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椿瘾 γυщаńɡsんё.мё 分卷阅读7

γυщаńɡsんё.мё 分卷阅读7

    突然的对视让俞椿心脏漏了一拍。
    “爸爸,你还能认出我是谁吗。”
    “俞椿。”
    烈酒与小苍兰柏木,更具有攻击性,小狗打算赶紧逃离野豹的狩猎现场。
    “看来爸爸还有一点意识,我先去给你兑醒酒汤。”说完就起身准备逃向厨房。
    “别跑。”俞桦擒住了他的手腕。
    “裙子真好看,不是要练舞吗,爸爸陪你练舞。”
    第十一章 湿裙子与痒意
    从窗外透进秋日轻纱般的月色,冷色调让客厅更加阴凉。
    猎豹眼神皎洁狠戾、氲着愠气,过去的温柔荡然无存,眼里的灼热快要点燃小狗身上的长裙,零星火花迸出,噼啪作响。
    猛兽醉酒后,声音变得哑哑的、磁性又蛊惑人心。
    方才的说辞仿佛是在假装好气地威慑着:倘若小狗拒绝,会立马把他抓回自己筑的巢里慢慢独享。
    囿于圈套小狗,在突然要求兑现承诺猎豹的面前,兢兢不知所措,醉了的猎豹应该跳不了舞吧。
    他的手腕仍被猎豹牢牢锁住,不知讨好的安抚有没有用,他瞥开视线鼓起勇气嗫嚅道:
    “喝完醒酒汤后,爸爸再陪我好不好,我会很快的。”
    猎豹闻声皱了皱眉,然后松开了五指。
    俞椿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播了一首安神的曲子,他不安的时候也常常听。
    “等这首曲子结束,我就回来了。爸爸等等我,喝了醒酒汤你会舒服一些的。”
    —(???ω?)っ?
    回来的时候曲子已经开始放第三遍了。
    依靠在沙上的男人展开了眉、舒心地闭着眼。凑近能感受到稳定的鼻息,好像是睡着了。
    “爸爸?”俞椿尝试唤醒父亲,小声唤了好几次。
    但都不见男人有反应。
    想到醉酒本来就很难受了,醒酒汤还是趁早喝比较好。
    俞椿打算试试爱情剧里演的那样,以吻渡药。
    想了想,这还是第一次自己主动与父亲接吻。
    现在的这种情景,好像是在趁人之危掠甜头。不过,又和贪吃的小狗要去偷搁在浅睡猎豹旁,那块鲜美的肉一样富有挑战性。
    风掠过,裙子的亮片与西裤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俞椿心跳不断加速,他将左膝着落于俞桦的两腿之间,右脚跟微微离地悬在空中,待重心稳后,又探起身子慢慢贴向俞桦的脸。
    扣群二散临六#酒二三$酒六
    他抓着俞桦结实的右肩,埋首用柔软的舌头在唇间细嚼慢舔,小狗不敢吻得太用力,舌尖轻轻撬开爸爸的唇小心试探着,龙舌兰的味道辣辣的,无意间撞到爸爸舌尖,那样的触感让他怔到发麻,小狗很顺利就侵入了虎穴。
    这一次摸底根本没亲够,他起身拿起陶瓷杯后又回到父亲身上,舀了一勺吹了吹,小口饮入。然后再次吻在俞桦咸湿的唇上,像方才一样,撬开他的唇齿后,舌尖不安分地胡乱搅动着,致力将含在嘴里的甜水一点点渡过去,拿着杯子的手还在微微发抖。
    可那边完全没有要咽的迹象,失策了。
    突然,对方灼润的舌头缠了过来。
    “唔。”小狗喉咙里发出慌乱的呜咽,差点被糖水呛到。
    浅睡的猎豹醒了。
    此时,无论是身体还是理智都难以占据上风。鲜美的肉没到手多久,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小狗发懵似地盯着猎豹深邃的眼睛。
    猎豹想吃掉自己。
    想开口解释,可已经溺在水里,来不及了。
    晃动的右脚有些让人分神,俞桦不奈霸道地掐住俞椿的腰,让小狗稳坐在自己的膝盖上。
    这个吻有些太长了,汤水荡漾在吻里,迟迟都没有人吞咽。里面还掺杂着些许烈酒残余。
    虽然有糖水中和,还是能尝到那种涩苦。
    “咕咚。”小狗无法呼吸,反倒是自己把汤水吞了下去。
    兴许是舔到了一小撮烈酒,不胜酒力的小狗,脸发烫了。
    醉酒的爸爸好坏!怎么最后变成我喝了。
    俞桦见小狗愤愤不平,以为是刚才没喂饱小狗,他又埋首复而密地吻向俞椿的颈侧,吸吮、舔舐得人发颤,良久腰上的手才松了劲。
    小狗不懈,两人继续在糖水中唇舌交战,到后来小狗直接臣服,任爸爸侵占、挑逗自己的唇舌,最后没喂几口还漏了一大半。
    俞桦察觉到小狗累了,也就不继续折腾他了,只是手还轻蹭在腰上,勾起一阵麻痒。
    “裙子谁给你买的?”
    “顾葳明他”
    话还没说完,听到顾这个字,俞桦脸色就有点不悦,俶尔又亲了上来堵住了俞椿的嘴。
    小狗嘴巴都要被嘬肿了,再加上烈酒,火辣辣的,醉酒后的父亲好凶。
    “爸爸嘴巴有点痛。”也不知道爸爸到底清醒几分,其实除了嘴唇痛,小逼也被亲痒了。
    此时俞桦还是倚靠着沙发,用手牢牢搂住坐在自己膝盖上的俞椿。
    男人的膝盖被浸湿了。
    感受到湿意,男人开口道:
    “怎么裙子湿了。”
    “………”
    “可能是刚才喝汤打湿的吧?”
    “是么。”
    说完俞桦的手往内裤那边摸。
    “这里好湿。”
    “啊。”猝不及防被爸爸按到小逼的骚点。
    “别按那里……好痒……”
    “爸爸不按就不痒了吗?”
    “恩…”
    离开父亲的手,小逼又变得很想要抚慰。小狗紧张,不太敢又很想要,于是他牵着爸爸的手去摸小逼。
    “爸爸,还是揉揉这里吧,给我止止痒。”他用力抓住男人的手腕,不让他乱摸。
    “好奇怪,越揉越湿。”
    “唔爸爸再揉快点。”就像是睡前背对着父亲,要求他给自己挠痒痒一样在哀求,但显然这样的痒充满了情色。
    俞椿有些失神,他不自主松开父亲的手,在父亲的指上前后磨蹭。
    “爸爸…好会…好舒服。”少年娇喘不断浪叫。
    男人的手指已经被淫水浸泡得起皱,被蹭动的逼肉紧紧吸着。
    “好湿,去拿张帕子,我给你擦,别感冒了。”
    “不要。要爸爸继续揉,好痒。”
    逼水不断往外冒,穴口被揉开了,好想要爸爸粗大得有些狰狞的鸡巴塞进去。
    “啊…啊啊…”
    少年加快摆腰频率在父亲的指上寻求慰藉,不知不觉越蹭越靠近父亲的阴茎。
    看着俊美少年起伏在自己身上发出浪叫,逼水的骚味还越来越浓,俞桦的鸡巴终于硬了。
    鸡巴情色地顶弄着儿子的屁股。
    感受到这样的垂涎欲滴,小狗已经十分贪婪,他好想吃。
    “爸爸这里疼吗。”
    男人鸡巴涨得又痒又痛。
    “我帮你舔舔吧,会很舒服的。舔舔就不疼了。”
    第十二章 纯与欲
    即便酒精麻痹着大脑,俞桦听闻小狗的请求,他还是隐约觉得这样是不对的。
    俞桦没吭声,只是韧而有力的中指还夹在大腿与小逼之间来回狎弄,搔蹭积攒的挤压感与快感,让逼肉痒得更加欲求不满。
    男人西裤最上面那颗黑色纽扣快要崩开,隔
    яǒùωёń.мё(rouwen.me)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