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诸天谍影 第五十一章 以德服牛

第五十一章 以德服牛

    菩提祖师一开讲,与牛魔王的战斗顿时变得不香了。
    黄尚六道轮回化身的修为,早已精湛得不能再精湛,一心多用毫无问题,那边斗得惊天地泣鬼神,这边立刻弃了月嫂工具,往法坛而去。
    到的时候,菩提祖师已经开讲。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那夸张程度,跟加了特效似的。
    但黄尚细细聆听,立刻知道这位讲的是真东西。
    所谓妙演三乘教,精微万法全,菩提祖师精通佛道两门,说一会道,讲一会禅,开明一字皈诚理,指引无生了性玄。
    黄尚在旁边听了,也不禁颇有收获。
    六耳猕猴是野路子,这边学一招,那边悟一式,不成系统。
    菩提祖师无疑就是那种系统性教学的大拿,所讲的由浅入深,丝丝入扣,直指大道。
    无论何种生灵,听得这般道理,都要喜不自禁。
    他是通灵石猴,天生野性,并不遏制,听到妙处时,抓耳挠腮,眉花眼笑,忍不住手舞足蹈,连翻了九九八十一个跟头。
    菩提祖师瞥了一眼,叫道:“悟空,你怎的颠狂跃舞,如此激动?”
    “废话,你来做九年月嫂试试,这法坛的地都是我拖的!”
    黄尚心里吐槽,却是双手一合:“弟子诚心听讲,听到师父妙音,喜不自胜,故不觉作此踊跃之状!”
    菩提祖师道:“你既识妙音,我且问你,你到洞中多少时了?”
    黄尚用一名家政的计数方式回答道:“弟子本来懵懂,不知多少时节,只记得灶下无火,常去山后打柴,见一山好桃树,在那里吃了九次饱桃矣。”
    桃饱会员,我都当了九年了!
    菩提祖师闻言有些感慨:“那山唤名烂桃山,你既吃九次,想是九年了,也罢,你今要从我学什么道?”
    几个意思,我吃的是烂桃子?
    这一问一答,本来惊煞了其他弟子,师父可没这么对他们另眼相看过,还是个猴妖,但一听这话,倒是理解了。
    毕竟人家上山干了九年苦力,忙里忙外一把手,把大家照顾得妥妥当当,也该传些本事了。
    黄尚眼珠一转道:“但凭尊师教诲,只是有些道气儿,弟子便就学了。”
    概括一下:随便。
    众弟子觉得这猴子甚是知礼,然后就听菩提祖师讲道:“道字门中有三百六十旁门,旁门皆有正果,不知你想学那一门?”
    黄尚道:“凭尊师意思,弟子倾心听从。”
    又是随便。
    菩提祖师道:“我教你个术字门中之道如何?”
    黄尚道:“术门之道怎么说?”
    菩提祖师道:“术字门中,可请仙扶鸾,问卜揲蓍(shé shī),能知趋吉避凶之理。”
    黄尚提出了经典的一问:“似这般可得长生么?”
    菩提祖师摇头:“不能。”
    黄尚立刻道:“不学不学!”
    众弟子一怔。
    刚刚不是有些道气儿,凭尊师意思吗?
    不过想想那请仙占卜,确实上不了台面,也就罢了。
    菩提祖师也没说什么,继续问道:“教你流字门中之道如何?”
    黄尚又问:“流字门是什么?”
    菩提祖师道:“流字门中,乃儒家、释家、道家、阴阳家、墨家、医家所学,看经念佛,朝真降圣。”
    黄尚再问:“似这般可得长生么?”
    祖师道:“不可。”
    黄尚拒绝得更加果断:“那不学!不学!”
    众弟子斜眼。
    ……
    “教你静字门中之谱如何?”
    “不学不学!”
    众弟子捏拳。
    ……
    “教你动字门中之道如何?”
    “不学不学!”
    众弟子怒目。
    ……
    杠精模式开启。
    反正都是不学。
    免费最贵,随便最难,古今皆然的道理。
    当然,黄尚拒绝的原因,也能浓缩成一句逼格很高的话:
    三千大道,我只问一句,可得长生否?
    不得?
    不得学你妹啊!
    不过接连的随便和不学之后,菩提祖师咄的一声,直接从高台跳下,身姿矫健,手持戒尺:“你这猢狲,这般不学,那般不学,却待怎么?”
    黄尚见他走了过来,应该就是要打那经典的三下了。
    不知道西游记后传是不是从这上面得了灵感……
    虽然知道不是,但这样一讲,是不是高端很多?
    嘭!
    不过这一回,菩提祖师仅仅对着他的脑门打了一下,就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了,撇下众弟子而去。
    众弟子呆了呆,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埋怨起来:“你这泼猴,师父传你道法,如何不学,却与师父顶嘴?”
    报怨也就罢了,那些早早成仙的,更露出鄙贱嫌恶之色。
    “校园暴力啊!欺负弱猴子啊!”
    黄尚半点不恼。
    你们连个名字都没有,我恼什么?
    话说剧情真的有了不小的改变,菩提祖师本该打他三下,教他三更时分进房里,传道受业解惑,现在却变成了一下,这是一更时分的意思?
    至于那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上,是教他从后门进去,瞒着其他的弟子,倒是没有区别。
    “等等,或许不是一更,是一心一意,马上行动!”
    黄尚眉头一动,当机立断,绕了个路,从旧路径到了后门外,见那门儿果然半开半掩,闪身进入。
    到了菩提祖师房内,就见这位坐在塌上,正闭目养神。
    黄尚没有打扰,默默等待。
    片刻后,这位口中自吟,睁开眼睛:“道最玄,莫把金丹作等闲,不遇至人传妙诀,空言口困舌头干!”
    大佬打瞌睡,就是这么与众不同,醒了都要吟诗。
    黄尚赶忙把这个哏捧住:“师父,弟子在此候了多时。”
    菩提祖师好像才看到他,喝问道:“这猢狲,来我这后边作甚?”
    黄尚道:“师父坛前对众相允,教弟子一心求道,从后门里传我道理,故此大胆!”
    菩提祖师脸上有些欣慰之色:“不愧是天地生成,灵明石猴,能破我盘中之暗谜!”
    大佬开小灶,就是这么与众不同,合情合理。
    黄尚拱了拱爪子:“此间无六耳,只弟子一人,望师父慈悲,传弟子长生之道!”
    这是原剧情里的台词,此时说来,倒是颇有意思。
    菩提祖师颔首:“你今有缘,我亦喜说,当传你长生之妙道也,你且听好,显密圆通真妙诀,惜修性命无他说,都来总是精气神,谨固牢藏休漏泄……”
    黄尚知道这是内丹妙法,洗耳恭听,与自身的修炼相比较。
    他很快发现,菩提祖师所传的丹法,能够最大程度利用灵明石猴的天赋神通,也就是从通灵之道入手。
    要知道在这斜月三星洞修行九载,仅仅是干月嫂,灵明石猴已经有了九百年道行,固然是居移气养移体,环境极佳,也与灵明石猴的天赋神通分不开。
    而现在菩提祖师就是针对这点,将最适合灵明石猴的内丹之法传授。
    这不仅是开小灶了,还是编教材!
    怪不得短短二十年间,就能成就一个神通广大的齐天大圣。
    超级天赋外加超级老师,不傲天都不行!
    不过黄尚其实不太愿意。
    他想要学习的,是正常情况下的顶尖丹法,从中汲取精华,取长补短,提升自我。
    而不是单纯的求快。
    “也罢,就先升一下战斗力吧!”
    “接下来当个好学生,多提提问题。”
    黄尚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从菩提祖师这边把真本事学到手,才不枉师徒因果关系。
    所以无论对方传什么,他在接下来的学习过程中,都要提出自己的疑问。
    如果菩提祖师有意不传,那这因果关系也就不同了。
    天地是很敏感的,对于真心传授和别有意图会有划分。
    而且这样的传功,也不是没有好处。
    可以在短时间内,极大幅度地提升修为。
    比如此时正在积雷山上,与大力牛魔王交锋的六耳猕猴。
    当黄尚把心神重新切换回来,依旧是以巨人形态,跟那盘踞苍穹的巨牛在角力。
    双方的修为几乎是均等的,都是两千年道行上下,而大力牛魔王的天赋神通在战斗中更占优势,相比起来法不传六耳和不真为真真为不真更偏向于辅助,所以占据上风的自是牛魔王。
    哞!
    牛魔王再度发出叫声,这次带着得意。
    虽然过程有些漫长,但他认为自己已经稳操胜券。
    二大王有了!
    可下一刻,他突然感到身上一沉,牛角一紧。
    对方的力量在增加。
    不可思议,完全不讲道理地增加。
    “来!”
    牛魔王在确定了不是幻象后,激起了凶性,力量也疯狂激荡,无上限的提升。
    他的天赋神通就是大力。
    这个大,是无止尽无限制的大。
    为了一时的大,他甚至能够透支自身的精元寿数神魂乃至一切,将来软也在所不惜。
    因此他认为角逐力量,对方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想要拼?
    那就拼!
    顿时间,下方的围观群妖们,就看到整个苍穹都在倒卷,两个庞然大物的拼斗堪比一场天灾,龙卷海啸,地震雷霆,无数乱象暴现。
    但即便如此,牛魔王感到压力越来越大,竟有不堪重负之感。
    没办法,他走的是类似天魔解体的歪路,黄尚此时的提升,却是正统丹法。
    六耳猕猴在吸收灵力的天赋上,远不及灵明石猴,菩提祖师传授的丹法,他无法百分百运用,也不能百分百运用,免得泄露了行迹,但同为混世四猴,最顶尖的妖族,却是从中得到一门混世神通。
    此时他化作巨人,张口怒吸,吸的不仅是天地之气,还有积雷山方圆十万里,每一个妖族、每一样天材地宝甚至每一个细胞微生物里面,抽取的小部分元气。
    这已经不是雁过拔毛,而是什么都不放过。
    这门神通的来历,完全可以给冥河鬼母背锅,毕竟这位鬼母产天地产鬼子,倒是正合了这个路数。
    但冥河鬼母是邪道,他所为却是正道。
    取天地万物,混溶一体。
    也就是说,把天地看成一个大整体,生活在里面的无数个体,就如人体内部各个部位一样,都是可以互相支持。
    自家内部的事情,能叫夺吗?
    那叫共助!
    “这才是一方之主啊!”
    当黄尚施展出这门神通时,还惊喜地发现他在积雷山早有基础。
    毕竟炼制了许多丹药,供给了积雷山培养妖族,如今位于此地的,很多都是受了恩惠的。
    无论这些家伙是否忘恩负义,是否愿意,当黄尚有所要求时,都必须做出回应。
    平时庇护一方天地,关键时刻这一方天地,也将给予其鼎力相助。
    这个道理其实许多人都清楚,但说易行难,怎么做到才是关键。
    此时黄尚就将积雷山众的力量聚纳,加持到自己身上,一股脑地压向身下的牛魔王。
    承世界之重!
    任由牛魔王再厉害,也是支持不住。
    当黄尚加大力度,他头顶上的两根牛角咯嘣作响,竟要裂开!
    “服不服?”
    黄尚对于这位五百年的宝宝也是佩服的,妖族全员拉胯,好不容易有个这种得力的,当然不希望真就把他弄死了,直接呵斥道。
    “不服!”
    然而牛魔王牛脾气上来了,哪里会投降,奋力一吼,体内再度迸发出力量。
    “咦?”
    黄尚六耳耸动,听到了牛魔王的体内凝聚出九个小型黑洞般的漩涡,也开始加大力度吞噬天地元气。
    这是九窍。
    丹成九窍,最高境界,正是太上老君的九转金丹,而现在牛魔王的神通秘法,相似度实在太高了。
    “这家伙与老君是什么关系?”
    黄尚心中一奇。
    那种红孩儿私生子之类的,当然是谈笑之言,但牛魔王一家子,很多方面确实与太上老君有关联。
    比如三昧真火,比如芭蕉扇,比如牛魔王的地煞七十二变神通,也不是随便妖怪能够学会的。
    黄尚不觉得太上老君会对一头牛妖产生什么兴趣,倒是想到了兜率宫前遇到的青牛。
    青牛是兕(sì),与牛魔王并不是相同的品种,不过对于天赋如此上佳的后辈,照顾一二也是常理。
    当然,这是猜测,也许人家牛魔王有了别的机缘。
    只是相比起菩提祖师亲传道法,牛魔王此时施展的,显然有缺陷和未纯熟的地方。
    不然他早就用出来了,正是此法不完善,才当成杀手锏,要拼得个两败俱伤!
    “倒是烈性!”
    黄尚嘿然一笑,做出一个决定。
    他将混世神通的运用,传入座下的巨牛体内。
    “传我神通?”
    战斗之中传敌神通的操作,是牛魔王万万想不到的。
    但当他接收到那股妙法后,又几乎是下意识的,将九大未成形的漩涡混合一体,吸收起此方天地的大势能量。
    六耳猕猴和大力牛魔王,两尊妖族中最顶尖的存在一起用力,吸收的速度顿时变得十分恐怖。
    本来是无形无实的各种能量,疯狂汇聚在一起,居然变成了无数条耀眼的绚烂彩带,向着空中飞去。
    这些彩带都是生命体的支持,数亿万种彩带连接过来,融入身躯后,混溶归一,形成一种无法以任何颜色来形容的混沌之色,黄尚法天象地的巨人之躯,顿时被渲染成一种半透明的晶钻之躯,美丽至极。
    于是乎,底下的妖众瞠目结合地看着这一幕,天空的两头妖王斗着斗着,居然开始换装,还生出一股令其顶礼膜拜的感觉,这是什么道理?
    黄尚更察觉到一个惊恐的意志。
    那是积雷山的土地神。
    曾经被狐狸精们收买的土地神,正惨白着脸,哆哆嗦嗦地看着这一幕,不停地在嘴里嘀咕着两个字:“逆反!逆反!”
    “逆反?”
    “是啊,此举不就相当于取代了天庭的敕封,成为了这片天地的主人,割据一方吗?”
    黄尚本来还没有意识到,但此时受到了提醒,顿时明悟。
    这是跟天庭作对,割据一方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本来没有阵法,即便是洞天福地,也与外界没有明显的间隔,谈不上独立,这三界之中,就全部在天庭的统御下,受玉皇大天尊所统。
    可现在,他按照这种方式聚纳大势,与这片土地及其上的一切生灵形成一种庇护与支持的交互关系,不正是货真价实的统治?
    只要他不死,积雷山就相当于被割裂出去了,不再受到天界号令!
    这条路,是受天地自然敕封,而非天庭敕封!
    当然,现在的程度还不够。
    趁着有牛魔王做配合的机会,黄尚再度提升支持率。
    原本的支持率,也就是从每个生灵体内收割的元气,大致上只有亿万分之一的比例。
    单个比例还是极少的,所以牛魔王才能反抗。
    现在当黄尚有意识地提升这个比例,从亿万分之一,到十亿分之一,然后是亿分之一,千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
    这样步步前进,看起来比例还是不够,但实际上这正合了这个世界的大势所用,单个生灵的力量哪怕再渺小,一旦聚集起来,形成一股势,也足以创造奇迹!
    于是乎,黄尚身披混沌之衣,压着大力牛魔,向着下方落来。
    轰隆!
    当他落地,包括后山的万岁狐王一起,都垂下了头,向这位积雷山的无冕之王,献上最真挚的敬意!
    黄尚再看牛魔王:“服不服?”
    牛头终于垂了下来,瓮声瓮气地道:“服了!”


同类推荐: 带着府邸混日子冒牌愿望店惊蛰救命!我成了一把剑我是职业NPC独裁之剑网游之从头再来绝地求你,饶我狗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