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诸天谍影 第八十二章 天道……投敌?

第八十二章 天道……投敌?

    “伏羲?”
    酒剑仙止步。
    黄尚的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不考虑其他,这个时候的声音并不能相信。
    很可能是敌人看到各方相助,冲击神魔逆境,已经不可阻挡,用攻心之法令他疑神疑鬼,错失大好机会。
    毕竟迈过这个门,酒剑仙就进入崭新的境界,无论是去往界外战场,还是在界内扫灭群敌,都足以决定结局。
    别说其他,就连降世的两尊神魔,夜王和永寿都不算什么!
    正好将永寿这汉奸弄死,以儆效尤!
    由此可见,实力是一切的根本,就算敌人有什么陷阱,只要晋升,就能以力破之。
    可不久之前,那关于《天道神功》的心血来潮,预示了最终一战很可能会出现意外。
    而如果此言确实如伏羲所说,就代表着这个凶险,已经巨大到连六界第一的天帝,都抵挡不住的地步。
    酒剑仙就算晋升之后,实力远比普通的神魔逆境厉害,也没有自大到一跃超出天帝伏羲。
    那么……
    黄尚有了决定,不再迟疑,目光再度落在驻地之中。
    那个修炼《天道神功》的银龙敖洁上。
    “放我出去!”
    感到视线的窥视,本就桀骜不驯的敖洁,陡然睁开眼睛,双目怒瞪,直接化作一条银线,向着皇城上空冲去。
    不自由,毋宁死!
    敖洁并没有把握能冲出去,但与其在囚笼中等待死亡,还不如趁着外界天翻地覆之际,拼上一拼,哪怕不成功,也要让敌人付出血的代价。
    然而这一撞,却是直接破开云雾,出现在了另一处空间。
    “我出来了!”
    “是的,你出来了,我放你自由!”
    旁边传来黄尚的声音,她目光一扫,大致明白了目前的情况:“你要我助你破塔?”
    黄尚颔首:“不是助我,也是帮助你自己,只要破开此塔,你就自由了,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敖洁大喜:“一言为定!”
    她是独立的生灵,自然也有求生的欲望。
    能活,谁愿意去死呢?
    有鉴于此,敖洁虽然最后出现,却最为起劲,化作一道银光,向着已经摇摇欲坠的锁妖塔屏障冲去。
    轰隆!
    “原来如此,月关没有自己修炼,而是给了灵宠?”
    “无所谓,我只想知道,别人修炼之后,会不会出现与我一样身不由己的情况!”
    眼见突然出现一条银龙,气势汹汹地杀向屏障,身上又弥漫出《天道神功》的气息,周溪立刻予以关注。
    她忽悠了那么久,终于有一个敢毫无保留地修炼这玩意的家伙了,管她是灵宠还是轮回者,干就完事!
    周溪的皮肤上钻出数十个眼睛,滴溜溜旋动着,透过衣服,观察敖洁的一举一动,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这个关头,确实最容易看出东西。
    以镇狱明王殊明为首,所有人对着阵法狂轰乱炸,一块块菱形的阵纹图案浮现,最微观的阵法单元,出现了明显的裂隙,犹如潮汐般上涨下落,波动不休。
    在这种冲击下,锁妖塔的屏障,就像是沙滩上城堡,纵然能一时存在,但随着潮水的狂涌,必然会倒塌,变回沙子。
    关键在于,这阵致命的潮水,要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冲上去。
    所以每个人都拿出浑身解数,在宏观上不断轰击,在微观上不断渗透。
    敖洁后来居上,为了得之不易的自由,最卖力气,各种攻击如机关枪般哒哒哒落上去。
    最初是正常的龙族咒法,呼风唤雨,渐渐的,就不对劲了。
    她呼唤而来的灵气,极为契合天地之势,按理来说也该最受控制,可当它们呼啸而出时,却像是获得解放一般,任意肆虐,扩散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生物细胞能源。
    很快,敖洁本身也发生改变,基因层面,爆发出了一连串的反应。
    黄尚和周溪都在观察,两人第一时间发现,敖洁的基因链条发生解放变异,一种邪恶的气息遍布全身。
    所谓邪恶,是生灵诞生后有了文明后界定出来的概念,如果按照生物本能来看,就是其中嗜杀、掠夺、毫无顾忌的兽性一面,占据上风。
    龙族本是高高在上的,即便是诸天万族中,都是顶尖的种族。
    但凡这类强大种族,都拥有着智慧与文化,不可能完全受到本能支配。
    可随着敖洁发功,却开始沦为本能的奴隶。
    她变得越来越强,曾经限制基因的锁链断开。
    对于一个不知道具体操作方式的初生龙族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
    那意味着放飞自我。
    用龙族的眼光来看,敖洁原本是极为漂亮的,通体银白,线条流畅,胸怀广阔,但此时那银白的色泽,却向着漆黑转变,而且是一种五彩斑斓的黑。
    这种黑极为丑陋,就像是将一切污秽邪恶汇聚,信手涂鸦在敖洁的身上。
    于是乎,她一个个骨节开始异变凸起,一块块肌肉膨胀暴涨,甚至掀开了龙鳞,流出了脓血。
    可怕的是,她自己并没有感到任何痛疼和异常,明明已经面目全非,还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大战中,连周遭的轮回者纷纷避让都视而不见。
    “这个世界的天道本质,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黄尚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诸天世界,有善有恶。
    存在即有理,并不是每个世界都是向往真善美,有的世界就是邪恶横行,厮杀掠夺。
    而那类世界的天道,就是邪恶型天道,里面的生灵,以兽性为主。
    当然,那种邪恶不是一味的放纵与破坏,也存在着规则和制衡。
    兽性是本能,但本能中也有妥协和趋避厉害,就像是大自然里的种族,它们自然有一套生存法则,才能一直延续下去。
    将这种模式套入到有智生灵中去,那种世界的制度,可以称为守序邪恶。
    里面的人,会依循自己的标准,尽其可能地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管是否伤害到他人,却又能形成了一定的制度,使得世界能运转下去,不至于自我毁灭。
    但仙剑世界,毫无疑问不是那样的世界。
    无论是从剧情主角的选择,还是原本命运的发展,这都是一个抑恶扬善,讲究善良、奉献、牺牲的世界。
    女娲后人代代守护人界,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牺牲自我,蜀山弟子降妖伏魔,为的正是人界的和平,庇护弱小的人类不受到伤害。
    这个世界,是守序善良的。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明明是守序善良的世界天道,却出现了邪恶的气息!
    如果是守序邪恶的世界,那么观看天道所成的功法,必然是一门极端的杀戮的功法,但现在它又包裹在了有序的世界观下,这种自相矛盾,和什么很像?
    道妖!
    为什么周溪继承道妖的所学,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现在答案揭晓,因为它们相配!
    克苏鲁的混乱与修真的秩序相揉合,形成的就是这种扭曲古怪的体系,周溪仿造这个世界的天道修炼,再走道妖之路,那简直是天造地设!
    由此延伸,一个不敢相信,却又似乎是唯一的可能浮现于心头:
    “这个世界的天道,有问题?”
    黄尚脑海中的神魂大殿上,那端坐于皇位上的神魂,面色已是变了。
    这个设想,以前简直从未考虑过。
    可从现在的发展来看,问题只可能出现在天道上。
    “不对,如果单纯是天道的问题,周溪在担心什么?”
    但黄尚很快意识到,自己看到的仍旧是表象。
    无论是守序邪恶,还是守序正义,跟周溪都是没有关系的。
    轮回者才不管这些东西,他们要的是强大的战斗力,《天道神功》无疑能给予她很多帮助。
    所以真正的劣势,还没有展现出来。
    黄尚再细细查看敖洁的情况,确实发现了一些端倪。
    但这些端倪,他就拿捏不准了。
    由于敖洁的实力限制,有些也很难暴露出来……
    关键是时间来不及了!
    没有慢慢研究的机会了!
    这一刻,黄尚神魂看向外界,有了主意:
    “永寿,你下来得正好!”
    ……
    与此同时。
    蜀山之上的神魔之门外。
    酒剑仙停步,却没有停止修炼。
    他的双眸中透出觉悟一切的明光,身形开始暴涨。
    那不是法天象地,而是倏然间膨胀数千万倍!
    身形膨胀!意志膨胀!力量膨胀!
    就像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巨神一般,膨胀着,扩大着,直接撑开了整个宇宙!
    混沌鸡子,元胎宇宙!
    这是星体!
    界外战场之中,神魔就以这样的模式存在,单看大小,无量星辰环绕身边,那么庞大的躯体,所能做出的爆发,简直是毁灭星辰级数的。
    星体是特殊的,既存在于现实中,又偏向于虚幻。
    如果说它虚,它是真实存在的,但如果说七星级神魔就能只手灭星辰,身躯无量大,又不免夸张。
    此时酒剑仙积累无比雄厚,星体初成,就感到自己的身形变得有形无质,剩下一股纯粹的意志,在裹挟着汹涌澎湃的能量。
    在这种状态下,时空的界限和隔膜都不在,他无限膨胀,无限扩张,无限升华,然后一拳向着永寿和夜王砸了过去。
    “狂妄!无知!”
    两位神魔同时怒喝。
    祂们被逼下界,正是要阻止酒剑仙大功告成,竟还被先下手为强?
    关键是对方停在神魔之门前,卡着最后一步不晋升,转而以星体攻击,这显然是要以他们两位为磨刀石,以巨大的压力冲击更强的境界。
    那不用多说……
    大毁灭术!
    大毁灭术!
    两尊神魔没有使用花里胡哨的招数,反倒是选择了神魔境界中最基础的攻击方式。
    在境界的差距面前,这反倒是最为致命的!
    摒弃一切花俏,就是接连四十九道粗大的神魔利剑,至高至上,至大至微,撕裂苍穹,当头刺向酒剑仙的星体!
    一时间,星体上面爆开无数辉光!
    时空的集合,存在的基石,已知的界限,都被打破!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一击不仅打得星体支离破碎,更锁定住酒剑仙所在的位置,扫荡每一寸空间,精细入微地深入到每一个粒子,每一个念头,每一个分支之中,确保绝对的轰杀。
    而由于没有迈出那一步,酒剑仙确实挡不住这两尊七星神魔联手一击。
    他的选择,似乎只有踏入神魔之门,做出晋升后的爆发。
    可这一刻,酒剑仙空空如也的左手,虚虚一握。
    “!!!”
    锁妖塔内,正对着屏障拼命输出的敖洁一震,目现无尽的不甘之色,却连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直接爆了开来。
    从头到尾,方方寸寸,全部爆开!
    同时上到镇狱明王,下到耀东等人,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横扫,纷纷吐血狂退。
    黄尚和周溪也飞了出去,鲜血跟不要钱似的花洒喷出。
    这就是酒剑仙信手一击!
    意思给到位:
    “想要破坏锁妖塔?给你们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而同时,哪怕身受重伤,周溪也一眨不眨地看着。
    她发现,敖洁死去后的细胞中,聚拢起一缕难以形容的气息,化作一柄特殊的飞剑,纵了出去。
    这是酒剑仙的反击,后发先至,向着永寿刺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接我此剑!”
    永寿起初目露不解。
    哪怕自己的小手段被酒剑仙察觉,但杀死敖洁是什么意思?
    难道还指望用这个造物对祂造成伤害不成?
    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当那柄飞剑来袭,永寿陡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尖叫一声,于千钧一发之际,收起了大毁灭术,转身就跑。
    “你干什么!”
    夜王勃然大怒。
    这家伙再是汉奸,也不至于这么靠不住吧!
    这一收手可不单单是放弃了围攻,更影响了夜王的攻势,酒剑仙身后直接升起酒神,一葫芦砸在夜王身上,将祂直接轰飞出去。
    “草!”
    然而永寿根本不管夜王的怒骂,也顾不上对酒剑仙的围剿,只是逃亡,展开大空间术,简直是不顾一切地逃,就是不愿意被那柄飞剑刺中。
    “不!!!”
    可下一刻,无比凄厉的尖叫声响起,永寿还是没能逃过。
    祂造化出了敖洁,心怀不轨,最后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当那柄敖洁版特制飞剑刺入体内时,永寿浑身一震,一股虚幻的丝线竟然扶摇直上,直通九天之外!
    那根丝线,十分奇特,偏偏黄尚很熟悉。
    “信仰丝线?”
    “修炼了《天道神功》,会沦为某尊存在的信徒?”
    黄尚巧妙地运用了得到答案,再看向周溪。
    由于敖洁死亡后化出的飞剑,破开了一道缝隙,周溪能够直接看到后续发展。
    当看到永寿的下场,她的眼中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然后是深深的绝望。
    不得不绝望!
    “神魔都落得这么个结果,那仅仅是半神的我,如何才能摆脱《天道神功》的影响?”
    “我玩了!”
    周溪几乎要瘫倒在地。
    黄尚没有修炼,并不在乎解决方法,他在意的是,那个接受信仰的存在到底是谁!
    而答案很快揭晓,那股信仰丝线笔直向上,穿破九重天,直指向界外战场。
    那里只有一尊外界神魔!
    五蕴!
    “真的是她!”
    “好家伙,她在以一敌三?”
    同时战场中的神魔大战,令黄尚都不禁抱住凉气吸了一口。
    因为那五蕴正在以一敌三,并且压着三尊神魔打!
    即便看到夜王和永寿下界,就能预见到五蕴接下了另外两尊对手,可真正出现时,还是震撼不已……
    天帝伏羲、魔尊重楼、蜀山太清,三打一被反压!
    “《天道神功》的负面影响,是信仰丝线,一旦修炼了这门功法,最终将沦为五蕴的门徒!”
    “这么说来,是五蕴渗透了仙剑世界的天道,使得天道由守序善良变成了守序邪恶?”
    “我太大意了!”
    对于天道的情况,几乎确定无疑,哪怕不愿意相信,也必须接受,黄尚的心沉了下去。
    以前的经历,让他认为诸天世界就是自己的绝对主场,只要有天道哥们在,后盾支持是没问题的。
    可现在这个发现证明了,没有什么是可以绝对依仗的。
    哪怕是诸天世界的天道,也有靠不住的时候。
    而这种靠不住,简直致命。
    “如果天道已经被敌人渗透,那么我的卧底身份有没有暴露?”
    “不幸中的万幸,应该没有!”
    “万能卡的权限远在单一的天道之上,对于仙剑世界的天道来说,只是有一股力量命令它,将我的分身酒剑仙定为救世主,它并不知道其中的具体关联……”
    庆幸的是,黄尚的本体从来没有借助过此世天道的帮助,得到好处的是分身酒剑仙。
    万能卡让它选择酒剑仙为救世主,而后酒剑仙又把它看光光,那个时候为了掩饰,《天道神功》才暴露出了诸多缺陷,让酒剑仙没有练下去,直到阴差阳错之间,反倒让周溪练了,才暴露出了天道的倒戈。
    至少月关和酒剑仙之间的关联,不在其中。
    但由此还有两个关键问题——
    “天道到底是怎么被五蕴渗透的?”
    “天道既然已经投敌,给我发布的任务,为什么依旧是打破女娲一族的宿命?”
    黄尚皱起眉头。
    他感到眼前还是一片迷雾。
    处处说不通。
    偏偏又发生了。
    “冷静!我要冷静!”
    他运用六道轮回化身,将杂念抛开,趋至绝对的冷静,将至今得到的关键线索,从时间线分析了一遍:
    首先,是五蕴以一种不知名的方式,渗透了此世的天道,在其中种下了信仰之力……
    这个渗透是极为隐蔽的,恐怕天帝伏羲都不知道,否则早该示警,应该是直到不久前,才看出端倪……
    然后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天道发布了任务,打破女娲一族宿命,令女娲大神的投影能够回归这个世界……
    而酒剑仙行动时,五蕴并未动手,唯一的一次入界,只是与伏羲对峙了一下,完全没有展现真实实力……
    再之后就是本体了,无名晋升,去觐见诸天九大主宰时,明明催动浑天宝鉴,却没有得到女娲大神的回应……
    最后就是之前的信仰控制,连永寿这尊七星级神魔都完全无法逃避……
    “不会吧?”
    突然之间,神魂大殿上,黄尚面色剧变。
    一个前所未有的念头闪过脑海!
    如果那个设想是真,就太可怕了!
    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都有颠覆性的效果!
    “事到如今,只能大胆假设,以备万一了!”
    黄尚的神魂缓缓站起。
    接下来,或许是他在诸天世界,遭遇到的最大危机。
    真正生死存亡的关头,来了!


同类推荐: 带着府邸混日子冒牌愿望店惊蛰救命!我成了一把剑我是职业NPC独裁之剑网游之从头再来绝地求你,饶我狗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