雄武!”
    熟知剧情的人,立刻猜出了此人的身份。
    雄霸的三绝武功,天霜拳、排云掌和风神腿,不是自创,而是传自三绝老人,同门还有一位师兄,名叫雄武。
    这三门武学,并非三绝老人最厉害的传承,最厉害的是合三者为一体的三分归元,后来三绝老人,想要把三分归元授予雄武、雄霸中一人,就让师兄弟二人比试。
    雄霸毕竟还年轻,不知道师父的套路,为了获得秘籍,在比武中用言语相激,原形毕露,击败雄武,虽然比试获胜,却惹得三绝老人不喜,将秘籍传予雄武。
    雄霸这种枭雄,宁可我负除女儿外的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岂能受得了,立刻翻脸,在晚宴上下毒弑师。
    三绝老人身中剧毒,却依旧掩护雄武,让他携带秘籍逃脱,不知所踪,所以后来雄霸的三分归元气,倒确实是自己自创的。
    原剧情里,雄武走脱后,再也没有出现报仇,直到雄霸尸骨早寒了几十年,他才出场于紫禁皇城,成为了皇室的供奉高手。
    这份把仇人熬死的理念,倒是与徐福很有共同话题,与其跟如日中天的雄霸拼得你死我活,倒不如在对方的坟头翩翩起舞,岂不美哉?
    不过这个世界,刚刚二十多岁的雄武,居然出现在了天门,成为了一位光荣的人界武者。
    由此可见,他是想要亲手报仇雪恨的,借助天门环境苦心修炼。
    不过他的资质也就相当于五个徐福,实在不如十五个徐福的雄霸,等到三绝练得大成,雄霸已经是天下会的帮主,权倾江湖,雄武只能退避三舍。
    可现在,雄武得到了大蛇之血,并且将之炼化,功力突飞猛进,恐怕再过数年,就有机会成为屠戮十大门派的那种强者,雄霸又如何抵挡?
    “雄霸的剧情线,不会也被改写吧?”
    “我看不会,雄霸不比其他剧情人物,有天命在身,前半生注定要干一番大事业,只要收了风云,左拥右抱,就能龙吟九天!”
    “小雅你不要乱加词!”
    “就当给第二批轮回者压压担子,没事的……”
    ……
    “门主再造之恩,雄武没齿难忘!”
    且不说那些讨论,黄尚看着拜倒下来的雄武,微微点头。
    雄武是第五个被抓上来的人界武者,也是最幸运的一位。
    前四位虽然得到大蛇之血入体,经历了一番生死争夺,在黄尚的帮助下炼化了力量,功力得以突飞猛进,但体内的先天血肉意志也死得差不多,未来想要再做提升,就很难了。
    雄武的炼化过程最为短暂,体内的先天血肉意志却保存完整,驾驭住了大蛇之血,已是现阶段所能做到的极限。
    有了这个成功的例子,黄尚终于可以正式开始医治了。
    他看向武无敌和疯无忌,伸手一招。
    引动他们最浓烈的情绪,化作执念之刃。
    这一招,就是莫名剑法的第四式。
    悲痛莫名!
    相比起第一批轮回者的不负责任,黄尚为了让第二批轮回者,不至于对这个世界感觉太陌生,依旧准备将莫名剑法的第四招,定为悲痛莫名。
    作为原剧情里出现次数最多的剑招,这招又名“我真的好惨”,是无名死老婆时创造的,主要出手之人却是步惊云。
    步惊云的人生确实悲惨,身边人死了一圈又一圈,没有善终,与这一招无比契合,施展起来威力暴增。
    而早在孩童时期,无名传授剑晨时,他躲在外面偷学,然后就以这一招,打败了剑晨。
    剑晨就是温室里的花朵,被野外风吹雨淋的野草步惊云一通蹂躏,给打懵了。
    这家伙苦练十数年后,在正面依旧被完爆,却是练成一招“我当爹了”,打败了步惊云的“我当爹了”。
    对于剑晨的这种绝学,轮回者们已经议论好了,准备没收作案工具。
    且不说剑晨接下来会有多惨,黄尚版本的悲痛莫名,确实不太好解决。
    首先,他没死老婆。
    他连老婆都莫得,怎么死?
    嗯,这么一说,好像有些悲痛了……
    其次,作为天门之主和剑宗掌门,其他悲痛的事情也难以发生,毕竟现在破军成了圣母,徐福成了干儿子,想悲都难。
    所以黄尚手中的这一招,干脆是以执念为锋,化过去为剑。
    不仅仅是悲痛,七情六欲,一切好坏的情绪,都能化作执念之刃,斩向敌人或者自我。
    此刻便是如此,黄尚伸手一抖,无间狱界的四壁,再度探出无数冰柱,纵横交错。
    只是这回再非万剑齐发式的攻击,而是互相碰撞摩擦,发出道道清脆的声响,以一种奇特的律动,波动开来。
    “这不是弟弟的胡琴之音么?”
    慕应雄条件发射似的,想把怀里的唢呐取出来,同奏一曲。
    别说是他,就连蔡瑶、小雅和破军都蠢蠢欲动。
    不过当细细聆听,众人的神情发生变化。
    在琴音中,最为浓烈的执念引发出来。
    慕应雄的扶弟,蔡瑶的磊落,小雅的坚持,破军的善良,这四人的状态,都与黄尚有着密切的关系,此时联系更加紧密。
    而第一批是乐友,第二批正是明劫的振作,化石的勇气,荆蛊的正气,徐福的从心,同样联系紧密。
    其他人还好些,徐福更加坚定了信念,唯有把这位的本事学到手,才能逍遥于世,不惧任何危险。
    最后第三批,才是武无敌与疯无忌。
    两人福至心灵,各自将自身的执念,化作利刃,向着体内一斩。
    唰!唰!
    下一刻,武无敌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落在冰面上,立刻将冰面烧灼出一个孔洞,里面坑坑洼洼,不断扩大,好似有一头无比邪恶的怪物,在疯狂嘶吼,不甘咆哮。
    这就是血咒。
    如果说之前战斗重创的方式,是化疗,伤害了血咒的同时,也伤害到了武无敌的自身,那么现在就真的是对症下药,将血咒逼出。
    虽然一次的量并不多,但按照这个速度,不出数年,武无敌体内的血咒就能彻底除去,他将方法整理归纳,更能用于族人身上。
    “我武家子弟出生,终于是喜事了,终于是喜事了!”
    武无敌闭上双目,回忆起每次族内有孩子出生,父辈长老们都是满脸凝重,甚至带着悲戚的场面。
    那是一种可悲的气氛,明明有新生儿出生,偏偏因为先天残疾的概率太大,反倒成了坏事。
    所以自懂事起,他最大的目标,就是改变这一点。
    越快越好!
    终于,他有了血咒驱除的办法,与原本的计划足足提前了数十年,关系到三四代武家子弟的未来!
    一切都是因为“帝释天”!
    看向屹立虚空,双手虚虚拉动冰柱的身影,武无敌的脸上露出心悦诚服。
    与此同时,疯无忌也把玩着手上的黑发,喜极而泣。
    她没有吐血,因为目标是镇压炼化,而不是驱除。
    只看头发恢复了原本的色泽,这代表着大蛇之血,第一次被完全压制。
    一次次拖累同伴,暴走杀戮,敌我不分……
    那浓郁得不可化开的自责,终于化作利刃,斩向自我,看到希望。
    “太好了!太好了!”
    看到无忌脸上前所未有的灿烂笑容,三位队友也为她感到由衷的喜悦。
    只是他们看着“帝释天”的姿势,越看越觉得眼熟。
    三人想到了什么,眼神交流,齐齐摇了摇头。
    呵呵,肯定是我们胡思乱想!
    那怎么可能呢?


同类推荐: 带着府邸混日子冒牌愿望店惊蛰救命!我成了一把剑我是职业NPC独裁之剑网游之从头再来绝地求你,饶我狗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