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椿瘾 γυщаńɡsんё.мё 分卷阅读10

γυщаńɡsんё.мё 分卷阅读10

    看信箱,俞桦走之前,顺便打开了搁在门庭的白色邮箱。
    里面除了几封邀请函,还有一个扁扁的盒子。
    上面写着:加急,蕾丝雪纺连衣裙。
    在梦里他心如火燎地撕坏了俞椿的裙子。从前在情场,就算是为了情趣他也没急着做到过这种程度,大家都是一拍即合,而后两散,这样的占有欲与嫉妒,是未曾有过的。
    俞桦拿出手机,发消息跟钟义说,“临时有点事,会议推迟到下午三点。”
    他揣着扁盒,上了二楼。
    门吱的一声开了,恰好碰到俞椿出来。
    “爸爸,你要出去吗。”少年声音微哑,神情飘忽,有些不自然。
    “嗯,不过在那之前,爸爸想先来赴约。”,他将盒子递给了俞椿,“是话剧要用的裙子吧。”
    男人扭下门把手,示意让少年进去。“快换上。”
    见俞椿抿着嘴有些迟疑,男人揣测,难道是需要自己帮他拉拉链吗。
    “不方便的话,我帮你。”
    “嗯”
    少年蹑手蹑脚地抱着扁盒朝床铺那边走去,打开盒子看,是一条黑色烫银的雪纺纱裙。
    俞椿见爸爸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生怕被爸爸看到被嘬肿的乳头还有omega的小逼,他紧张又小心翼翼地背对过身子,慢吞吞地解下扣子,徐徐脱掉了睡衣。
    男人手还贴在门把手,看到小狗露出屁股和细腰,莫名觉得有些尴尬和不妥。
    他喉头发干,撇开眼神,将门半掩。
    透过门缝,眼神又时不时往那边瞟,心想小狗屁股还挺翘的,一只手就能握住半边蜜桃。联想到梦里的小omega,俞桦暗骂自己禽兽。
    “爸爸帮帮我。”拉链拉到脊骨处卡住了,少年转过身来,竭力放大声音求助。
    帮什么?男人心里咯噔一声。
    “爸爸流水了。”梦里的小omega是这样在唤他。
    俞桦凝下心神,从紊乱的思绪里抽回,拉上门,走了过去。
    “让我看看。”温热的吐息落在俞椿的后背,“好像是卡到这里面的布料了。”男人的指甲轻轻抠了一下拉链,少年绯红着脸,脊背僵直,不敢随意动弹。
    “需要把这里的一点点布料扯出来。”手指向外发力的时候,指腹也下陷摩挲着脊梁骨。
    昨天才和父亲肌肤相亲,想着那些旖旎小狗腰都软了,当时有多大胆,现在就有多怂。
    “爸爸,好了吗。”短短数十秒,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小狗被蹭得血液加速,浑身发烫。
    “马上。”男人视线落在俞椿脊骨旁的印记。
    “你的胎记是在这里吗。”俞桦用拇指碰了碰。
    “啊…”这一触碰,皮肤像是通了电,酥酥麻麻的。
    俞椿抖着声音回道:“嗯”
    真敏感。
    “有人跟你说过你的胎记像蝴蝶吗,好特别。”像是在做标记似的,男人神经质地蹭了好一会儿,蹭够了才将拉链提了上去。
    鼻息也顺势从脊骨扑向了蝴蝶骨,“好了,转过来我看看。”
    小狗脑子乱成一团浆糊,乖乖按指示转了过来。
    “很好看,穿黑色很衬你。”梦里俞椿穿白蓝浅色调的裙子也很好看,不过还好这一条没有那一条露得多,男人挑了挑眉,暗自感到放心。
    “谁给你买的?”虽然语气很温柔,但信息素里明显带有一点威慑在扰着少年的神经。
    “我自己。”想到昨天爸爸因为这个事情吃醋,自己被折腾得现在走路都还有点一瘸一拐,小狗毫不犹豫开口。
    不过这条确实也是他临时加急买的,昨日那条裙子被扯坏了不说,还沾了好多两人的淫水。
    父亲节番外 拆礼物(上)
    俞椿在父亲节之前,就提前买好了粉色皮革choker、西柚色连体蕾丝情趣内衣,还有小狗尾巴。
    父亲节过得像情人节。
    那天傍晚,两人约完会回到家。
    “爸爸,你快先去洗澡吧。”
    “一起洗。”
    “好我等会儿就来。”
    等俞桦进浴室后,小狗忙慌慌开始张罗。
    “宝贝,过来的时候顺便帮我拿一下内裤。”
    空气一片寂静,久久都没有回应。
    男人感到怪异,“俞椿?”,他冲掉泡沫后,披着浴袍就回了卧室。
    暧昧的嗡嗡声从衣柜那边传来。
    俞桦踱步追随响声,打开柜门。
    小狗的嘴,骗人的鬼。
    他的小狗正抱着膝盖,蜷缩在衣柜的隔层里,纤白的左腿还被褐色麻绳绑住,小腿同大腿捆在一起,勒出了浅浅的红痕。
    卧室昏黄的灯光氤氲着情欲,小狗眼神迷离,咬着口枷,偏着脑袋看着他。
    就差一条黑布蒙住他的眼了。
    乳头含苞待放,紧紧被蕾丝布覆住,股间的小阴茎也被跳蛋磨得翘了起来。
    俞桦看到这副春色乱了心窍,马上就硬了,但面色上还是不紧不慢,一手摇弄着小狗项圈上的铃铛,一手紧紧扼起小狗的下巴,同他四眼相对。
    看不透爸爸要干嘛,小狗悄悄在心里嘀咕,这都不直接干我吗。
    “想干什么。”男人明知故问,他拉下小狗的口枷,在他润泽的唇上摩挲。
    “小骗子,自己说。”语气有点凶凶的。
    小狗借机吮住爸爸的拇指,用牙齿轻咬,舌头也一点都不安分地在指腹上舔来舔去。
    “干我呀”跳蛋嗡嗡的响,搅出噗呲噗呲的水声,淫靡不堪。
    俞桦故作骄矜的那根弦一下子就绷断了。
    发春的小狗低喘着微微颤抖,小翘屁股下压着的衬衫,打湿了一大片。
    “水这么多,养你还真是耗衣服。”俞桦隔着布料,肆意地揉捏小狗挺起来的酥胸。蕾丝质地较硬,又有数多细小镂空,蹭得小狗又痒又痛。
    “只是打湿了而已,你还撕坏过我的呢!”小狗嘴里硬气地反驳着,小逼却在不停娇滴吐水。
    “那不也是因为小狗太骚了吗。”
    男人被勾得眼红,哑声继续戏谑他,左手已经游离到小狗的肚脐上,“这里的蝴蝶结缎带是不是准备让我拆的。”
    “爸爸去床上。”小苍兰柏木香一直在恶意撩拨小狗的神智,想要立即将他俘虏。
    “我觉得在这里干你也不错。”
    俞桦迫不及待想要拉开系在小腹上的开关,同时他又将右手摸向臀腿之间,打算拨开遮住小逼的蕾丝布,探入柔软深处的泽国。
    “可是在这里爸爸肏不开。”俞桦指尖轻抠着小狗濡湿的蒂头,“啊爸爸轻点”,小狗被挑逗得满面潮红,克制着呼吸,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
    “哦?”挑弄小狗下身的手劲明显加重了。
    “而且在这里做会压到尾巴。”
    父亲节番外 拆礼物(下)
    “尾巴?哪里学来的这么多花样。”
    “摸小狗尾巴,小狗会发情吗?”男人喷薄在俞椿眼脸上的呼吸愈发灼烫。
    “要去床上才让爸爸摸。”
    俞椿上面的小嘴还在跟爸爸讨价还价,下面
    яǒùωёń.мё(rouwen.me)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