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海贼王】坠落蝴蝶 罗*索隆*3P/产乳慎

罗*索隆*3P/产乳慎

    坠落蝴蝶*索隆*罗
    0318  23:11
    阅读  32
    热水蒸发的水气上升熏的芙拉晕晕沉沉,她跨坐在罗的大腿上,用自己肉感饱满的大腿根去夹他粗长的肉棒,前后磨蹭着,芙拉心思没在这上面,她想着外面还有个睡着了的绿头发男人,于是动作也就心不在焉全凭本能一下一下的前后挺动腰肢来挤压摩擦他溢出前液的性器,用大腿根,用湿意淋漓的花瓣,用敏感突出的阴蒂。
    罗注意到她的心不在焉,手下加重了力道,将两颗玩弄的柔嫩红艳艳湿漉漉的乳头逆时针一转,轻易得到女孩小猫一样的一声淫叫,短促又媚惑。
    “做爱的时候分心可不是个好习惯啊,”
    “芙拉当家的…”
    这样说着他将作为医生修长灵活的手指,用修剪的极短又光滑圆润的指甲刮蹭刚刚被他揉搓开了的乳孔,细密尖锐的微末痛感让芙拉整个身体一颤,绷紧了小腿,她试图伸手推阻罗的玩弄,却得到男人更加快速和加重力道的揉弄和刮蹭。
    “呀——不行!那里…那里不可以…啊!”
    芙拉本想咬住嘴唇将尖叫声吞咽回去,没想到男人放开一只刮蹭乳孔的手,直接伸到了热水水面下,从她的股沟滑过,直接探上了她从未尝试过的地方。
    “后面是第一次吗?没想到呢”
    罗挑眉一笑,沾染上浴室的水汽之后显得他格外邪魅,芙拉还在缓和刚才尖锐细密的痛感,痛感过后是极高程度的刺激,她有些害怕敏感度太高自己会坏掉,身体却有着想再来一次的跃跃欲试。
    “要不要试试两个穴都吃满呢?芙拉当家的,相信你一定会有一次美好的体验的。”
    罗提议道。
    芙拉有些傻了,她还没试过后面,两个都吃满什么意思啊难道前后都各塞一根东西吗?她歪头看向罗,表示诱惑和不解。
    “哦,罗罗诺亚当家的,”
    “我想你现在可以进来了,一直在门外的感觉如何?”
    罗放开双手躺在浴缸边上,向门外说道。
    “你到底耍的什么花样!特拉法尔加!”
    绿头发的男人一脚踹开门走了进来,他径直走到他们面前,一把白色刀鞘的刀横在罗裸着的身体上方。
    芙拉在绿头发男人破门而入的一瞬间就把自己的头埋到了热水下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她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的水,热水进入她的鼻腔,口腔,将肺泡里的每一丝氧气都挤压干净,她快要窒息了。
    “你不想在清醒状态下尝尝美味的果实吗”
    “罗罗诺亚当家的,”
    罗似乎非常有把握对方会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收回去并且答应他提出来的建议一样,胸有成竹。
    “再犹豫的话芙拉当家的可就要溺水了。”
    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索隆成功的把刀收了回去,接着他一把将水里把自己蜷缩的像只刺猬一样的芙拉捞了出来。
    “喂!你这女人想把自己溺死是吗?”
    “她只是羞于面对两个人罢了,”
    “对吗?芙拉当家的,”
    “那我们可以开始了。”
    精神上的凌迟远比肉体上来的猛烈。
    芙拉扬起脖颈无声的流泪,水珠顺着修长流畅的线条往下滑落,纤细而白皙,柔弱而美丽。仅仅是因为对方将浣肠剂推入自己那从未被开发过的不可描述之地。缓缓的情潮将芙拉吞没,她迷失在被两个男人主导的欲望漩涡里。
    “你抱一下芙拉当家的,我需要她用这个姿势。罗罗诺亚当家的。”
    索隆闻言看了他一眼,低下身子将芙拉横抱起来,接着在罗的示意下转换位置,将她的双腿打开以给小孩把尿的姿势面向罗,虽然索隆的胳膊受伤了,但这并不影响他天然雄性的强壮力量,抱起一个芙拉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意识到姿势羞耻的芙拉,挣扎不能反倒被抱着她的男人狠狠捏了一把大腿根,仔细看去说不定都能发现皮肤被捏红了。
    还带着男人粗砺的指印。
    罗将他一直放在医药箱里的浣肠剂全数用在了芙拉身上,芙拉身体不由自主的轻颤像是在害怕未知的举动,又像是在期待即将要到来的陌生情潮。接着,罗又从他的医药箱里拿出来一管不明液体的针剂,乳白色半透明的液体看起来有些粘稠,像极了每次把她弄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是什么…”
    芙拉努力让自己注意力集中在上面,直觉告诉她,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很清醒嘛,芙拉当家的。”
    “上次就为你准备好了这个,”
    “让你和我们都更快乐的东西。”
    罗凑近芙拉在她耳边说道,一边将注射器吸满。装满不明液体的针剂慢慢刺入她的皮肤,直到最后一滴也被推进去,罗这才拔掉针头,白皙细腻的皮肤一下子就冒出一粒血珠,罗俯下身来细致的舔掉,吮吸小到细微的针眼,将那块肉含住又放开,几个回合下来,芙拉感觉自己像是被他在一点一滴的吃掉。
    注射进体内的不知名针剂还没起效,芙拉就感觉糟糕的事情要发生了。她刚刚被灌了一肚子热水,又被特拉法尔加用上了全部的浣肠剂,还用了塞子肚子,现下小肚子和肠道都撑的满满的,鼓起一个淫靡又色气满满的弧度。
    更糟糕的是,她现在想要排泄。
    这边索隆还紧紧的抱着她,由着特拉法尔加以检查她身体为由将她全身上下亵玩捏摸了个透,下体早已湿滑成一片,可偏偏他的手又不肯光顾那里一下,着实让芙拉着急的难受。
    “放我下来,我想去卫生间…”
    芙拉软软的哀求着索隆,想着他能大发慈悲的把自己放下来,好让自己去释放这一肚子的水液混合物。
    “这不就是在卫生间吗?”索隆疑问,但还是将她放下,芙拉终于得以离开男人的怀抱,正想让他们出去却又马上被重新以刚才那种姿势抱了起来。“欸?”芙拉回头,见绿头发的男人坏笑着将她放在马桶上,叉着腰说,“我帮你解决,就当是还债。”
    不要啊这算哪门子还债!芙拉内心发出悲鸣,眼看着他的手快要伸过来了,芙拉憋着站起来跳下去准备逃走,却忘了浴室还有一个人在。
    “这就要走了么?不是还没有做完吗?”
    “芙拉当家的,这可不行,”
    “才刚开始呢。”
    说完他将芙拉一把捞起,走到索隆面前,控制住芙拉乱动的手脚,将她牢牢固定在马桶上,对着索隆扬了扬下巴说,“罗罗诺亚当家的,让她泄出来,你可以的吧?”
    这当然没有问题,索隆不语,直接伸手揉上了芙拉大开的双腿间饱满鼓胀的阴户。
    索隆的手法说不上精通,但胜在熟稔,几下便让芙拉软了身体,接着他又掐起那颗红肿挺立的阴蒂,来回刮蹭摩擦着,直到芙拉抽搐着坐到了他的手上。索隆探入两根手指,湿滑紧致的甬道瞬间就将他的手指全部吞吃进去,吸的他头皮发麻,他试着抽动了几下,才在高热的甬道内畅通无阻。罗腾出一只手摸上了芙拉鼓胀的肚子,在那里轻柔抚摸,接着他突然用力的按压,一边逐渐施力一边按压打转,将芙拉鼓鼓的灌满热水的肚子按下去,配合着下面索隆手指的快速抽插,索隆在先前的一阵摸索探寻中找到了某个深藏在她穴内上壁的敏感点,满肚子水液被挤压加上下面敏感点一直在玩弄,只消几下便让芙拉哭叫着泄出来一大波液体,后面肠道的塞子也被挤了出来,顺着淅淅沥沥的水声扑通一声掉进了马桶里。
    “泄出来这么多吗……”索隆被眼前女人泄出的水液溅了一身,他毫不在乎的将衣服脱掉甩在地上,又捏住芙拉红肿的跟樱桃一样的阴核,用了几分力狠狠一掐,便成功让芙拉躬起身体崩紧的像一张即将离弦的弓,半晌她软倒下来,摊坐在他张开接住她屁股的手上,又流出一波清透的液体。
    “看来这下是差不多了,罗罗诺亚当家的,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开始了  ”
    从浴室到房间,再到她那张熟悉不大的床上,罗把被子拽到了地上充作地毯,他轻咬着软成一摊泥的芙拉耳朵,低声说着,
    “乖,做个缓冲,床太小了得到地上。”
    芙拉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那些,她此刻真的像一朵被狠狠蹂躏过的郁金香,过分熟透的散发出蜜糖般糜烂的气味,流出浓郁的花的汁液。
    索隆大咧咧的敞开双腿,丝毫不吝啬的展示他胯间的粗大,他问罗,好了没有,后者会心一笑的说,
    “如果是插入那芙拉当家的估计早就准备好了,如果罗罗诺亚当家的说的是另外一件事的话,那还得麻烦罗罗诺亚当家的多灌溉一下芙拉当家的,如果只是一个人的量是达不成更好效果的。”
    “知道了,快把她放上来。啰嗦。”
    绿头发剑士不耐烦的催促着。
    于是芙拉被罗抱着岔开双腿放在索隆勃起的性器上,缓慢又坚定的一路入到底,肉棒被全部包裹的舒爽让索隆忍不住长出一口气,他提着女人的腰开始上下套弄,直到把芙拉颠到哭叫不止,这个姿势入的极深又快速又凶猛的撞击,每一下都刚好撞到她敏感的位置,多得数不清的快感迭加在一起,直接让芙拉小死了一回。
    她用尽力气抱紧索隆的脖子,将自己全身重量都压在男人身上,任由着他承载着自己驶向惊涛骇浪的欲望汪洋之中。
    “不行…的呀…不行…”芙拉重复着这句不行,因为她感受到后方,另外一个男人伸出两根手指探入了她被浣肠剂润滑开拓过的后穴。前面还在承受索隆一下比一下重的撞击,后方的扩张和深入也逐渐变得难耐起来,芙拉发出嘤嘤的哭叫声,像小奶猫一样,抓得身前身后的两个男人心里痒痒的,控制不住想把她玩坏怎么办?
    终于,后穴不再是手指,取而代之的是灼热的肉棒,罗弓着腰慢慢挺动腰身将自己送入了温暖紧致的甬道。他入的很慢,因为芙拉后面是第一次,虽然润滑扩张过也灌洗过肠道,他还是担心芙拉撕裂出血,缓缓的抽插了几下之后,见芙拉没有太大的抗拒,他伸手摸了一把结合处,一手湿滑粘腻的液体,没有血丝。
    他这才放心开始用力的来回将自己入她入的更深,拍着芙拉的屁股让她撅高一点。
    前面索隆插进去他就退出来,他进去,索隆就抽出来,如此反复,将芙拉入的彻底,融化成了一摊水,淅沥沥的浇了一地“真淫荡啊…”不知道是谁感叹了句。过了一会,他拔了出来,同索隆对视一眼,两人眼神交流融汇,竟然同时插入进来了!
    “唔…”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的芙拉被罗掐着脖子吻住嘴,将尖叫全部堵了回去,芙拉被这一下直接激到翻出了白眼,她仰头无意识的吐出一小截舌头,含不住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被男人一点一滴的舔舐掉,又吮吸上她露在外面的舌头,直到那截小舌同红肿的乳头同剥离出来的阴蒂一样,收不回去了,他才放开。
    “会不会太过分了?”绿头发的男人看着芙拉一脸被玩坏了的模样,有些担忧道,身下动作倒是没停,肏的又深又重。
    “放心…芙拉当家的贪吃的很…”
    罗很有耐心的跟上索隆抽插的节奏不紧不慢的进出,捏她鼓胀的奶,手指伸进去亵玩她半张开的口腔。
    “要射了吧?罗罗诺亚当家的,”
    “射进去之后请务必堵住,可以的话多几次更好,被忘了光顾下可怜的小樱桃哦!”
    索隆重重的入了几次,性器头部顶开狭窄紧窒的宫口,将粗壮的柱身全部送了进去,在里面交代出白浊的粘稠液体。
    一次就灌的很满,吃不下的白浊随着索隆性器的退出慢慢流了出来,芙拉颤抖着腿又被按在另外一根肉棒上,一秒缓和的时间都没有。索隆刚射过一回,和罗交换位置后躺下不紧不慢的揉玩芙拉软软的奶,拉扯红艳艳的奶头,时不时的吮吸几下。他想起罗的话,便伸了手去摸芙拉下面被玩弄的收不回去的阴蒂。
    搓弄了两下之后狠狠一掐,女孩崩直了腿泄出一摊清流。
    罗提着芙拉的腰将两人分离开来,芙拉泄出来的水太多,她刚刚是坐着他身上的,泄出来的液体全部洒在了他的小腹上,在人鱼线那里积成了小小的水洼。埋在芙拉的体内的肉棒抽出的突然,潮吹过后的空虚使芙拉下意识的就去找那个让自己快乐的东西,她抖着腿,摇晃着布满巴掌印和水渍还有白浊的小屁股去吞吃罗竖起的性器。
    “没说错吧,罗罗诺亚当家的,”
    “很贪吃呢!不给她她也会主动来吃的,”
    “是吧?芙拉当家的,是淫荡小母狗呢!”
    在芙拉即将坐下去的时候,罗伸出手托住了她的屁股,性器只堪堪吞吃进个头部。
    芙拉扭头看向那个阻止她满足欲望的男人,哭唧唧的撒娇,哀求着让他填满自己,一副沉溺于性爱里的痴态。
    罗松开手,让芙拉满满当当的坐了下去,一路吞吃到底,将她顶了个透,像是被钉在凶猛的性器上了一般,在小腹上凸出明显的肉棒弧度,淫靡至极。
    索隆光是看着,刚刚释放了一会儿的性器又重整旗鼓,耀武扬威的充血挺立了起来
    索隆站着将肉棒塞进芙拉合不上的嘴里,捏着她脸颊两旁的软肉开始来回抽送,芙拉时不时的拿舌头卷他,过电般的快感让索隆头皮发麻,他抽了出来,猛地突然插得更深,让纵使是习惯了深喉的芙拉也干呕不已。
    等到两人都在芙拉身体里射了之后,她这才精疲力尽的得以喘息,她张着腿,腰垫着枕头防止两人灌溉的满满精液溢出,全身上下都是被亵玩透顶的痕迹。
    “时间到了。”
    她听见罗说。
    接着她看见自己红肿如同熟透了的葡萄般的乳头溢出一股乳白色的液体。
    然后就是来得猛烈的高潮。
    芙拉说不清楚身体的异样,突然的快感让她尖叫着喷湿掉整个被套,连带着自己都像是刚成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胸部涨的发烫,乳头像是有一万只蚂蚁爬过,痒意直达骨髓,她眯着眼睛看向观察她反应的二人,伸出手来向他们求助,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罗挑眉坏笑,低头咬上芙拉溢出奶水的乳头,索隆也加入进来,让她趴着分开腿撞了进来。
    直到芙拉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榨干,她因为脱水晕了过去。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