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士为知己 第296页

第296页

    “此间多有不便,我们进去说话!”卫伉忙道。他停好马车,推着他们进门去。
    霍去病回过神来,推开门,先将水挑进去。卫伉扶着老妇人,领着孩童随后跟进去。
    木门刚刚关好,霍去病双膝往地上重重一跪,正跪在老夫人面前,“娘,孩子不孝!”
    卫少儿爱怜地伸出手,抚着儿子又黑又瘦的脸,又不敢相信般摸了又摸,仿佛要确定眼前的儿子确实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喃喃道:“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
    “孩儿不孝!孩儿不孝!”他声音哽咽着,将头抵在娘亲身上,任由娘亲摩挲着自己。
    里屋的子青听见动静,出屋来,看见卫少儿与那孩童皆在院中,惊喜地怔住,转而快步上前,半跪着搂过那孩童,睁大眼睛仔仔细细地看着他,喜道:“嬗儿!你是嬗儿是不是?!”
    孩童直往卫少儿身后躲。
    卫少儿含泪笑道:“傻孩子,你整天嚷嚷着要找娘亲,现下娘亲就在眼前,你还躲什么?”
    “她是我娘亲?”
    “是啊,还有你爹爹。”
    嬗儿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大人,慢慢伸出小手,试探着在子青脸上触碰一下,然后摸了摸,忽地咯咯笑起来,响亮地唤了一声:“娘!”
    只这一声,子青泪如泉涌。
    “娘,抱!“他清脆道。
    子青将小小软软的孩子揉入怀中,失而复得地珍惜着。
    里屋有个粉嫩嫩的女娃娃摇摇摆摆地走出来,奶声奶气地唤道:“爹爹,爹爹……”
    霍去病抢先一步将她抱起来,抱到卫少儿面前,笑道:“瞧,您的小孙女,曼儿。”
    卫少儿伸手抱过来,看这女娃娃粉雕玉琢,眼睛圆溜溜地看着自己,又惊又喜,朝卫伉嗔怪道:“你怎么没告诉我还有个小孙女?”
    卫伉笑道:“这事我也不知道,上回见面的时候还没她呢。走走走,怎么都站着说话,咱们进屋去!”
    当下,霍去病抱起嬗儿,卫少儿抱着曼儿,大家都进屋去。
    茶汤沸腾,热气上升。
    众人彼此讲述着当年别离之后的事情。
    霍去病一直陪坐在母亲身旁,道:“……药材送来的时候,青儿已经陷入昏迷,命悬一线,汤药都是硬灌进去的,当真是好险。”
    “幸而还是救回来了,”卫伉道,“是我出的主意,索性就回禀陛下他们都已经死了。”
    “你们的胆子还真大……”
    卫少儿犹记得自己听见儿子死讯那瞬的感觉,仿佛天塌地裂。
    “孩儿不孝,此举全因逼不得已,陛下不肯饶过青儿,定要她死,我们也只能出此下策。再说,若我还在朝中,陛下又要逼着我出战,我真的倦了……”霍去病朝母亲歉然道。
    子青舀了茶汤,恭敬地呈至卫少儿面前。
    卫少儿打量着他们所住的屋子,简陋得很,与昔日的骠骑将军府相比起来自是天差地别,又想起方才霍去病自己挑水,叹了口气道:“你们这日子过得也委实苦了些。”
    “粗茶淡饭,未尝比不过锦衣玉食。”霍去病微笑道:“我每日教亭中孩子们读书习字,日子过得比在朝中时平静安逸。”
    子青又舀了茶汤,呈给卫伉,谢道:“将嬗儿带来,很不容易吧?”
    “这事我两年前就答应过你们,却一直等到现在才好不容易等到机会。驿馆大火,我便将嬗儿偷了出来,用另一具孩子尸首来替代,才总算是弄妥此事。”卫伉道。
    “会不会给你惹什么麻烦?”霍去病问道。
    “放心,我弄得干净妥当。陛下又去了淮南,没人会来追究此事。”
    霍去病方才稍稍放心,又关切地问道:“舅父身子可还好?”
    “他还是老样子,近年来愈发喜欢一个人待在梅园里摆弄棋盘,朝中的事也不太理会。”
    霍去病轻轻叹了口气,“他可恼我?”
    “这事我一直都瞒着他,直到去年才敢说,可他像是早就料到了,只说了句‘这孩子……’就再没问过半句。”卫伉奇道。
    想着舅父说这句话的神情,霍去病忍不住微微笑开。
    一时已近日暮,卫伉还得带着卫少儿再赶回去。
    霍去病、子青带着嬗儿、曼儿立在夕阳下,目送马车远去。
    “爹爹,你好久都没有回家去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去?”嬗儿问道。
    霍去病将他抱起来,“我们的家就在这里。”
    “不对不对,我们家在长安,很大很大的房子才是。”
    “不管是什么房子,不管房子在哪里,只要爹爹和娘亲在,就是家。”
    霍去病拿下巴蹭着嬗儿,抱着他进屋去。
    子青牵着曼儿,也随后进去。
    暮色中,炊烟四起。
    征和四年,刘彻终于幡然悔悟,深愧之前穷兵黩武,致使天下百姓流离失所,颁《轮台罪己诏》,其中写道:“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靡费天下者,悉罢之。”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
    在这除夕之夜,狮子祝大家龙年吉祥,静好,安度!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推倒娱乐圈 (NPH)穿书之莫妍【简】(高h,np)长日光阴(H)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穿书]黑化圣骑士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