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名柯]从零开始 第34页

第34页

    无数人叫喊,谴责,指着鼻梁骨发泄怒气。她被钉上杀人犯的烙印。和她遭到相同待遇的还有一些人,他们和千代一样,都是远渡重洋进学的日本留学生。她想说:
    我不是杀人犯。我们不是杀人犯。
    干裂的喉咙发不出一丝声响,即使能为自己摇旗呐喊,在血海深仇面前,全部都苍白无力。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就这样死掉,也太便宜日本人了。过去礼貌谦逊的同事说,PHTC项目,如果用这群败类做人体实验,一定会取得不错的成果吧?
    我不是杀人犯。
    眼皮被割开,血丝蔓延,视野一片黯淡。
    有同胞在极度痛苦下死去、有人还在苦苦求生。
    每天、每一分钟,都有不同的日本人在严刑拷打之下离开人世。
    千代活了下来,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新型材料对她的融合度很高,现在的身体大半都经过改造。
    美国的军方投入一大笔资金,为了早日完成生命科学研究,把新型材料投入军队使用。
    所有人都知道、躺在手术台上的日本人并非凶手。但他们都不在意。因为那是疯狂的时代。军队、武器、狂轰滥炸。世界都是斗争,一群低等人的存活,根本无足轻重。
    变成不人不鬼的模样后,小松千代木然地在手术台上度过每一天。支撑下去的唯一动力,或许就是远在故乡的家人。
    一定要坚持下去啊。
    我一定能坚持到,重逢的那一天。
    这样破碎顽强的信念,却在45年的夏日轰然倒塌。
    日本战败了,有人说,美利坚投放了两枚□□。这地方怎么念?广岛,还有――长崎。
    小松千代的世界蓦然空白。
    她的家人,住在长崎县。
    想起一切的小松千代,在秋风中漫步。
    现在,已经是和平的时代了。过去的伤痛,施暴也好、受害也罢,都渐渐淡出了视线。战争的牺牲品成为历史上模糊冷漠的数字。
    街边房屋已经大不相同。她仍不能准确回忆起具体的画面,作为脑神经破坏的代价。看到路过的人群,随处可见的霓虹灯,却陌生到像置身异界。
    今夕何夕。
    高大清瘦的男子跟在身后,足够长的沉默后,他问:后悔吗?
    后悔想起这一切吗?
    小松千代思考着。一直空白着活下去,听起来也不错。但自己一定会追寻虚无缥缈的过去吧。
    虚无缥缈的过去和支离破碎的过去,哪一种会更好呢?
    她停下脚步,抬起头,天空一百如洗。
    在伊莱特、在黑衣组织、在东京。我从未放弃自己,为了不愧于我的过去。为了过去,才有未来。她说,但是,我所追寻的过去,已经不存在了。
    我的追寻,并不存在。
    明明才用,这样残酷的话语训斥了敌人。乌丸莲耶、默特里,他们就是这样的心情吗?
    安室透也想起乌丸自杀的原因,停在她身边,轻轻握住少女的手。
    你不要做傻事。他说。
    小松千代摇了摇头。
    不后悔,我不会后悔。虽然不是好的回忆,但这些是真正属于我的东西啊,让我能成为全部。只是――
    天空一块块地模糊起来。
    只是,我真的很想、很想再见到他们一面。
    而不是、成为一个久远年代里、被遗忘的人。
    安室透抚去少女脸颊上的行行泪水。他弯下腰,额头轻轻碰了上去。是温暖的触觉。千代泪眼模糊地看到放大的面孔,一点点变得清晰。
    我也是一个人啊。安室透说,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成为家人吗?
    千代噎住眼泪:这算哪门子家人。无论是降谷还是安室,和小松都没有一点关系吧?
    啊安室透苦恼地沉思,然后说,那么,跟我姓不好吗?
    ――嗯?
    嘴唇上传来同样温暖的触觉。
    千代的双眼慢慢睁大。
    一定不是身怀罪孽的人。罪孽之人,怎么会被神明接受呢。
    让我成为你的家人,哪怕被世界遗忘,一起度过余生。好吗?
    我们的生命,一起从零开始。
    [ 全文完 ]


同类推荐: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末世余生[种田]神医傻妃:鬼王的绝色狂妃我在霸总文里搞玄学校花不炮灰[穿书]我生了反派的儿子重生之将门毒妃驭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