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诸天谍影 第五十八章 太上传承

第五十八章 太上传承

    “师父!!!”
    眼见三藏遭到暗算,沙僧目眦欲裂,爆发出神通巨力,体表也弥漫出灿烂金光,力量大增。
    正如三藏的金蝉身份遭到遗忘,沙僧扛佛经扛多了,大家都忽视了,他还是金身罗汉。
    而跟佛经近距离的接触,使得沙僧在佛门能力的掌握上,有着不小的优势。
    此时他单手捏了个不动根本印,被灵感大王锤击的气血平复,降魔杵一击避开灵感大王,掉头就向着三藏扑去。
    金鱼精呆呆的眼睛呆了呆,一锤子脱手飞出去,正中沙僧的后背。
    咚!
    这件开山裂海的神兵,落在沙僧背后,却响起一道犹如巨石撞上洪钟的铿锵巨声,然后被倒弹回来。
    嘶啦一下,沙僧背后的僧袍扯开,露出光芒流转的金身,竟似毫发无损。
    可实际上,沙僧的嘴唇颤抖,强忍着钻心的痛楚,来到三藏面前,护住师父。
    “师父,我们走!”
    与此同时,三藏背后的纹身游走,自闭的小白龙也飞了出来,御水腾龙,带着三藏沙僧往上飞去。
    “倒是忠心,可惜无用,幌金绳,去!”
    金角大王露出冷笑,对于背叛了老君的他们来说,沙僧的行为实在有些刺眼,存了必杀之心,抛出幌金绳。
    金光如龙,倏然掠出,将小白龙捆住,绑得结结实实。
    “中!”
    另一边,银角大王手中的羊脂玉净瓶,再度瞄准沙僧,丹水冲刷出去。
    “啊!”
    沙僧不及防备,惨哼一声,金身也被冲得消散开来,唯有双手紧紧握住降魔杵,看着金角银角从暗处现身。
    “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
    葫芦里装着一个猪头,想必已经化成脓水,现在再将三藏、沙僧和小白龙拿下,传经团队被一网打尽,金角银角终于按捺不住满腔的兴奋,大摇大摆地出面。
    金角大王来到三藏面前,看着他虚弱的模样:“金蝉子,你也是一代高僧,不要做无谓反抗了,随我们走吧!”
    三藏目光沉凝:“两位来历不凡,法宝更非凡间可有,所图为何?”
    银角大王大笑道:“好眼光,我哥俩要炼一炉金丹,需要阁下的舍利子作药,佛祖慈悲,想必大师是不会拒绝我等的期盼?”
    沙僧大怒:“妖孽你……”
    嗖!
    却是金角早就打开紫金葫芦,待得沙僧一开口,就将他收入葫芦里。
    开口时,金角特意晃了一晃,确保八戒飞不出来,收了沙僧,又立刻贴上敕条。
    谨慎到了骨子里。
    三藏无力阻止,只能沉默不言,而金角还不放心,将九环锡杖拿下,锦斓袈裟内百眼魔君所化的千手千眼佛,也没能找到反扑的机会,一并封印起来。
    毕竟是老君身边的童子,只要不犯错误,就根本不会给敌人留下反扑的机会。
    “没问题了!弟弟,我们走!”
    确定三藏再没了反抗的可能,金角使个定身咒,拿住三藏,唤了银角一声,准备往上飞去。
    “佛经!”
    可就在这时,灵感大王拦住他们,伸出手讨要。
    “岸上的猴子看管着佛经,你要取,尽管去拿!”
    金角漫不经心地丢下一句话。
    慑于齐天大圣的威名,哪怕知道猴子是假的,他都下意识不敢面对,正好让灵感大王结束这最后的尾巴。
    “不行!”
    可灵感大王认死理,眼见他们得偿所愿,自己的好处却没拿到,瞪着大眼泡子,就是不让。
    “不让就去死吧!”
    银角露出不耐和残忍,袖中滑出一把翠绿色的芭蕉扇,对准灵感大王扇了出去。
    区别于铁扇公主那把,从这扇里呼啸出的,乃是弥天炽地,飞腾八方的火焰。
    不是三昧真火,也非六丁神火,却又有无数神火的特性,连焚天紫火都囊括其中,煌煌烨烨,灼灼辉辉,如电掣红绡,霞飞绛绮,一下子在河底烧出个空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淹没了灵感大王的身形。
    “啊!!!”
    灵感大王惨叫起来,奋力挣扎,就像是一条下了锅的鱼儿,拼命扑腾着尾巴。
    “哼,这就是聒噪的下场!”
    金角银角趾高气昂地离开,片刻后,两道身影出现,正是黄尚和青牛。
    青牛忿忿:“这两个叛徒如此谨慎,真是麻烦!”
    刚才他一直在寻找出手的时机,可金角银角各自分配宝物,金角掌握一柄七星剑、紫金红葫芦和幌金绳,银角持有另一柄七星剑、羊脂玉净瓶和芭蕉扇。
    无论进攻哪一位,另一个都能立刻支援,所以最终还是没能发难。
    “只有等到炼丹之时了!”
    不过青牛还抱有希望。
    因为从金角银角的打算来看,他们准备炼一炉金丹,在炼丹的过程中,肯定就没有这么高的警惕心,正好在那个时候出手。
    而黄尚来到灵感大王面前,单掌一旋,长生诀真气通过生门,隔空灌入它的体内。
    芭蕉扇扇出的火焰,他也扑灭不了,所幸这里是通天河底,四周的水流不断拍击过来,将火焰融出的空洞逐渐缩小。
    再加上灵感大王自身的妖力抵挡,最后当火焰被冲灭,壳虽然红了,香气萦绕整座洞府,但鱼还活着,吐着泡泡。
    青牛撇了撇嘴:“这呆鱼……”
    没有灵智,就是兽类,称不上妖,这等蠢笨的后辈也在丢妖的颜面。
    “终是一条性命。”
    黄尚伸出手,将灵感捧在手心。
    毕竟是他养的鱼儿,还是有些感情的,更知道如何驯服。
    这等智商这等战斗力,养在驻地里,简直不要太合适……
    就是这香气要处理一下,别红彤彤的进去,鱼骨头吐出来。
    “大师慈悲!”
    青牛见黄尚真的助其疗伤,倒是有些感动。
    对于傻子都能伸出援助之手,是真的慈悲!
    “追!”
    驱散灵感大王的香气后,黄尚将之收入皇城,和青牛一路出了通天河。
    岸边,猴子正蹲在佛经上抓耳挠腮,见到两者出现,顿时眼睛一亮:“三无大师,我师父、二师弟、沙师弟他们怎么样了?”
    黄尚回道:“都被妖怪抓走了!”
    这终于符合西游原本的套路了。
    取经团队全员覆没,只剩下悟空。
    但接下来的发展却不对。
    猴子听了,勃然大怒,居然没有要去请援军,双手一抄如意金箍棒:“我去救他们出来!”
    请自重……
    无论是原剧情的你,还是现在的你,都不可能办到啊!
    黄尚倒也没有拒绝猴子的一腔热血,点点头:“我们走!”
    一起上了祥云,追着金角银角往东南方向飞去,飞了一个多时辰后,最后落在了平顶山莲花洞前。
    洞府没变,还是金角银角下界后的巢穴,但风格已经大变样。
    妖邪之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松坡淡冷,竹径清幽,一派道德之风,神仙之宅。
    “清虚人事少,寂静道心生,这两个贼子,倒是将大老爷的风格,学了一分去……”
    青牛评价着,神色凝重起来:“此处布有阵法,我们要快些了!”
    黄尚颔首。
    金角银角如今的情况,是法宝强大,道行较弱。
    可一旦他们将三藏的舍利子炼成外丹,吞服下去,怕不是立成大罗天仙。
    到时候再使用法宝,威力可就是天差地别了!
    所以立刻破阵!
    “妖怪,吃俺老孙一棒!”
    明面上动手的还是猴子,如意金箍棒抡了一个圈,刮起无量元气,化作一根通天彻地的金色光柱,直捣下去。
    惊天动地的巨响并未爆发,阴阳两气升腾,形成一座太极图,毫无压力地撑住金箍棒,双方开始角力。
    莲花洞里,金角银角朝外看去。
    这一看,顿时放下心。
    “是那猴子追过来了!”
    “不知死活,先别理会,开炉炼丹!”
    还以为是佛门大能呢,原来是虚惊一场!
    金角银角来到莲花洞深处,就见这里建有一座楼台,上面铺陈着太极图形态,在阴阳双鱼的位置,摆放了一座金鼎,一座银鼎。
    这两座鼎炉是兜率宫的正品,正是他们下界时,直接卷来的。
    品质上,自然不如老君的八卦炉,但也强过其他鼎炉,可谓一炉之下,万炉之上。
    关键在于,这两座鼎炉得两位道童万年控制,早已得心应手。
    也正是有了这个基础,他们才敢取巧炼一炉九转金丹。
    此时两妖各自端坐丹炉之前,将九成心神放在丹炉上,行云流水地开始备材,羊脂玉净瓶和芭蕉扇用来盛水扇火,只有一成心思放在外界的猴子身上,控制着阵法予以拖延,防止他真的杀进来捣乱。
    待得一粒金丹入我腹,我命由我还由天,再好好庆祝一番!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猴子的背后,正站着两位最具威胁的敌人。
    青牛对于两个童子的神通道法极为了解,开始指点猴子,让金箍棒不着痕迹地落在阵眼周围,黄尚则与丹炉内的三藏直接沟通。
    此时的三藏,正如庙堂内被供奉的佛陀,周身环绕着各色天材地宝。
    他是主材,边上都是辅材。
    同时羊脂玉净瓶的丹水包裹,阻止他提聚佛力,连天赋神通金蝉脱壳也是无用,要被活生生炼成一枚舍利子。
    所幸传经团队背后的男人出手,将仙门之力注入三藏体内,创造了一线生机,更是加以点拨:“要过此劫,唯有参透生死轮回,顿悟禅机,得不生不死的涅空之境!”
    三藏双手合十:“此乃师尊之境,贫僧不及!”
    释迦如来得道,正是感悟世间盛衰变换,枯荣更替,生死轮回,顿悟禅机,方得功成圆满。
    说易行难,要达到如来的境界,实在是太过困难,三藏也没有丝毫信心。
    黄尚道:“佛有八万四千法门,但归根结底,也不过是‘历劫明心’四字,你那时被蝎子精所伤,金身难施为,尚有勇猛精进之心,此时为何却退缩不前?”
    “金蝉子,还不醒来!”
    最后一句,如暮鼓晨钟,惊醒世间名利客,又似经声佛号,唤回苦海梦迷人。
    这深远肃穆的当头棒喝,令三藏憬然通悟。
    曾几何时,我也成了名利之客,梦迷之人?
    是为了传经?
    还是心中跨越不过的那道坎?
    苦海中的深迷者,蓦然觉醒,如履薄冰的心态一扫而空,三藏顿时恢复成以前的金蝉子,气息攀升,一团旃檀佛光升起,梵唱隐隐,檀香阵阵。
    丹炉内立刻花雨缤纷,祥霞闪动,有天龙禅唱,佛国胜景,无量光明诞生。
    起初略显晦暗,随后变得越来越明亮,最后如一艘船筏,护住他的身躯。
    一切神通佛法,不过渡世之筏。
    “入了我金炉,还想垂死挣扎?”
    外面的金角大王有所感应,冷笑一声,开始催动炉火。
    金炉和银炉用的都是道家正统三昧真火,逊色于六丁神火,却也足以威胁大能强者。
    更别提三藏金身已毁,纯靠肉体,岂能敌得过这可怕神火!
    可就在这时,三藏的体表,主动蔓延出一层火焰。
    空灵无色的火焰,不似世间流传的所有火焰,具备着独一无二的气质。
    佛光化焰!
    那三昧真火拍击上去,竟连片刻停留都做不到,直接遭到消融分解。
    “嗯?”
    金角大王脸色变了。
    在他的感应力,三藏燃起的火焰,不仅抵挡住了炉火的焚烧,还孕育出一股熟悉而陌生的力量。
    熟悉的是,那力量正是佛门塑造的金身,陌生的是,之前明明毁去的金身,如今却更加强大,直指万法不侵的超脱境界。
    不破不立,生命涅槃!
    “这过于厉害了吧?”
    黄尚对于三藏是很有信心的,受天地气运所钟的主角,最擅长的就是在逆境中爆种翻盘,可此时的佛光修为,也出乎了意料之外。
    那不仅是攻防一体的火焰,还有自成一体,不假外求,自我循环,不断增长的可怕特性。
    也即是说,三藏明明处于金角大王的金炉内,却能抵挡住外在丹火的侵蚀,内部佛力在劫难下变得高度凝练,结构稳固,开辟出天地般完美的自然循环。
    这是对天道的承接。
    又有着鲜明的自身气质。
    道说无为,佛说涅槃,道门修行讲究脱情离欲,太上忘情,佛门修行,讲究明心见性,证悟菩提。
    这两条路区别很多,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淡化个体气质,混容万象,承载天道,方得大成就。
    但注意,淡化个体气质,不是抹去个体气质。
    很多修炼者一味迎合天道,失去了重要的本我,个体的存在被抹去,却也无法身合天道。
    而现在三藏的道路,走得就是最为正确,最为标准的。
    “怎么做到的?”
    这速度,玉帝如来见了都要汗颜。
    剧情主角也要讲基本法……吧?
    黄尚满心好奇,引导仙门,探查秘密。
    很快,他涌起了满满的既视感。
    那是世界意志的密切指引!
    天道的主动配合!
    这待遇莫名熟悉啊!
    不就是自己以前在各界的化身吗?
    “大世界的自救?”
    换成其他人,或许还莫名其妙,单纯羡慕三藏的猪脚待遇,但黄尚老外挂了,经验丰富,马上明白,世界意志正在求救。
    西游大世界的天道意志,被太上魔体影响,又不愿意真受其摆布,正在寻求解救者。
    在这个关头,还有谁比身负大气数的剧情主角,更得天道青睐的?
    我中意你,你也要帮我!
    于是乎,三藏修为一时间疯狂拔升,然后不顾外面金角大王的咬牙切齿,神魂直接跳出莲花洞,跃出平顶山,无限攀升,来到天界。
    时间流逝不同,在三十三天之上,离恨天中,兜率宫内外爆发的大战,持续了没多久,还在早期,正如黄尚离开时所言,有的打呢~
    三藏的神魂得天道保护,循着VIP通道,穿过了诅咒骑士的恐虐军团,跃过了月珑的大须弥正反九宫仙阵,最终来到了巅峰战场,进入了太上魔体内。
    此时的太上魔体,两颗眼珠已经都是恐虐印记,太极图退守到了最边缘的位置。
    显然,神魔级别的混战让恐虐如鱼得水,在这样的气氛下,压过清虚无为的道体,再正常不过。
    也正是发现了这点,天道才病急乱投医,借着三藏突破的关头,让他过来帮忙。
    毕竟这个世界的佛门,是老君出关点化的,同出源头。
    “太上道祖,晚辈来助你!”
    三藏以最快速度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倒是豁出全力,将自身的力量渡给太上道体,连自己还在金炉内炖着都不顾了。
    站在他的角度,太上道祖给外魔入侵,简直是三界最大危机,因此马上把自身安危置之度外!
    令三藏没想到的是,他的力量太上道体没有接受,倒是反过来,将一座门扉给拉了出来。
    三藏:“???”
    黄尚:“……”
    你找我做什么?
    绕了一圈,终究避不过?
    不过下一刻,黄尚发现相比起扣扣索索的世界意志,这位太上道体简直不要太大方,直接传递来一股玄之又玄的意念。
    “这是……
    “秩序权柄的使用方法?”


同类推荐: 带着府邸混日子冒牌愿望店惊蛰救命!我成了一把剑我是职业NPC独裁之剑网游之从头再来绝地求你,饶我狗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