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椿瘾 γυщаńɡsんё.мё 分卷阅读12

γυщаńɡsんё.мё 分卷阅读12

    感觉自己又要失控了。
    他好想咬上去,让咬痕覆盖掉这些刺眼的痕迹。
    “没有”面对爸爸突如其来的问题,俞椿满脸疑惑,心跳声在耳道里打鼓。
    “爸爸,我脖子上是有什么吗。”
    “有一些小红斑。”
    俞椿这才意识到爸爸是在说吻痕,昨晚爸爸太凶狠了,一定是那个时候落下的。
    “可能是我昨天喂野猫零食的时候过敏了让爸爸担心了”
    “嗯”俞桦软下锋芒,半信半疑松了一口气。
    “痒不痒。”
    俞椿在心里暗自揣度,过敏一般都会痒的吧,他软着嗓子回道:
    “痒”
    企!鹅、群;2‘3,06923。96日更/
    “在这里坐着,我去给你拿药膏。”
    见爸爸转身踱步朝外走去,俞椿心想,好险——
    俞桦回来后,单手揽住俞椿的腰,抱起他,让少年横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他低着头,眼睑快要与俞椿相贴,一度让气氛紧张又暧昧。
    “坐好了。”
    “听说注入信息素也有用,要不要试试?”
    男人一副不容商量的语气,仿佛还是在跟红痕较真。
    “好”
    Alpha信息素的威慑让俞椿丝毫没有拒绝的余地。
    俞桦咬上对方侧颈处的红痕,成年Alpha的獠牙尖锐,怕对方太痛,俞桦没有咬得很深,只是浅浅刺破了皮肤。
    怀里的小狗一直在抖,手心攥紧了他的袖子,乖乖任他咬弄。
    看到俞椿这幅样子,反倒是满足了俞桦病态的占有欲,他柔声安抚道:
    “乖,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嗯”声音娇柔,联想那些旖旎,不知不觉又在撩拨男人的心。
    良久,俞桦收起獠牙,用嘴唇轻嘬那块他标记过的领地。
    男人看着再次泛起的红痕,非旦没感到苦恼,反而很喜欢。
    “有没有舒服些,我再给你擦擦药应该就会好了。”
    俞桦盯着对方发红的耳翼,笑了笑。
    然后他打开玻璃药罐,抹了一点软膏涂在少年颈上。
    含有薄荷和酒精的药膏,抹在皮肤上十分清凉。
    与此同时,空气又莫名陷入了安静。
    就这样持续了半晌,俞桦突然听到少年开口:
    “爸爸是不想我谈恋爱吗。”
    第十七章 月光
    刚刚才变得和煦的心绪,转眼间又被阴湿的妒忌侵蚀了。
    “怎么,是有喜欢的人了?”
    现在的小狗就像猎豹洞穴里的猎物,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回答错误而得到惩罚。
    俞椿下巴微颤,皱起眉头露出深思状。
    “有”
    他冒着冷汗,像是难以启齿似的,话只说了一半又戛然而止了。
    听言,男人那根敏感的神经直接竖了起来,抹在颈上的双指猛然一顿,他神色严峻地微微偏过头,深邃的眼神紧紧钉住了怀里的人。
    “哦?”小狗的优柔寡断挠火了男人的心,俞桦语调上扬吐出一个单字,要挟他快说。
    “我喜欢爸爸。”
    俞椿对上俞桦的双眸,满眼的虔诚与爱意。
    他这么回答的确是耍了一下小心思的。
    将藏匿在心中的爱意宣之于口,坦荡直白,反而不会欲盖弥彰,但又足够暧昧。
    俞桦正中下怀,以为自己不用想也知道,俞椿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浇灭了男人不合理的怒火,很快,他又回到了他的慈父形象,深黑色的眸子里凝聚着温柔。
    他揉了揉儿子的软发,将他的鬓发往上拢了拢。
    “乖,我也喜欢你。”
    到最后俞桦还是没有回答,“想不想俞椿谈恋爱”的这个问题。
    很明显,他不想。
    即便知道俞椿是Alpha,他内心的占有欲还是在作祟。
    他想:或许这是Alpha的天性。
    “药涂好了。”
    俞椿被男人热望的眼神盯得不太好意思,还莫名让他心虚,他垂下眼帘道谢:
    “谢谢爸爸。”
    无处安放的目光四处游离,最后捕捉到了俞桦颈前的领带。
    “爸爸,领带乱了,我重新帮你系吧。”
    小狗浑身紧绷,慌忙去抓男人胸前的黑白条纹领带。
    结果,向前倾的时候没坐稳,一下子撞进了男人宽大结实的胸膛。
    昨晚乳头被嘬得发肿,蹭到衣服布料后马上就充血凸了起来。
    而且还……好痛。
    “没磕着吧。”
    俞桦揉了揉俞椿肩膀裸露出来的那一块,红红的,应该是磕着了。
    帮忙重新摆好身子后,他又将五指扣住少年的右手,然后不紧不慢牵起他的手往自己的胸口领。
    这次男人搂稳了少年的腰,对方怎么动都不会再摔了。
    “小心点,慢慢来。”
    “好的”
    俞椿心里盼着乳头能快点变回去,他想方设法想贴得对方更近一点,希望爸爸不会看到自己凸起来的乳头
    只是凶多吉少,最后还是被发现了。
    “嗯?这里是不是也磕着了?”
    一副关心的语气,男人并拢两指,朝小小的凸起轻轻揉了好几下。
    “爸爸别揉这里求你了”
    少年低着嗓子求饶,只是碰了几下,就弄得他正在系领带的双手不断打抖,他反射性夹紧了下身,害怕有不该流出来的东西流出来。
    “对不起,不逗你了。”
    迅速将领带系好后,俞椿抬起头,没想到这一抬头就又和爸爸鼻尖相碰了。
    从拿到裙子开始,这两人经历了一连串暧昧,堪比秋日高速公路上的一场连环追尾。
    俞桦现在的爱像是盲目的蛇,仗着儿子是Alpha便一次又一次心安理得地满足自己的欲望,他还是不懂亲情的边界,他内心的欲望只是在驱动着自己去爱他。
    俞桦弯着眼角像是早有预谋,他捧起少年的脸,随后在他润泽的唇上留下了一吻。
    甜蜜的吻里透出饕餮的情欲,一点点在唇上点燃了爱火。
    “唔。”
    一吻结束后,男人像入戏了一般,他抓起少年的手一边啄吻,一边说着罗朱里动人心魄的台词:
    “这一吻涤清了我的罪孽。”
    一时之间,俞椿还以为爸爸是在为刚才的事道歉,完全没反应过来爸爸是在念剧里的台词。
    俞桦见怀里的人神色恍惚发怵,仿佛还没从那一吻里晃过神来,他温馨提醒道:
    “你的罪却沾上我的唇间,宝贝,你是这句。”
    清醒着的爸爸在叫自己“宝贝”,小狗听得心跳直蹦,满脑空白,乖乖跟着男人念了一遍,配合他完成这次短暂的角色扮演。
    俞桦点了点头,然后他继续说道:
    “听说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五分之一秒,但是有很大概率,那样的心动仅仅是因为当时的月光,月光才是两人真正的情人,罗朱的相恋或许也是这样。”
    “爸爸是不相信一见钟情吗。”
    “不完全是,我倒是觉得,有时候月光是指引,月光是爱人美好的一面。”
    яǒùωёń.мё(rouwen.me)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