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椿瘾 γυщаńɡsんё.мё 分卷阅读9

γυщаńɡsんё.мё 分卷阅读9

    爸爸温热的唇腔紧紧包裹住小狗的阴茎,尽情肆意嘬弄。
    面对情场高手,战斗力很弱的小狗很快就射了。
    耽美。肉群《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
    “宝贝咽下去,你的。”男人强势地将嘴里的精水喂给他。
    “咕咚。”小狗含着泪,乖乖吞下。
    “还跳舞吗。”裙子都被男人扯坏扯变形了。
    “但是我的小逼还在流水,如果打脏了地板,你会不会生气。”俞椿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胡乱附和什么了。
    “会。”男人找准逼口,不断色情地用粗糙的舌头肏他。
    “好痒啊好舒服爸爸想要”少年揪紧沙发,花穴的软肉一张一合流着淫水,彻底被男人肏开了。
    “不过爸爸有办法不让你流出来。”男人鸡巴缓缓挺入小穴,花穴已经被挑逗得够湿够软,根本不需要润滑。
    “爸爸深一点”
    “小逼不要乱咬,放松。”小逼很紧,男人颇为艰难地肏动着。
    少年舒服得神智发麻,脚趾蜷曲,一直呢喃着要爸爸快一点、要爸爸深一点。
    男人奋力打桩,致力将阴茎全根抵进,堵住流水的小穴。
    为了更深,俞桦一边大开大合地肏他,一边将小狗抱起站了起来。
    两人的下体无缝连接在了一起,“这样子肏是不是最深最舒服。”男人轻轻抛颠,重重戳进他翕张的肉壶。
    小狗被肏得神魂颠倒,他牢牢抓住父亲的手臂,嗓子哑得不敢再浪叫。
    “爽不爽?”
    鸡巴不断在软肉里驰骋,很快逼水就溅了一地。
    “呜呜不跳了爸爸快肏我”情欲缠身,脑子里只剩下交配。小狗的腿狠狠夹紧爸爸的腰,好像这样能肏得更爽。
    听见儿子暧昧的哀求,男人又将少年抵在沙发角亲他的眉心,“不哭了。”腰腹却无比激烈地在挺弄小狗的生殖腔。
    凌晨三点,空寂的客厅只有扑哧交合的声音,褴褛衣衫的两人,沦陷在情欲里,缱绻缠绵得满身都是汗。
    即便俞椿还没迎来第一次发情期,但情迷之中散发出的信息素还是特别能勾起Alpha的生殖本能,男人忘我似的顶弄快要将软肉顶穿,他焦急地想把浓精全部射给他的小omega,只等omega发令。
    “直接射进来没关系的”生殖腔的软肉紧紧绞着Alpha的阴茎,极度饥渴浓稠精液给他带来安全感。
    “爸爸”
    “啊”激烈撞击啪啪作响,一大股滚烫热流填满了少年的生殖腔。
    被男人体液侵占的小狗,紧紧搂着对方的脖子寻求安慰,男人的肩臂够宽,小狗迷乱地在爸爸怀里呜咽抽搐着。
    第十四章 欲望
    俞桦醒来的时候,已经换上睡衣,躺在了卧室的床上。他还隐约记得昨晚钟义送他回来以后,是俞椿扶他回了卧室。
    皮肤很清爽,应该是俞椿帮他擦了身体,只是他的底裤还有些湿湿黏黏的。
    小omega又纯又欲的胴体、圆润挺翘的屁股、多汁的花穴
    旖旎的梦,主角是他和俞椿。
    梦里他甚至射在了俞椿的眼脸,还两指黏腻粘连在他嘴里抽插,恶劣地一点一点喂他吃掉自己的精水,小omega很听话。
    小omega在他身上骚甜摇着屁股,臣服在他身下战栗、颤抖,明明嗓子都被肏哑了,却不顾嗓痛,浪荡地呢喃着要爸爸深一点。
    尽管罪恶,俞桦想着这些令人的垂涎春光,还是没能抑制住,可耻地硬了。
    心想可能是太久没有疏解过欲望,黏腻的下身也让他不太好受,他来到了二楼浴室。
    俞桦脱下衣物,按下按钮,等待水放满。
    紧握在他掌心的巨物硬得发痛。
    “爸爸。”
    “好痒想要。”耳边萦绕着俞椿的妖叫,男人闭眼低喘,上下撸动着茎身。
    “啊…好深爸爸肏得我好舒服。”闭眼总是能增强感观,纤白的躯体起伏在他的胯下,俞桦深觉茎身又大了一圈,他加重了手里的力度。
    浅褐石制浴池里的水开始在往外溢,炙热的掌心裹住茎身就像小狗的蜜穴一样温暖。
    “呜…要爸爸射在里面。”往外溢的水打湿了拖鞋,脑里浮现出糊在少年脸上的白浊,一大股热流涌上小腹,俞桦闷哼,尽数射在了浴缸外壁。溢出来的水如海浪猛扑,卷走了秽浊浓稠的精液。
    俞桦浑身燥热地泡进水里,翘着腿,点了一只烟。
    他其实不太常抽烟,只是以前工作忙,尼古丁能够给自己提神。
    昨天那个梦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梦是欲望的折射。
    刚才还想着俞椿混沌地疏解了自己的欲望。
    俞桦不得不承认,那些不伦的旖旎,的确很有用。
    温热的水波降去了肌肉的疲劳,心里的浮躁却怎么都抹不去。
    俞椿是他的儿子,他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夏日雷鸣,一次次用亲吻安抚他的恐慌,把他搂在怀里哄他睡觉。
    日暮火烧,失控到不顾后面的鸣笛,在逼仄车厢里同他的无数次唇舌交战。
    俞桦不知道这些算不算父子之间的越界,一直以来他只是想给他的遗落宝贝温柔的爱。
    他的确是太在意俞椿跟别人走得太近了,就像上一次在车里,他完全没控制住,就亲了上去,后来回到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事就过去了。这种驱使着他的情绪很奇怪,就算心里暗示着自己没什么,但还很在意,不愿意自己的宝贝被别人碰、被抢走,那种病态的占有欲驱使着他。
    他想爱他,想弥补小狗从小就缺失的父爱。
    可他越来越觉得俞椿身上有什么在勾着他,一直以来他都在以俞椿是Alpha的前提为自己开脱。倘若俞椿是omega……俞桦越来越害怕这个假设是真的。
    他不会不要他,但他怕自己真的……控制不住想要他。
    第十五章 卡住的拉链
    俞桦囿于自己用爱意织出的温床,黑寂的心房里看不到爱的界限,倘若,就算这是越界的父爱,仿佛发条驱动的那根秒针也停不下来了——
    想着俞椿的事情,俞桦恍惚间抽了好几支烟。
    昨天和第六区那边谈新能源的事没能谈下来,俞桦打算等会儿去总务府那边召集会议。
    擦干身上的水后,俞桦将浴巾围在下身,走到橡木梳妆台前照了照镜子。
    可能是因为没怎么睡好,最近又在易感期,看起来不如以往精神,他剃了剃胡须,梳了一个背头,清爽又稳重。
    俞桦少年时代留过长发,那个时候意气风发又有点臭屁,很喜欢梳背头。宴会上,低马尾配上燕尾服,特别有魅力。
    回到卧室,俞桦换上正装,打了一剂抑制剂。
    俞桦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易感期都是靠抑制剂忍过的了。
    他日渐深感,做爱需要爱意,做爱是两个残缺却互补的人互相拥抱。
    想着昨日有事耽搁忘了
    яǒùωёń.мё(rouwen.me)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