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雪中春信 雪中春信 第12节

雪中春信 第12节

    一旁的素节听得嗔起来,“阿娘总爱替我打圆场,弄得人家以为我多愚顽似的。”
    肃柔自然也要说些客套话,笑道:“殿下言重了,县主天资聪颖,我不过示范过一遍,她就悟出了精髓,日后学成了彼此切磋,我也好有个伴。”
    长公主听她言辞,既自谦自矜,也会替人留有余地,这样的上佳人品,难怪令人念念不忘。
    反正人邀在了自己府上,感情大可通过一来一往的攀谈增进,长公主亲手替她斟了熟水,将面前的鲍螺滴酥往前推了推,和煦道:“这是我们府上做的,味道比潘楼的还要好些呢,请小娘子尝一尝。”
    素节大尽地主之谊,忙递了银匙过来,言之凿凿地说:“真的,我吃过潘楼的点心,外面的人都说好吃,我却觉得乳糖放得太多了,腻得慌。阿姐尝尝这个,我们府上的厨子,是我爹爹从临安请来的,手艺比潘楼强多了。”
    肃柔盛情难却,只好浅浅尝了一口,在素节期待的眼神里颔首,真挚地说:“果然。”
    长公主见她们相处融洽,摇着团扇感慨:“我们素节啊,看来是真的喜欢张娘子呢,以前从没见她对人这么温存过。”顿了顿又问,“小娘子出宫快半个月了,在家一切都还习惯吧?我昨日入禁中拜访圣人,回来遇见了郑娘子,看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据说小娘子出宫后,官家就再也没去过延嘉阁。郑娘子得知小娘子在我府上教习,话里话外满是懊恼,说小娘子是她的福星,后悔放小娘子出宫了。”
    第20章
    长公主说这话的时候,仔细留意着肃柔的神情,很想从那一眨眼、一低头里,窥出些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然而她似乎对这些话没有太多的感触,只是恬静的笑着,和声道:“郑娘子抬爱了,我是微末之人,哪里能配得上福星一说。早前在禁中伺候的时候,也不过尽我所能令修媛娘子舒心,修媛娘子念我年幼入宫,才准我回家和家人团聚的,这份恩情我一直铭记于心,从不敢忘。”
    这是以退为进的一种说辞,意思是既然放了恩典,就没有再收回的道理。帝王后苑,当有严明的规矩,后妃行止即是君恩,自然不能出尔反尔。
    然而这些话在长公主听来,却是有些为难的,她思忖了下又道:“郑娘子的话大可不去听她的,禁中那么多的贵人娘子,官家偏爱谁都可以,花儿还无百日红呢,何况是她。不过我见了圣人,圣人也同我说起你,说那时郑娘子放你出宫,连小殿直都知都蒙在鼓里,这郑娘子办事实在荒唐,惹得圣人也老大的不高兴。圣人说,前朝定下令尊配享太庙,你的身份也与往日大大不同,原本是要抬举你的,结果手令不如郑娘子的口令快,等到圣人要召见你的时候,你已经出宫了。”
    长公主脸上带着遗憾的笑,可是这笑,却让肃柔不寒而栗。
    既然已经出宫了,现在旧事重提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果真要重新召她入宫吗?一个人如果已经灰了心,认命地打算烂在一个地方,那么长久困在那里,也感觉不到痛苦。可若是有心让你吸上一口气,让你看见生的希望,再重新把你按回水底,那真是过于残忍的一件事,不是对功臣后人的恩恤,而是一种迫害了。
    暗暗吸上一口气,背后起了一层热汗,热气暾暾地从领口翻涌上来。心潮澎湃,却不能乱了方寸,肃柔只好堆砌起一点笑,迂回道:“朝廷对父亲的嘉奖,那是父亲的功勋,我何德何能,敢受父亲这样的庇荫。圣人的厚爱,我心中很是感激,但家中祖母年迈了,父亲这些年不能侍奉祖母膝下,我若是能为父亲尽孝,也能安慰父亲在天之灵。”
    她说话滴水不漏,看着很谦和,却连一点空子都不让人钻。长公主听罢,口干舌燥得很,低头喝了半盏熟水,碍于受人之托,只好再勉力游说,“我听说令尊后来又续弦了一位夫人,那位夫人生了一对双生,其实就算小娘子不在家,弟妹们也可替你父亲尽孝。我是想着,你在禁中长大,如今忽而回来,怕是多少有些不便。我和素节一样喜欢你,倘或你愿意,我再替你斡旋斡旋,重入禁中也不是难事。当然了,如今再进宫,可不是去做什么小殿直了,直封个才人美人也不为过。家中能出一位内命妇,对阖家来说都是荣耀,不单你自己日后享福,连姐妹们的婚事也会水涨船高。要是能得官家宠爱,那就愈发好了,连家中兄弟仕途也会有帮衬……你瞧,这种机会求都求不来,小娘子可别平白错过了。”
    肃柔不置可否,她听得懂长公主的意思,就是牺牲一个自己,换来全家都受益。可是家里已经出了一个尚柔了,难道自己也要去学她的舍身成仁吗?她自觉恐怕没有那么伟大的情操,既然已经出了宫,就再也没有重返禁中的勇气了。
    但长公主为什么会对她说这番话呢,难道请她过府教习,就是为了探她的口风吗?奇怪,自己明明是个无足轻重的人,怎么能引得皇亲国戚费这样的周章?思来想去,大约是长公主想在禁中培植自己贴心的人吧,现在的贵人娘子们都不易拉拢,若是能得一个不忘初心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长公主见她不说话,看了素节一眼,素节自顾自说:“我知道,阿姐一定是在禁中多年,呆怕了。好好的贵女,干了十年伺候人的买卖。”
    长公主原本想让她帮着说合说合,谁知道那丫头帮倒忙,便也不指望她了。关于禁中多年,为什么只是个小殿直,长公主也有一说,“原本张娘子这样的功臣之后,是不应当在禁中做内人的,还是当初太后走得匆忙,小娘子又不在宫人之列,内侍省报名单的时候将娘子遗漏了,这才委屈娘子这些年一直是个散职。昨日圣人也同我说呢,怪自己不周全,若是早早知道了,也不至于让小娘子埋没在宫人堆儿里。”
    所以最可怕就是两头不沾边,谁也不来安排你。不过肃柔也看得明白,早些年确实没人在意她,但后来升了小殿直,圣人不可能不知情。不过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官家若看上了就提拔,看不上,让她一辈子伺候那些贵人娘子也没什么。唯一没想到的是十二年后她父亲升祔了太庙,便急急发现了她,结果郑修媛又抢先一步把她放出宫了,这才有了今天这些闲篇。
    肃柔掖着袖子,微微欠了欠身,“多谢长公主殿下的一片美意,也感念圣人厚待功臣家眷的心,但我既然已经出宫了,若是再回去,怕会给圣人招来非议。毕竟宫人放归是天恩浩荡,今日施恩,明日又收回成命,那么禁中的森严规矩也就成了儿戏了。”她含蓄地微微一笑,“因此我不是不想回,是不能回啊,还请长公主殿下见谅。”
    好了,这回是连嘴都堵上了,长公主不由泄气,什么“不能回”,不过是托词罢了,终究还是不想回。
    肃柔呢,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转过头看了看外面天色道:“殿下,时候不早了,今日我就先告退了。”
    “哦……”长公主迟迟应了声,复又转了个话锋,笑道,“先前那些话,不过是我的一点愚见,小娘子别往心里去。眼看着要晌午了,小娘子就在这里用饭吧,我叫厨上做几个拿手的菜来。”
    素节希冀地拽了拽她的袖子,“阿姐,留下吃个便饭吧!”
    但肃柔还是摇头,笑道:“今日是头一次给县主演示插花,家下祖母势必担心我能不能胜任,一直在家盼着我呢。多谢殿下盛情,等日后我再叨扰吧。”
    她执意要走,长公主也不便挽留,便道好,吩咐素节:“你送张娘子出去吧。”复又对肃柔道,“今日辛苦娘子,明日花材咱们自己预备。请娘子过府教习,竟让娘子破费,实在是我们的不周。”
    这些倒是小事,肃柔又说两句客套话,方从内院退出来。
    素节领了命送肃柔,路上还怕肃柔不高兴,眼巴巴地问:“我阿娘那些话,让阿姐反感了吗?明日你还会来吗?”
    这样的权贵之家,等闲是不能慢待的,肃柔说来啊,“明日插花,后日制香。夏至的丸香窨藏起来,等立冬拿出来用,时候正好。”不过也有心从素节口中探听些什么,偏头问,“先前你一口咬定我将来必会大富大贵,就是因为这个吧?”
    素节心头一跳,这种事当然不能承认,承认了岂不是变成蓄谋了吗。于是连连摆手,“不不不,阿姐千万不要误会,我说你将来大富大贵,是因为……因为我会相面。况且阿姐是清流门第出身,自身品性又高洁,这样的人难道不配入公侯之家,做当家的主母吗?”说完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往前一指,“那是阿姐家的马车吧?”
    肃柔顺着她的指引望过去,正要点头,才发现那辆马车陌生,并不是张家的。
    雀蓝咦了声,纳罕道:“先前在孙羊正店买了花,我就让四儿把车停在街对面,等着咱们的呀。”
    可是自家的车确确实实不在,出得大门四下张望,公府对面除了那一辆,就没有旁的了。肃柔有些无奈,对雀蓝说:“反正离得不算多远,咱们走回去吧。”
    话音才落,就听见素节叫了声“阿叔”。循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见马车边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个人来,穿着玄色的襕袍,腰上束着玉带。因是王爵,那膝襕层叠绣有饕餮和云气纹,光天化日之下金银丝相交,绽放出跳跃的碎芒。
    又是赫连颂,果然是住得太近的缘故吗,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过要说涵养,人家是绝对无可挑剔的,不会有意唐突,对素节笑了笑,然后向肃柔颔首致意。
    肃柔虽然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但遇上了也没办法,只好欠身回礼,复对素节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多谢县主相送。”
    可正要下台阶,却听赫连颂说:“贵府马车的车辖脱落,折在西榆林巷了,若是小娘子不嫌弃,就乘我的马车吧。”
    所谓的车辖,是固定车轮的一根销钉,就如钥匙般一车一辖,丢了不容易找回来。折在西榆林巷了,看来从孙羊正店过来,没走多远就不能动了。这样大热的天,日头不像来时温和,热辣辣地高悬在头顶,林荫下行走倒还好,若是没有遮挡,那暴晒之下可够人喝一壶的。
    肃柔是不爱晒太阳,但更不想和这位嗣王打交道,便客气地婉拒了,“多谢王爷,我正好去瓦市采买些东西,慢慢走回去就行了,不敢劳烦王爷。”
    边上的素节听了,自然不能让女师就这样回去,拦住了道:“这里距离贵宅好几里远呢,走要走到什么时候!要不阿姐少待片刻,我让我们府里的马车送你回去。”
    有现成的不坐,偏要麻烦人家重新套车,这样未免太小家子气了。肃柔说不必,“其实不算多远……”
    素节说那不行,扬声就要吩咐门内,肃柔没办法,回身看了看赫连颂,只得松口,“那就劳烦王爷了。”
    第21章
    赫连颂道好,比了比手,请她上车。王爵的车辇比起寻常家用的香根车要宽绰许多,车里铺着细细的簟子,车门前挂着个镂空鎏金香球,那香球里燃着香,随风幽幽地飘散出来,是读书人常用的窗前省读香。
    王公贵族不用金香,不用内府降真香,却用这种醒神的香,说来也有些奇怪。马车慢慢向前,那香风迎面而来,让人想起春日里经过资善堂前,书室隐约漫溢出来的馥郁味道。
    说起资善堂,难免又忆起禁中,刚才长公主的一席话反复在她心头研磨,她不知道究竟只是随口一提,还是背后别有深意,反正不敢细想,想起来就烦恼得很。还有前面骑马引路的赫连颂,明明不想见的人,却一次次出现在面前,还令她忌惮身份不得不应付,所以人活于世,真是处处都有不顺意。
    赫连颂当然也知道她并不待见自己,本想回头,到底按捺住了。他放眼望向前面熙攘的人群,扬声说:“小娘子不必有所顾忌,我只是顺路经过公府门前,正巧送小娘子一程罢了。”
    是啊,离得这么近,往后碰巧的机会只怕多了。
    肃柔知道他是有心想为张家人做些什么,但这样琐碎的亲近,其实大可不必。还有一桩,她实在按捺不住好奇,便开口问他:“王爷公务不忙吗?听说现任四军都指挥使,难道不用坐镇军中?”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大概是想探明他的作息,以便精准地避让开吧!
    前面的人淡然应了声:“天下太平,军中除了按时操练和轮班戍守,并不需要时时坐镇。”
    难怪日日回家,常有不期而遇。
    肃柔的想法是井水不犯河水最好,如果他能不出现在自己面前,就是对爹爹最大的报答了。但不能直截了当说不想看见他,人情还是得留一线的,便诚恳道:“王爷,今日多谢你相送,我也知道王爷的所思所想,但你不该为少年时候的疏忽自责一辈子。王爷还有更要紧的大事要做,张家人如今过得也很好……”
    结果他忽然接了口,“张娘子还打算进宫吗?”
    肃柔愣住了,一时和雀蓝面面相觑,“王爷为何有此一问?”
    马背上的人沉默着,没有回答。
    肃柔向前望去,那人信马由缰,一副从容之姿,雪白的中单领缘勾勒出肩颈利落的线条,这样有些桀骜的人,要是换作平时,应当是个不爱多管闲事的吧!可是眼下形势逼人,她必须弄明白里头的原委,有了提防,才好早做打算。
    “王爷……”她又唤了声,好言好语道,“是不是朝中有人提起张氏后人,提起了我?这件事于我要紧得很,还望王爷知无不言。”
    他的回答依旧模棱两可,反倒来问她:“如果有人奏请褒奖小娘子,小娘子会怎么样呢?”
    果然猜得没错,想必言官们愤愤不平,要为功臣之女十年的禁中生涯讨要个公道了。然而自己是半点也不想要所谓的褒奖,郑修媛当初准她出宫,本来就是先斩后奏悄悄行事,如今弄得连皇后都知道她了,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她叹了口气,“是因为入庙仪上我为爹爹捧灵,走到人前来,被言官们看见了……”
    前面的人终于回了回头,看见车内人怅然若失,视线在她脸上略一流转,复又调开了,悠闲地摇着马鞭道:“小娘子果然聪明,确实猜着了几分,但也不尽然……总之小娘子若是不愿意重入禁中,就多加留意吧。”
    可这种事是多加留意就能避免的吗,雀蓝见她忧心忡忡,细声道:“小娘子还是得想想办法……”一面向前递了递眼色,意思是让她求得赫连颂的帮助。
    肃柔摇头,人家提醒你,已经是尽了人事了,剩下的只有听天命,恐怕没人能帮得上忙。
    马车缓缓经过瓦市,再往前不多远,就到旧曹门街了,赫连颂下马后原本要来接应的,但见她由女使搀下了马车,自己便让到了一旁。
    肃柔再三向他道谢,“今日麻烦王爷了,这样热的天,偏劳王爷专程跑一趟。”
    赫连颂寥寥牵了下唇角,“不过举手之劳,小娘子别客气。我先前同你说的话,还请仔细斟酌。上回的承诺也依然有效,若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只管来找我。”
    肃柔道好,本想就此别过,但又觉得礼不周全,便客气地说了句:“王爷可要入内小坐?吃杯茶再走吧。”
    心里是担心的,怕他顺水推舟应了,自己还要继续和他周旋。他呢,没有立时回答,不说好,也不说不好,低着头若有所思,闹得肃柔的心都杳杳提了起来。
    想必她的故作镇定被他看穿了吧,他忽然一笑,说不必了,“今日匆忙,等下次具了拜帖,再来贵府上叨扰。”
    肃柔总算松了口气,虽然那一笑颇有风流蕴藉,但也并未让她对他有任何改观,不过礼貌地微颔首,转身便和雀蓝迈进了府门。
    走了不多远,雀蓝回首张望,轻声道:“嗣王走了……”
    肃柔点了点头,两个人刚迈上长廊,迎面遇见了驾车的四儿,他快步迎上来叉手,“还好二娘子回来了,小人正打算上西鸡儿巷瞧瞧去呢。”
    雀蓝见了他,气不打一处来,“你就是这么当差的,车坏了,不知道回来重换一辆?一个大活人,难道给钉在车轮子上,走不脱了吗?”
    四儿很委屈的样子,辩解着:“二娘子千万别动怒,雀蓝姐姐也消消气,原本小人是要回来换车的,路上不是遇见了嗣王吗。那位嗣王说他有车,可以送二娘子回来,小人不敢答应,说接送二娘子是小人的差事,结果他身边长随把眼一瞪,牛眼那么老大,说嗣王的话敢不听,就要请我吃斗大的拳头。”说着瓢了下嘴,欲哭无泪道,“人家到底是王爵,小人不敢得罪,只好先去修车了。好在二娘子无惊无险回来了,要不然小人就是万死的罪过,没法和家主交待。”
    “你也知道不好交待!”雀蓝啐了他一口,“多少事就是因你这种糊涂虫坏的,二娘子这是平安到家了,让你捡着一条命,要是有个长短,你离死就不远了!”
    “是是是……”四儿一迭声道,“往后小人再也不敢了,就是拿脑袋当车轮子,也把二娘子驮回家。”
    肃柔没心思追究,只说算了,快步往后院去了。
    四儿却还是想不明白,挠着后脑勺嘀咕:“这车辖昨日刚紧过,怎么说掉就掉了呢……”
    那厢肃柔进了岁华园,先春正在廊庑底下吩咐女使搬花盆,见她进来忙纳了个福说:“二娘子回来了?”一面向上房内望了眼,“大郎主来了,正在里头和老太太说话呢。”
    肃柔迟疑了下,既然大伯父在和祖母议事,自己不便进去,正打算过会儿再来,却听次春在门上唤了声二娘子,“老太太传二娘子进来说话。”
    她哦了声,心里有了些不好的预感,料想这件事恐怕不必她来说,祖母已经得了消息了。
    果然一进门,就见祖母正和大伯促膝说话,见她进来,低落地道一声“肃柔回来了”,指了指边上的圈椅,“坐吧。”
    肃柔看伯父神色也凝重,心头不由发沉,行过礼后敛裙坐下,小心翼翼道:“伯父今日回来得比往常早。”
    张矩嗯了声,抬眼看了看她,“去温国公府上教习,一切都顺利吧?”
    肃柔说是,“一切顺利。”复觑觑太夫人,轻声道,“祖母怎么了?可是遇上什么事了吗?”
    太夫人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略沉吟了下方道:“你伯父回来,带回一个消息,谏议大夫今早在朝堂上向官家谏言,理应厚待功臣之后。说你在禁中多年,充当宫人本就是谬误,为了彰显天恩,请官家册封郡君,收回放归的成命。”
    虽然早就有了准备,但真正亲耳听见,还是让肃柔恍了好一会儿的神。
    太夫人见她不说话,脸色也隐隐发白,忙好言安抚着:“肃儿,你先不要着急,事情还未定准,未必没有转机。”
    张矩也来宽她的怀,只道:“这是谏议大夫的谏言,官家可以采纳,也可以置之不理。我今日看官家神色,好像并没有恩准的意思,毕竟禁中条律严明,不可儿戏……再说,当初放归是郑修媛定夺的,郑修媛的祖父是三朝元老,多少还需顾及一下郑修媛的脸面。”
    其实这些都是长辈对她的垂怜,肃柔心里很明白。可是怎么办呢,总不能哭哭啼啼,惹得长辈们担心,便道:“我今日在长公主府上,长公主也和我提及了回宫的事,当时我就觉得有些莫名,现在想想,郑修媛是背着人把我放出宫的,若是禁中追究,也无可厚非。祖母和伯父不用担心我,暂且只是言官奏请,到底怎么样,还需听官家的意思,我心里并不着急。就算最后还是要回去,对全家来说未必是坏事,请祖母和伯父稍安勿躁。”
    她说这番话,倒让张矩有些心酸起来。
    家里的女孩子,都是个顶个的懂事,尚柔在婆家不顺心,为了兄弟姐妹的前程咬牙硬熬着,到了肃柔这里,也是一样。十多年的青春荒废在深宫,好不容易出来了,又要被重新召回去,那回光返照般短暂的喜悦,愈发让人伤心。这一回宫,位分自然是有着落的,但宫中生活又会如何呢?官家后宫娘子众多,得不得宠也是天差地别,还要每日经受倾轧……单是这样想想,简直不比尚柔强多少。至少尚柔受了委屈还能回娘家,肃柔呢,只能望着四四方方的天,哀叹命运不公吧!
    - 新御书屋
    --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推倒娱乐圈 (NPH)长日光阴(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