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诸天谍影 第三十二章 自在不自在,我自观自在,成为绝

第三十二章 自在不自在,我自观自在,成为绝

    西岐大营中。
    姬昌带领九十多个儿子,文武群臣,正在遥遥观看远方仙人对峙的气数。
    这段时间,姬昌除了又快马加鞭生了两个儿子外,还设宴款待截教群仙。
    多宝道人和金灵圣母,其实不太看得上西岐,尤其是后者,身为闻仲的师父,总有些偏向,看西岐就如同乱臣贼子一般,但通天教主有命,自得遵从。
    至于四圣十天君等人,倒是对于西岐上下的热情款待颇为满意,吕岳的徒弟见了美貌侍女,还恨不得上下其手,看得西岐群臣暗暗皱眉。
    主要是卖相太差,一个个歪瓜裂枣的,聚在一起如同反派开会,与一向贤明的西伯侯画风完全割裂,实在不搭。
    不过如今西岐局势危急,截教群仙的相助如同雪中送炭,实在没有挑剔的权力,姬昌、伯邑考和姬发正在努力与截教打好关系。
    姬发还想认多宝道人为亚父,一如他尊称姜子牙为“尚父”,多宝道人也可以称为“宝父”,可人家没乐意要这便宜儿子,哪怕看出了他身具凤凰气数,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天子。
    此时多宝道人也注意到了西岐上下紧张的观看,嘴角轻轻一撇,而他身后的吕岳却开口道:“大师兄,如若我布下瘟癀阵,这些西方异徒,弹指可灭!”
    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吕岳终于甘拜下风,不再狂妄地自称截教第一,但与十天君的阵法切磋中,他也领悟出了瘟癀阵,对于西方教依旧是发自内心的轻蔑。
    “不可轻敌,你的瘟癀阵当用在覆灭犬戎之上,削其命数,一战定大局!”
    多宝道人的计划已经安排好了,此战他们将西方教的精锐拿下,然后吕岳摆开瘟癀阵,直接来个赤地百万里,将犬戎屠光,一路推进,攻向西方教的大本营。
    到那时,不光是极乐净土守得住守不住的问题,还有大量想要入净土的亡魂,西方教收还是不收?
    收了,放不下。
    不收,岂不是违背了虔诚的教徒?
    到时候信仰一崩,本来就是根基浅薄,就彻底完蛋了。
    所以此战至关重要,多宝道人对于十绝阵寄予厚望。
    同时燃灯道人也早有算计,他在阐教为副教主,到了西方教也相当于三教主,仅在接引准提之下,西方教精义毫无保留地向他敞开,得了道佛两家之长,以承付之道与因果之术前知后察,即便天机迷蒙,还是能窥得一线。
    此战别看截教气势汹汹,却过于讲究精英策略,出战不过二十多位,而西方教则几乎倾巢出动,如此数目对比,唯有以阵法之道胜之,如此一来,自有法可破之。
    燃灯道人看向的是八部众,用的是显西方清静正统之名,相比起阐教的外来者,他们确实是老西方了,你们不上谁上?
    帝释天二代目走了出来。
    帝释天一代在朝歌城外被化血神刀所杀,由于时间过早,连封神榜都没能上,堪称魂飞魄散,准提唯有含泪选出了替代者。
    这并不是滥竽充数,而是开放了七宝林、八德池、菩提林等地,从教内弟子中培养出来的精锐。
    不仅是后续的人才培养上,就连原本的八部众也得到了醍醐灌顶般的锤炼,修为大进。
    如此行为,在很大程度上透支了西方教的未来,但如果此战不胜,那连未来都没有,也谈不上透支不透支了。
    因此帝释天走出,对着燃灯道人合十一礼,然后又看向十绝阵。
    十绝阵各有冲天异相,再加上各自阵前的名目,其实已经将阵法所对应的属性剧透了大半,帝释天有了安排:“龙入金光阵,夜叉入落魂阵,阿修罗入化血阵,迦楼罗入风吼阵,紧那罗往红沙阵,摩呼罗迦往烈焰阵……”
    七位作道人打扮的八部众走出:“善!”
    帝释天这样的安排,显然是有所针对的,他首先去除了看起来最为强大的天绝阵和地烈阵,然后又以八部众的特性,做出相对的克制。
    比如龙在西方虽是大鹏金翅鸟的甜品,但吃着吃着就有金光抗性了,属于物竞天择的自然进化,可挡金光阵。
    比如夜叉啖鬼,最擅长克制灵魂,与落魂阵之名有异曲同工之妙;
    又比如迦楼罗。
    好家伙,这家伙已经冲上去了。
    迦楼罗确实是八部众最快的,他的原身就是一头居住在大树上的金翅鸟神,双翅展开有三百多万公里,在古印度神话中是大神毗湿奴的坐骑,当然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夸张,却也有独步西方的速度,嗖的一下,就钻入了风吼阵内。
    “待我争个头功!”
    迦楼罗尖啸一声,信心同样十足,但刚刚入阵,就察觉到不妙。
    因为这风吼阵,绝非单纯的风势,而是按地水火风之数,地水为基,风火启动,先天呼啸。
    如此一来,即便是仙人进此阵,有倒海移山之异术,也难逃大劫,迦楼罗一入阵,就见三昧真火,百万风刃,劈头盖脸涌了过来。
    他面色剧变,身后浮现出金身之相,六首六手,各持弓、箭、剑、戟、索、棒等法器,迎了过去。
    接下来只听得震天轰鸣,迦楼罗本是要斗风速,却被火焰淹没,仅抵挡了几波攻势,就感觉难以为继,法器光芒黯淡不说,连金身都开始破裂。
    “好生凶狠,接不得,先走为上!”
    他知道不妙,连忙变出原形,化作百丈大小的金翅神鸟,飞行虚空,往阵外闯去。
    嘭!
    下一刻,金翅鸟直接撞在一层无形的屏障上,巨大的鸟头晃动着,眩晕不堪,然后就被淹没在了风火之中。
    “西方异类,果然愚蠢!”
    坐镇风吼的,是十天君中的董天君,神情中带着鄙视。
    作为截教中人,在中原是被阐教鄙视的,现在到了西方,作为中原正统,又能狠狠鄙视这群不受教化的蛮狄,真是太爽了。
    何况迦楼罗的应对确实不高明,但凡阵法,都不可能随进随出,他若是保持道人之形,凭借西方之法抵挡防御,尚且能支持一二,可此刻变回原形,目标如此之大,防御的难度无疑呈倍数上涨,顿时陷入一面倒的挨打中。
    果不其然,风火来去冲刷,待得烟消云散,那巨大的金翅鸟已然蜷缩成一团,没了生机。
    旗开得胜,董天君抚须一笑,挥手一拂,飓风就将尸体卷起,往外送去。
    他们截教身为当世第一大教,即便来灭西方,都要堂堂正正。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迦楼罗刚死,体内的魂魄尚且没有来得及上封神榜,早已等候多时的一位轮回者就往他身上一扑。
    迦楼罗紧闭的双眼立刻睁开,眼神中闪烁出锐利的光芒,汇报道:“报告阿Sir,洞拐已就位,收到请回话,over!”
    堂堂神魔,用这么羞耻的传话方式,也是被逼无奈,谁叫第一批的滕玲几人自作聪明,被通天教主察觉到问题了呢,万一现在还在监控,那就很可能遭到泄漏。
    黄尚的声音随之传来:“收到,保护好自己,不要over,over!”
    神降者心头一暖,也不对董天君的下手,就这般装死被抬出阵外。
    董天君刚要宣布自己胜利,突然就见迦楼罗身形一纵,化作金光,飞回了西方阵营中,不禁大怒:“竟敢诈死欺我!”
    不仅是迦楼罗一位,剩下入阵的其他八部众,也齐齐扑街。
    龙被金光化为脓血,夜叉魂飞魄散,阿修罗被风卷黑砂化为血水,摩呼罗迦被烧成灰烬……
    阵法凶狠,不少连尸体都没留下,那些尚且留了个躯壳的,被其余天君丢了出来,展示战绩,打压士气。
    不料除了迦楼罗外,那明明已经魂飞魄散的夜叉,在阵内死得透透的,到了外面突然生龙活虎,呼啸长空,与之并肩转回,让原本噤声一片的西方教欢声雷动。
    没有全员覆没,我们没有全员覆没!
    帝释天其实也清楚燃灯道人有让他们做马前卒,替死鬼的打算,却是不得不为之,没想到能有此骄人战绩,顿时大笑:“截教十绝阵不过如此!”
    此言惹得十天君大怒,看向燃灯道人和阐教四位金仙:“燃灯,你也是阐教有名的上仙,让这等卑劣异类入阵假死,凭白辱没了名头,可敢前来一战!”
    燃灯道人并不受言语所激,目光闪烁,依旧在推演万无一失的破阵之法。
    多宝道人却开口道:“今日风云际会,尽展所学,一会西方群仙,乃是幸事,我教道友设阵,贵教遣弟子轮番闯阵,寻求破解之法,一阵未破,可反复派人前往,周而复始,如车辕一般,此乃斗战策略,毋须担心以众凌寡,倚强凌弱之名!”
    不怕你车轮战来,就怕你连车轮战的勇气都没有。
    十天君大笑一声,气势如虹:“大师兄所言极是!”
    燃灯道人仍在盘算,身后的四位金仙却是按捺不住了,慈航道人向下一指,脚下出现一朵白色莲台,托身而行,左手手指上放出白光,高有二丈,现一庆云,旋在空中,护于顶上:“燃灯老师,弟子愿一会截教妙法!”
    庆云莲花乃玉清秘传,是一等一的护身之术,再加上慈航道人入了西方教后,得两家所长,道行愈发高深。
    此时八部众入了阵内,泄了凶煞锐气,燃灯倒是不担心他会栽在这十绝阵中,但心中总有些不安,觉得忽视了什么。
    但慈航道人已然飘然而出。
    仙人本就求一个随心所欲,不受外物外法所束缚,因此个个性格十分突出,绝非无欲无求。
    而阐教十二金仙,在封神时期犯了红尘之厄,正应杀劫,作为大劫中心,无论是他们的门人弟子还是自身,都逃不开杀伐之争,慈航道人此时便要迎劫而上,手中托着清净琉璃瓶,飘入了风吼阵中,对着多宝道人回道:“毋须我教群仙,有我足矣破阵!”
    “来得好!”
    眼见阐教金仙入阵,董天君冷笑一声,挥舞阵旗,狂风呼啸,首先将他的身体包裹住,攻守一体,护住阵眼,三昧真火再从四面八方将慈航包裹住,滋滋燃烧。
    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风火交作,万刃齐攒,换成之前的八部众,早就被烧得魂飞魄散,可慈航道人那庆云和莲花微微旋动,身后更隐隐有金身浮现,凭借着两教所学归一,玄功精妙,竟是硬生生抵挡住这风吼阵的威力,岿然不动。
    原剧情里,为破风吼阵,阐教群仙是去向李靖的师父昆仑度厄真人借了定风珠,凭借法宝之利,才压下此阵威力,哪怕现在慈航修为比起同时期更强,也不可久战,清净琉璃瓶打开瓶口,微微倾斜。
    一股黑气冲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阵眼处飞去,董天君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发现周身的风力呲呲作响,竟有不堪重负之相,顿时大惊失色,知道一旦被黑气捆住,收入瓶内,必然是毫无幸理。
    “幸得师尊所授锦囊!”
    不过董天君也不惧怕,满是庆幸地一拍阵眼,整座阵法突然天旋地动,生出了全新的变化。
    通天教主为每位截教弟子都准备了锦囊,十天君这群外门弟子也不例外。
    从锦囊中所言,他们知晓,阐教若来破十绝阵,会以修为低微之辈祭阵,不仅泄阵中杀气,还能使其余人探得阵法虚实,再以针对性的手段破之。
    现在所见,不愧是混元教主,简直一字不差。
    通天:傻了吧,我有攻略!
    于是乎,慈航道人正要拿下董天君,就觉天旋地转,眼前一花,风火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万丈金光直刺过来,金身佛眼险些被闪瞎。
    “换阵?”
    电光火石之间,他就意识到,自己居然已经不在风吼阵内,而是被传往了金光阵。
    金光闪闪出宝镜,照射其身灾难临,金光阵又称金闪闪,内夺日月之精,藏天地之气,有二十一面宝镜,有雷声震镜,只一二转,金光爆射,罩住其身,便是直刺内外,避无可避。
    关键是这个思路,一阵不成再来一阵,反派居然会以多欺少了?
    这在封神里面可不寻常啊,不都是我们阐教和西方教,掀起正义的围攻么?
    实际上这也不算以多欺少,毕竟慈航每次面对的,也只有十阵中的其一,但关键是之前被八部众入阵所倾泻的杀气,又重新凝聚起来,狠狠落下。
    “道友接阵!”
    略显尖锐的女子声音响起,乃是十天君中唯一的女子,名金光圣母,性烈如火,知道慈航实力高强,不敢有丝毫保留,照面之间就是二十一面宝镜齐动。
    慈航猝不及防之下,金身涕泪交加,赶忙坐在莲上,以庆云白莲开始防守,同时袖中抽出一根杨柳枝,轻轻一拂。
    啪!啪!啪!
    接连爆破声中,数面宝镜居然被杨柳枝打得粉碎,宝镜一失,金光顿时减弱,位于阵眼的金灵圣母也暴露出来。
    慈航道人的玉净瓶再度瞄准,刚刚要收取,一道幽光突然掠至,打在了他的金身之上。
    金身一震,慈航道人眼前环境再变,金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幽暗气息。
    落魂阵。
    主持此阵的姚天君,位于一土台上,设一香案,扎草人,草人身上写着慈航之名,草人头上点三盏灯,足下点七盏灯,上三盏名为催魂灯,下七盏名为捉魂灯。
    落魂阵在十绝阵中,是最具备远程杀伤性的一阵,闭生门,开死户,中藏天地厉气,结聚而成,内有白纸一首,上画符印,神仙入阵内,白旌展动,也得魂魄消散。
    姚天君本就是十天君内最会变通的一位,原剧情里明明已经两军交锋,其他天君念及两教情谊,都还遵守规矩,唯独他先下手为强,直接以落魂阵拜去姜子牙二魂六魄,令其几乎身死。
    当然那并无卵用,姜子牙不顶用,十二金仙一时间也无法破阵,却能请长辈援手,赤精子上兜率宫向老君求取了太极图,入了落魂阵中,直接抢走草人,还了姜子牙魂魄。
    现在拜入西方教的慈航,想要那等混元法宝相救,是肯定不行的,只得以自身修为镇压魂魄,不让它们离体而出,元神斗法的痛楚犹如千刀万剐,他跏趺坐在白莲上,以西方清静妙法,抵挡元神痛楚。
    姚天君披发仗剑,步罡念咒,连拜元神,慈航终于承担下来,知道这般一味防守必死无疑,白莲一起,往那变阵的核心而去。
    显然在通天教主的指点下,十绝阵再非单独的个体,组成了一座组合大阵,但这样的阵中有阵,互相嵌套,也有核心。
    此刻慈航就直指地烈阵,那里正是传送的核心。
    确实,那地烈阵按地道之数,中藏凝厚之体,变化多端,擅长五行遁术,此前挪移慈航正是主持地烈阵的赵天君所为。
    见慈航入阵,他冷冷一笑,身形一转,消失无踪。
    慈航步步生莲,一边治愈元神伤势,一边追踪敌人,却发现一直看不到尽头,好似前路漫漫,永远走不到头,自然更谈不上攻击敌人,一直被困在阵中。
    下一刻,赵天君于阵眼处再度出现,手中多了一面红幡,挥舞摇动,地烈阵立刻展开攻势,上有雷鸣,下有火起,继续消磨慈航的护体庆云。
    如此没完,接下来还有寒冰阵,上有冰山如狼牙,下有冰块如刀剑,以冰凝刀,锋锐绝伦,铺天盖地;
    又有烈焰阵,内藏三火,有三昧火、空中火、石中火,焚尽八荒……
    落在外界群仙里面,十绝阵里可谓是狂风卷起黑沙飞,天地无光动杀威,燃灯道人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对于另外三位金仙使了个眼神。
    “燃灯老师,我们去也!”
    普贤、文殊和惧留孙稽首一礼,也往十绝阵而去,四位金仙要同时闯阵。
    一边是截教外门弟子,一边是阐教十二金仙,这显然是不公平的,但多宝道人和金灵圣母并没有阻拦之意,眉宇间满是自信,一如之前所言,哪怕是车轮战,我们也接着。
    果不其然,三位金仙刚刚来到阵前,就见一座破破烂烂的白莲从里面飘出,慈航道人从十绝阵中飘出。
    三位金仙身躯一震,声音带着悲戚地唤道:“慈航师兄!”
    慈航下了白莲,双手合十,低低念诵:“自在不自在,我自观自在!”
    下一刻,这位阐教十二金仙,西方教未来菩萨,碎散成片片金屑,飞向空中。


同类推荐: 带着府邸混日子冒牌愿望店惊蛰救命!我成了一把剑我是职业NPC独裁之剑网游之从头再来绝地求你,饶我狗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