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人人都爱大小姐 48

48

    48
    昨天两人做的时候外面天都黑了,虽然早就知道她美,但白天亲眼再见,孟长安竟是被美到失语,说不出话。
    毫无疑问,他渴望、迷恋宋早早的身体,被引诱的时候也毫无抵抗之力,可他嘴里吃着奶,还忍不住要去想宋早早说的话,自己的确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她这样出身的大小姐,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嫁给他这样的人?
    牛郎拿走织女的仙衣将她留下,王母娘娘尚且不肯成全,更何况他也不会去做令宋早早不高兴的事,如果她自己不愿意,孟长安不会逼她的。
    他满脑子都在胡思乱想,薄唇含着嫩嫩的小奶头,半晌,竟从这种意乱情迷中清醒过来,明明憋得脸色通红,身体微微颤抖,宋早早能感觉到他已经硬得不行了,但他居然抬起双手,将她的睡裙往下拉,遮掩住一室春光。
    宋早早低头看着他:“不想要?”
    孟长安没有骗她:“想。”
    随后声音愈发沙哑,大概是隐忍到了极点,“但是不能。”
    宋早早也不强迫他,她抬腿就从他身上下去,撇了下嘴:“老学究,假正经。”
    孟长安想解释自己并非如此,却又觉得说什么都很苍白,只憋得难受,又不敢再继续在这屋子里待,怕再待一会儿自己便要失控,仓皇起身道:“我去洗手间。”
    他陷入一种自厌的情绪中,脑海里有两个声音在说话,一个让他尽情享乐不要想太多,一个叫他冷静克制切勿一错再错。
    如果宋知青愿意跟他结婚,孟长安肯定不会胡思乱想,可理智上他知道不可能,他根本配不上宋知青,要是有了关系就得结婚,那、那他跟那种说不上媳妇就侮辱女同志的流氓有什么分别?
    夜里全部的甜蜜与羞涩,此时都化为苦闷与难过,早上车厢里没什么人,他快速走进洗手间,连自己纾解都没有,全靠着理智渐渐平复身体上的冲动,而后冷水洗脸,想起宋早早一人待在卧铺车厢,又赶紧回去。
    到了门口,本来想要推门而入,却又不知为何生出近乡情怯之感,手握上了门把却又松开,好一会才敲敲门:“宋知青,我进来了。”
    宋早早已经换好了衣服,看样子是不打算再继续睡觉,她瞥他一眼:“舍得回来了?”
    孟长安低着头没说话,“我去给你打水。”
    然后这一整个白天,孟长安都没有待在里面,一直坐在外头,他不敢走太远,担心宋早早一人害怕,或是有什么坏人过来,但他也不敢和她在那么狭窄的房间单独相处,昨晚的一幕又一幕清晰浮现在眼前,令孟长安坐立难安。
    相比较宋早早完全没有这么多顾虑,她该睡睡该吃吃,甚至都没有因为马上要到家而感到焦虑——有什么好焦虑的?就算要焦虑,该焦虑的也肯定不是她。
    值得庆幸的是火车没有晚点,而且幸运的是还有最后一班公交车,宋早早去到列车员那里把芝麻接回来,上车的时候列车员怕小狗到处跑乱拉乱尿,短暂没收,下车的时候宋早早又抱了回来,芝麻乖巧地趴在行李箱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宋早早感觉这小狗好像瘦了。
    火车站到大院,公交车得坐一个多小时,从底站开始都有座位,孟长安一直在往窗外看,这里就是首都!
    他生平第一次出远门就来了首都,只觉得到处都是鳞次栉比的大厦,马路也格外宽敞干净,就连路上的行人似乎气质都很不同,别说是北山村,就连县城也不配跟首都比,这样一看,北山村是多么的穷啊!
    这里的人不穿打补丁的衣服,大多数人都有自行车,甚至孟长安还看见了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这对大队长造成了视觉与思想上的巨大冲击,所以才说人要多出去走走,多看看外头的世界,那样的话就会发现,自己一直都在坐井观天。
    下车后,宋早早跺了跺脚,坐车坐得难受,她平时可是坐吉普都嫌弃的娇脾气。
    站台离大院还有距离,估摸着得走个二十分钟,宋早早不想走了。
    孟长安哄她:“我背你吧?”
    “你还拎着箱子呢,怎么背?”
    孟长安低头看箱子,芝麻正坐在上面跟他大眼瞪小眼,“那怎么办?你不是累了吗?”
    “早知道打个电话回去了。”大小姐咕哝一句,“真烦,都怪宋荣鹤。”
    从下火车到现在,孟长安至少听她骂了十几遍宋荣鹤,他忍不住问:“宋荣鹤是谁?你的……家人?”
    宋早早:“不,只是一头猪。”
    孟长安:……
    最后变成宋早早抱着芝麻坐在行李箱上,孟长安拉着行李箱走,好在地面平整,不像他们县城跟村子里的地坑坑洼洼,不然非把宋早早的屁股颠碎不可。
    在宋早早的指路下,他们顺利到达地点。
    大院外站岗的兵不认识孟长安,见他渐渐走近,都存了提防的心,谁知却看见宋早早从行李箱上跳下来,还伸了个懒腰:“啊!终于到了!”
    “宋小姐?!”
    没人不认识宋早早,“我这就通知老首长!宋小姐回来了!”
    “别!”宋早早出声制止,“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其他的不用你们操心。这人是我带回来的,可以放心。”
    说是这样说,该检查还是得检查,确认孟长安没有携带任何危险品后,他才被放行,如果说之前首都的街景令孟长安大开眼界,那么大院就让孟长安感到惶恐。
    他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所以难免紧张,而每个看到宋早早的人都激动又高兴,宋早早也一一跟他们打了招呼,其中好些个年轻的小伙子,对跟在宋早早身后的孟长安十分在意,眼神满是提防戒备,不过孟长安忙着胡思乱想,并没有注意到。
    宋家宅子坐落在最中间的位置,来开门的警卫员一看是宋早早,严肃的脸上立马就浮现出笑容,宋早早不让他出声,回头竖起一根食指,示意孟长安也保持安静,这才猫着腰偷偷溜进客厅,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正戴着老花镜搁那儿听评书看报,宋早早猛地从沙发背后扑上去捂住老头的眼睛,刻意压低声音,怪模怪样:“猜~猜~我~是~谁~”
    老花镜都被她弄掉了!
    老头儿大喜:“哎哟,爷爷的早宝儿!”
    宋早早松开手,从背后搂住爷爷,“我回来啦爷爷,你开不开心?”
    “开心,开心!”老爷子笑得见牙不见眼,连连点头,“你怎么回来的?啊?爷爷怎么都不知道?你没跟当地的人说一声,让他们通知我?哎哟,瘦了瘦了,这吃苦吃大了呀!待会儿让你白奶奶给你多做好吃的,好好补一补!”
    宋早早也想爷爷了,宋荣鹤很少在家,她是被爷爷跟白奶奶带大的,对他们的感情自然也和对别人不同。跟宋荣鹤生气跑那么远,其实她最后悔的就是让爷爷为自己担心。
    “谁呀,谁回来啦?是不是我们早早回来了?”
    一个头发盘在脑后,打理的十分整齐的老太太从厨房走出来,她是宋老爷子妻子的陪嫁丫鬟,一生没有嫁人,烧得一手好菜,尤其疼爱宋早早,把她当命根子疼,宋早早跟宋荣鹤赌气跑那么远,老太太没少抹眼泪。
    现在看见宋早早回来,那可真是高兴坏了!
    宋早早松开爷爷,扑进白奶奶怀里。
    白奶奶搂着她,一口一个心肝肉儿的叫,摸着她的小脸眼泪汪汪:“瘦成什么样了!脸都没肉了!是不是吃不好睡不好啊?我就说让你别走那么远,你要生气,把你爸赶走也就是了,哪能让你走呢……”
    直到宋早早被爷爷跟白奶奶揉了又揉,解了思念之苦,她才想起还有个孟长安要介绍。
    得知孟长安是北山村大队长,就是早早下乡所在的地方,还对早早很照顾,这回又亲自护送她回来,宋老爷子越看这个后生越顺眼:“不错不错,辛苦你了,早早很皮吧?”
    孟长安懂人情世故,情商很高,别看老爷子自己说孙女皮,可要孟长安敢附和,他老人家能立马变脸把他撵出去——什么玩意儿,敢说他们家早早坏话!
    白奶奶也笑眯眯看着孟长安,觉得这后生长得俊脾气也好,要是她年轻个叁十岁,指不定都要心动呢。
    反正对老太太来说,谁对早早好,她就喜欢谁。
    宋早早把芝麻从行李箱上抱下来:“白奶奶,你快看我养了只小狗。”
    “哎哟,还挺黑。”
    老爷子原本跟孟长安问话呢,问得青年紧张的要命,一听宋早早养了狗,立马扭头来看,说了这么一句。
    白奶奶道:“确实挺黑的。”
    不然能叫芝麻么?
    宋早早原本还想问老混蛋死没死,看爷爷跟白奶奶这样就知道,肯定没死,而且死不了,不然他们不能这么悠哉,爷爷还在听评书呢!
    于是她干脆不问了,先缠着白奶奶要吃要喝,像条小尾巴,跟着老太太进了厨房。
    剩下孟长安面对老爷子,更加紧张。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