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诸天谍影 第七十章 神树与夕瑶

第七十章 神树与夕瑶

    “该死的,过不去啊!”
    黄尚和邪剑仙达成和平共处的协议后,开始探查神树。
    虽然肉眼已经看到神树了,邪剑仙也朝着树根飞去,但冥冥中一股力量,却在阻止它的接近。
    无论怎么飞,都像是原地踏步,完全拉近不了距离。
    “这不奇怪,神树是六界枢纽,不会那么容易接近的……“
    “奇怪的是,你有没有发现,神树的每一根根须,所奔涌的灵力是完全一致的?”
    黄尚端坐于天魔白骨舍利内,目光没有往神树上看,而是落在那些延伸向虚空的根须,露出思索之色。
    “不应该一致吗?咦,对啊,为什么会一致?”
    邪剑仙先是不解,但很快反应过来,也浮现出疑惑。
    神树是连接六界的纽带,六界的灵气都是由它供应的。
    就像一台中央空调,负责给整座六层楼的大厦供暖,但供暖的热量又有所不同。
    神魔两界的灵力供应量,是最强的,人界的灵力供应量,是最弱的。
    这无可厚非,神魔两族的实力远超人界,他们得到的灵力供给多,也是理所应当。
    可现在,神树的根部探入各界的灵力输出,竟是变为了均等。
    黄尚觉得自己接近了答案。
    他之前见神魔两界完全没有反应,以为是轮回者入内,搞破坏活动,现在想来,那样不太现实。
    因为太危险了。
    神魔两界,是真的强者如云,谈不上六星满地走,五星不如狗,这个层面的强者数目也极多。
    即便是巅峰强队,一旦陷入围殴中,也绝对杀不出重围,只有等死的份。
    那么谁愿意去送死呢?
    哪怕是战争世界,也只是伤亡率高,而不是百分百死亡啊!
    所以现在看来,神魔两界的变数,不是因为轮回者捣乱,极有可能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灵气,出了问题。
    这一招太狠了,直接釜底抽薪。
    试想神魔两界缺少了灵气,神魔个个喘不过气来,都是马景涛捂住脖子的表情包模样,还哪里顾得上驰援人界?
    “是了,我早该想到的,主神殿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怕是落在神树上了!”
    正如风云世界的混乱之力,造成了四灵混乱,能对神树造成影响的,唯有主神殿亲自出手。
    黄尚做出对比,发现事情棘手了。
    风云中,世界意志希望他能令四灵归位,事实证明,那虽然困难,但还是高星级能够应付的范畴。
    可仙剑里,可以干扰神树的绝对是神魔级的超强力量,处于六星级的他,想要撼动的可能性就太小太小了。
    所以任务才会变成了改变女娲后人的宿命。
    一旦女娲后人的悲剧改变,女娲大神重新在这个世界显圣,诸天主宰降临,神树才能得到救赎。
    可关键在于,如果神树无法恢复,神魔两族就难以援手,单凭目前的力量,连神裔都抵挡不了,谈何改变宿命?
    这是一个悖论。
    “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摇了摇头,先将杂念压下,然后取出了镇妖剑。
    神树不让接近?
    没关系,我有后门钥匙!
    熟人……的兵器来了!
    嗡嗡!
    镇妖剑来到神树面前,也露出了怀念之意。
    因为它曾经的主人,在上古时期经常来到这里,给它喂狗粮。
    只可惜喂到最后,主人和那位也没能真正走在一起,未来也没有机会了。
    不过看到它,那位应该也会开心的吧?
    有鉴于此,镇妖剑开始震动起来,一缕缕气息穿透虚空,流向神树。
    呼!
    一股轻风拂过,树叶轻颤的声音响起,一道光门突然在虚空中开启,向着两侧展开。
    “看来神树被我的诚意打动了!”
    邪剑仙不知道是黄尚所为,还以为这是神树主动邀请,有些兴奋,整了整衣衫,挺起了胸膛。
    作为六界枢纽的神树,居然主动召见,这不正是认可?
    它最渴望的,就是认可。
    “你开心就好!”
    既然邪儿自我感觉这么良好,黄尚也乐得不用解释,看着邪剑仙迈入光门内。
    下一刻,来到了一个无尽广阔的大陆上。
    是的,如果不看脚下的神树树叶,放眼望去,千里万里十万里,真的如同一座广袤无垠的大陆。
    但这其实是神树的树冠。
    仰望有星河高悬,环视有云霞环绕,来在这里,就是到了六界至高无上的地方,俯瞰一切。
    邪剑仙下意识把烟身收起,小心翼翼变化出人腿,穿上一身笔挺的道袍,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整理起仪表。
    实在是这里太过庄严,令它都不敢生出半点亵渎之心。
    而天魔白骨舍利也飞出,黄尚从中漫步走出。
    黄尚并未改变容貌,但落在邪剑仙眼中,这就是另一个自己,照水镜一般。
    看着自己的邪念,邪剑仙涌起复杂之色,一分……
    还没分好呢,彩光耀起,一位神女迈步走来。
    论及姿色和威严,她都不及之前降临的九天玄女,可看到九天玄女,心中涌起的只有敬畏,看到这位神女,心中涌起的却是温柔与美好。
    “我叫夕瑶,你们是谁?”
    她开口,所用的是先天神言,一字一句均震动天地灵氛,呼应大道所存。
    这是天地间最早诞生的神族所有,后来的神族不用了。
    大家都讲规矩,说起了汉语。
    “???”
    现在苦了邪儿,精心打扮的它露出茫然之色。
    完了,听不懂,成丈育了。
    黄尚自己也听不懂,但镇妖剑自动充当翻译器功能,他开口道:“尊敬的神女,我们从蜀山而来,请问神树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你来了?”
    夕瑶打量着他,看着那柄镇妖剑,露出灿烂的笑容,仿佛千万年的等待都有了安慰。
    神树守护的是六界,即便是神族,也无法长时间靠近,唯有夕瑶,作为神树上自发诞生的先天生灵,成为了这里的守护者。
    而从出生起,她就孤零零的一个,直到后来,飞蓬偶尔来找她聊天,受了伤也来找她疗伤,在相处过程中,只见到一个男性的夕瑶,自然而然地对飞蓬产生了感情,但终究有缘无分,神族为了保持清气不流失,根本不允许恋爱,一个个都是FFF。
    夕瑶和飞蓬,也以悲剧收场,此刻见到飞蓬当年遗落凡尘的佩剑,已是聊以慰藉。
    相离莫相忘,天涯两相望!
    只是听着黄尚的问题,她又露出了郑重之色,轻轻点头:“是的,神树被侵蚀了!”
    黄尚得到了肯定,赶忙再问:“能详细说说吗?”
    话音刚落,袖子被牵了牵,转头一看,邪儿凑过来:“你怎么听懂的?”
    黄尚见它可怜兮兮的,干脆共享了翻译器。
    邪剑仙大喜过望,赶忙竖起耳朵聆听。
    不料夕瑶不说话了,感受到黄尚体内的天道气息,她抬起手指,指尖耀起一道灵光,隔空注入黄尚眉心。
    轰隆!
    虚空一震,眼前浮现出无数画面。
    首先是一尊人首龙身的先天神祇,飞至神树顶端,龙爪按在树干上。
    天皇伏羲!
    伏羲将自身强大的精力注入其中,无匹的能量奔腾在枝干上,在枝头结出了一枚枚洁白的果实。
    这些果实完全是以清气凝聚,又配合伏羲纯正的精气,诞生出来的生命,高贵出尘,超凡脱俗。
    此为神族!
    旋即又有一尊牛首人身的大神,来到神树中央,采集了些树皮,往下而去。
    地皇神农!
    神农走过山川,跃过河海,洒下神树的树皮,然后以土石草木为主体,灌注气力,造化生灵。
    于是乎,无数走兽昆虫诞生。
    此为兽族!
    相比起神树上数目有限的神族,兽族显然注重数量,种类数量无穷无尽,不过心智低下,没有开蒙。
    最后一道人首蛇身的女神,来到神树下方,采集泥土。
    人皇女娲!
    她采集好了泥土后,以水混合,身姿修长,体态优美的种族开始诞生。
    此为人族!
    相比起伏羲创造的神,神农创造的兽,女娲创造出的人族,强大的不是先天。
    她没有追求先天的条件,眉心溢出灵气,化作枝条,轻轻点在人族头顶。
    从那时起,人族哪怕生来弱小,却有强大的领悟力,拥有无限可能。
    “没想到最初的根基,都与神树有所关联……”
    黄尚看得如痴如醉。
    三皇造三族,这种造化之道,虽然没有天道那么高高在上,但对于他这个层次,反倒更加适合。
    与神树一样,这同样是极为宝贵的修炼财富,自然要好好参悟。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神树到底是怎么出问题的。
    不过出乎黄尚意料之外的是,与风云世界那上古时期天崩地裂的场面不同,仙剑世界没有遭到外界的攻打,神树就突然而然地开始枯萎了。
    夕瑶首先发现,赶忙汇报天庭。
    天庭派遣神将来此探查,起初不重视,然后越来越发现不对劲,最后连天帝伏羲都被惊动,亲自出手。
    在伏羲的神力后,神树的枯萎之势终于止住,但更大的问题随之诞生,灵力平摊。
    正如之前黄尚所预见的一样,一平摊,神魔受不了,为此爆发了连绵的大战,互相指责。
    甚至他们曾经向神树拔刀相向,想要破开神树的外皮,看一看里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那时,是夕瑶张开双臂,挡在了面前。
    一个瘦弱的神女,面对无数神魔的逼视,坦然无畏。
    天帝和魔尊终究没有做出这种不智之举,率领神族和魔族分别退去,神树又剩下孤零零的夕瑶一位,日复一日地悉心照顾。
    当画面消失,黄尚眼前重新出现夕瑶的身影,从那温柔漂亮的双眸,他看到了期待。
    或许这千万年中,每一尊来到神树的神魔,她都是这副表情,哪怕得到的都是失望,但也从未放弃。
    “你不仅是神树的守护者,更是六界的守护者!”
    对于这样的存在,黄尚是十分敬佩的。
    但很遗憾,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入侵大战,那还能从源头入手,从不一样的角度尝试解决问题。
    可现在润物细无声,连具体什么时候出现的问题,都无人知道,神树又不可能剖开检查,完全没有头绪啊!
    “没事的!”
    夕瑶得到了答案,反倒是主动安慰道:“我会继续照顾神树,你们要继续留下做客吗?”
    她也是孤单得太久了,迫切希望和别的生灵聊聊天,无论是神是魔,是人是仙。
    “当然!”
    黄尚点头,这才想起自己好像还带了一个过来,转头一看,邪剑仙正蹲在一边画圈圈。
    听不懂话……
    不给我看……
    还不理我……
    (ノへ ̄、)


同类推荐: 带着府邸混日子冒牌愿望店惊蛰救命!我成了一把剑我是职业NPC独裁之剑网游之从头再来绝地求你,饶我狗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