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雪中春信 雪中春信 第29节

雪中春信 第29节

    “男女之间的感情有变,不算什么奇事,否则世上就没有那么多怨偶了……”肃柔反驳,其实自己也知道,不过自我安慰罢了。顿了顿丧气道,“不瞒王爷,我现在很后悔,当初不该出此下策。”
    赫连颂将手里的酒壶放在石桌上,击起一声脆响,垂眼道:“不是下策,是万全之策。当时小娘子除了这条路,确实没有旁的路可走,我也是实心为了替小娘子解困,才与留台商定登门提亲的。这样,你暂且不要想那么多,反正还有时间,大可再来看看我这个人。我想着,若是你能放下前怨,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也算得郎子的上佳人选。”他说完,展开折扇无奈地笑了笑,“你不知道,上回杨楼宴饮是应我一个旧友相邀,他们请得上京有名的行首唱曲,宴后行首向我示好,我婉拒了,如今上京人人说我惧内,我也难办得很呢。”
    肃柔心下惨然,发现自己之前把定亲退亲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原先是打算勉强支撑半年,等官家渐渐淡忘了,就可以私下把亲事退了,谁知杭太傅请期提出的是九月初六,原本半年的事要赶在三个月内解决,这不是逼人上梁山吗。
    今日居然提出要假戏真做,愈发让她怀疑,事先他是抱着怎样的目的,毛遂自荐来定亲的。
    抬眼望望他,他一脸真挚模样,仿佛把他和处心积虑联系在一起,有些辱没了他,可是心里种种疑虑又有谁能来解答呢。最后千言万语都凝固在他殷勤的劝吃劝喝中,一顿拨霞供吃完,还有杏酪和冰雪冷元子,肃柔一面心事重重,一面竟吃了个满饱,最后也没能和他商议出个所以然来,糊里糊涂地入席,糊里糊涂地又离了席。
    明月东升,今晚月色如练,照得满院清亮。就算是消食吧,赫连颂不紧不慢地在园中转了一圈,“明日等课业结束,我让人在东南角挖个小池子磊上卵石,可以养上锦鲤和鸭子,既赏心悦目,又能聚财。
    肃柔说不必了,“现在这样很好,王爷要是想兴土木,就等契约期满后吧。”
    他微微蹙了一下眉,“小娘子就是和我太见外了。”
    肃柔拱眉微笑,嘴上没好说,心下暗道,和你见外不是应当的吗。
    只愁交集太多,今日在酒楼遇上,明日又来看房子,甩都甩不脱。其实她也不是糊涂人,哪里能感觉不出他的心思。年轻男女之间谁对谁青眼,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无奈彼此之间有鸿沟,那些小心思全是枉然。
    他在前面怡然走着,肃柔看向那个背影,心里有些话想说,却又犹豫再三,有些说不出口。
    但论脸皮方面,赫连颂永远更胜一筹,他几乎毫无障碍地叮嘱肃柔:“王家太夫人这阵子正给王提举说合亲事,小娘子为了避嫌,万要和王家保持距离才好。再者退亲的事千万别再提起了,我知道你是不愿意过多麻烦我,但你目下急着退亲,不是在帮我,是置我于水火之中,我与官家十来年的交情,恐怕也要因小娘子而葬送了。”说完很温情地冲她笑了笑,表示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肃柔被他唬得发愣,忍了半晌道:“你对这桩亲事到底是什么打算?现在没有外人,只有你我,你把心里话告诉我,也好让我有个底。”
    他回头望了她一眼,天顶明月照着那张儒雅的脸,此时的眉目都是含情的,回过身来说:“我这人有个毛病,鼓点越是打得急,我越是要让那些看戏的人失望。不是都说你我是假定亲吗,只要我们真成亲,这个谣言就不攻自破了。小娘子有没有这个兴致,同我一起让那些人闭上嘴?将来总有一日我会回到陇右的,届时我想带你去看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带你走一回岳父大人征战过的热土……而小娘子,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第41章
    他的那双眼,真是会说话的一双眼,定定望住你,就会让你真切体会到他的诚意。眼前这人就算再清醒,也终究是个小姑娘,连教坊那些见多识广的行首都抗拒不了他的魅力,更别提区区一个张肃柔了。
    赫连颂满怀希冀,好整以暇等了半晌,等她娇羞闪躲,等她小鹿乱撞,甚至很有心地试图在月下看出她的脸红来,结果并没有。
    她直撅撅地回了一句:“不愿意。”
    一口气噎在喉头,让他咽都咽不下去,他错愕地说:“小娘子就这样拒绝了,不再考虑一下吗?”
    也许他一贯胸有成竹,太过自信了,因此听见她这么回答,呆滞的表情挂在那张脸上,堪称蠢相。肃柔不吃他那一套,很真诚地告诉他:“若是想看边陲风光,我可以自己去,想走我爹爹征战过的热土,我也可以自己上路,并不需要跟着王爷一起。你说外面到处传闻你我是假定亲,我并没有听说,如果真有,也请王爷彻查一番,是否是贵府上走漏的消息,毕竟欺君之罪张家担不起,不光我的至亲,就连家中的狗,我也能下保。”
    所以谈话又陷入了僵局,好好的,连狗都拉扯进来了。
    虽然他所谓的风言风语是他有意讹她的,但由她的反应可以看出,她确实从未想过和他发生些什么,比如假戏真唱,双宿双栖什么的。这样下去如何是好呢,诱哄过后没有成效,最后也只剩下一个拖字决,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思及此,他也坦然了,慢慢点头说好,“小娘子有自己的打算,我也不强逼你,但目下就觉得难关已过,未免太乐观了。再等一阵子吧,看看风向怎么样,谣言已起,压是压不下来的,往后我多往你这里走动走动,比找人辟谣更好。”
    肃柔哑然,往后还要多走动,这话实在让她笑不出来。
    她为难地说:“这里是女学,王爷常来恐怕不方便。”
    “那我明日去府上拜访祖母吧,自那日提亲过后,我就再也没有登过贵府大门,现在想想失礼得很。”他说完,很周全地笑了笑,又道,“今日叨扰了小娘子半晌,一直拖延到这个时候,恐怕小娘子路上不安全。反正我顺路,正好送小娘子一程……”言罢便吩咐竹柏,“让外面预备起来,这就回去了。”
    他自说自话,一个人全安排完了,肃柔要反对,居然发现反对无门。
    “王爷其实不必……”
    他轻描淡写地翻了篇,“小娘子别忘了要辟谣啊。纵是男女感情日渐变淡,也得有个过程,定完亲就老死不相往来,实在说不过去。”
    肃柔无话可说,只得妥协,看着他有序地安排仆从收拾庭院、准备车马,一时有些闹不清究竟自己是客,还是他反客为主了。
    但在赫连颂看来,只要有男人在场,一应杂事都应当男人料理,女人只要舒舒坦坦登车,摇着团扇回家就是了。
    明月高悬,他含笑看着女使将她搀上车,感慨她一低身一弯腰的姿态,都透着娴静美好。
    肃柔呢,坐在马车内五味杂陈,雀蓝轻轻唤了声“小娘子”,她颓丧地摇摇头,心里的一团乱麻,也不便和她细说。
    忽然听见车围上传来笃笃的敲击声,她推窗往外看,窗外的人递了个东西进来,就着车前高挑的灯笼打量,是个杖头傀儡,做得活灵活现,眯着眼,咧着一张大嘴,这面貌,和她现在的心境有几分相似。
    雀蓝捂嘴嗤地笑了声,压着嗓子道:“这位嗣王真是个有趣的人。”
    有趣么?肃柔不置可否,撇着嘴将这杖头傀儡交给了雀蓝。
    不一会儿又有敲击声传来,窗口运进一枝罗帛脱蜡像生花,好大的荷叶和荷花,比她的脸还要大。
    肃柔简直惊讶,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些东西,看来那个在外待命的小厮,这半日没有闲着。
    将花递给了雀蓝,她闭上眼开始念《清静经》,刚念了两句,窗口又有东西送进来,这回是一枝十色花花糖,小棍儿顶上顶着牡丹,糖稀凝固后色泽油亮,把花中之王的娇俏勾勒得惟妙惟肖。
    肃柔无奈地看着这朵花糖,忍不住隔着窗户往外喊:“你开了杂货铺子吗,哪里来的这些物件!”
    信马由缰的赫连颂甚是自得,“我知道你们姑娘家喜欢这些东西,我让小厮采买去的。”
    肃柔低头看看这些莫名其妙的玩意儿,愈发相信这人没和女孩子打过交道了,什么八竿子打不到的物件,送像生花和花花糖就算了,这杖头傀儡又是什么意思!
    然而还没结束,窗口后来又陆续递进了一柄异色影花扇、一盒胭脂,甚至一把雕着美人首的象牙鞋拔子。肃柔难耐地朝门上张望,对抱了满怀东西的雀蓝抱怨:“怎么还没到家啊!”
    今日回家的路显得出奇漫长,这赫连颂是属百宝箱的,原本她只是觉得他对爹爹的死有责任,现在几乎可以断定了,他是她前世修来的仇人。
    眼梢瞥见又有东西递进来,她抢先一步关上了窗户,向前望,终于马车进了旧曹门街,已经能看见屋檐下悬挂的灯笼,和门前踮足眺望的婆子了。看看雀蓝怀里的零碎,这一路简直像个奇遇,下车的时候头昏脑胀,还是她回身搀扶的雀蓝。
    赫连颂依旧言笑晏晏,下马对肃柔道:“小娘子回去,代我先向祖母问安。”
    肃柔没应他,指了指雀蓝怀里的这些东西道:“王爷都拿回去吧,我无功不受禄,不能领受王爷好意。”
    赫连颂却朗声一笑,“都是些小玩意儿,送给妹妹们玩儿吧。”说着把刚才没送出的妆盒堆在了雀蓝怀里,堪堪把她的脸遮住,一面拱了拱手,“时候不早了,小娘子进去吧,我告辞了。”
    肃柔就这么眼巴巴看着他上马,扬了扬鞭潇洒而去,留下她和前来接应的婆子面面相觑,婆子看了看雀蓝的满怀琳琅,啧啧赞叹着:“二娘子的郎子真是有心。”
    在不知情的人眼里,这样的郎子确实算得上称意了,但在肃柔看来却头疼得很。
    拖着疲惫的步子回到千堆雪,打发蕉月上岁华园报个平安,今日时候不早,就不过去了,等明早再上祖母跟前请安。
    洗漱妥当早早上了睡榻,躺在那里也发愁。今日是六月二十八了,算一算时候,余下只有二月余,时间过起来怎么那么快!自己近来筹备女学,真把日子过忘了,幸好赫连颂今晚来了一趟,要不然婚期转眼即至,她还没回过神来,就当真要出阁了。
    ***
    御街是上京主干道,禁止一切车马狂奔,因此赫连颂返程时候悠然牵着马,很愿意在月色下走上一程。
    竹柏亦步亦趋跟在他身旁,作为郎主最忠心的小厮,常有灵光一闪的时候,很真挚地表示:“小人有个好主意,为了杜绝张娘子退亲,郎主可以躲到城外军营中去,躲上两个月,等婚期到了再回城。郎主想,他们找不见郎主的人,家里又没有家主长辈,退亲的事就无从谈起,总不好和乌嬷嬷协商吧!郎主就躲着,连朝都不上,咱们家照常筹备起来,等正日子到了郎主再回来,到时候披红挂绿上张家接人去。张家这样大族大户要脸面,没有当日悔婚的道理,如此一来,郎主不就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了吗!”
    听听这话,好像说得很在理,然而真的可行吗?
    赫连颂瞥了他一眼,“你的脑子怎么忽然灵便起来了?”
    竹柏觉得郎主大概是采纳他的建议了,摇头晃脑说:“哪里哪里,都是郎主教导得好,我可是郎主的心腹。”
    赫连颂哂笑了一声,“是心腹大患吧!”
    竹柏起先还得意,听完笑容僵在了脸上,讷讷挠着头皮道:“这个主意不好吗……明明很万全。”
    那是他想得过于简单了,赫连颂道:“你不了解张娘子,外柔内刚的人,哪里那么容易屈服,我要真是这么做了,只怕她一辈子都不会给我好脸色看。到时候她会怪我害了她爹爹,又来坑害她,那这日子……过得不会舒心。对付这样的人,强攻不得,就得智取,譬如今日这样,使出水磨功夫……”
    “郎主是说送她那些小物?”竹柏显得很茫然,“我看张娘子的脸色,好像并不喜欢。”
    赫连颂一窒,蹙眉啧了声道:“你懂什么,她脸上不高兴,心里喜欢着呢。不过光是这样还不够,先前打趣和她说的那些话,恐怕要实行起来了。让人去街头巷尾宣扬,就说两家是假定亲,张家有所顾忌,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九月初六日……就算硬拖,也要拖到那时候。”
    竹柏应了声是,但又迟疑起来,“这件事闹得太大,怕官家面上过不去啊。”
    这个倒不必担心,他负手慢慢走在香糕砖路面上,星月皎皎,照亮他的前路,先前的戏谑也收敛了起来,蹙眉沉吟着:“明日,得去艮岳见一见官家。”
    因近来酷暑难当,单日上朝的惯例也有所更改,变成了三日一视朝。官家不临朝的时候,都在艮岳避暑,他第二日恰好有闲暇,便北上艮岳,进了山中的八仙馆。
    艮岳掇石成山,精妙自然非天然山水能比,人在山中行来,雾气缭绕大觉凉快。从一处嶙峋的甬道直往前走,就是官家用来教授皇子们读书习学的八仙馆。这书馆外方内圆,形如半月,整面山墙都是用半透明的岫玉制成,因此能够照进朦胧天光,皇子们在底下读书习字,光线正好,既不显得幽暗,也不会过于刺眼。
    他登上平台的时候,抬眼便见那个穿着素色深衣的人在书桌前踱步,当今官家有三子二女,最大的皇子已经七岁,小的两个也开蒙了,平日由太傅授课之余,官家也常亲自考问课业。
    今日背《清诫》,稚嫩的童音在堂上回荡:“天长而地久,人生则不然。又不养以福,使全其寿年。”
    二皇子背得磕磕巴巴,“酒色要我命,思虑害我病……”
    官家的戒尺敲在了他面前的书桌上,“是饮酒病我性,思虑害我神。你每日都是这样胡扯,再不好好念书,看爹爹捶不捶你。”说完见来人站在了门前遥遥行礼,便微一颔首,复又吩咐,“好生给我背诵,过会儿我还要来问的。”把皇子们唬得噤若寒蝉,也不再说旁的了,负手走出了八仙馆。
    外面山风习习,广袖在风中轻摇,官家漫步到了赫连颂面前,看他灰心丧气的模样,就知道他又出师不利了。
    “你这情路,坎坷得很呢。”官家往碧洗台方向指了指,“上那里去吧,我的鱼竿支了半日,饵料大概已经被吃光了。”
    所谓的碧洗台,是离八仙馆不远的一处邻水露台,平时专用来赏鱼垂钓。当然池子里的鱼,大多是观赏用的锦鲤,官家钓鱼不为吃,只是享受这个过程,若是钓到了,摘下来重新放回水里,这种做法对鱼来说,也不知是慈悲还是残忍。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上露台,那里有简单的两张胡床,各自坐了下来,官家挑起鱼竿看了看钩子,果然上面空空如也,也不知那鱼是怎么把饵料叼走的。
    赫连颂将边上的料盒递了过来,颓然道:“上回我不是与您说了么,她在杨楼和王攀见了面,昨日我去了园探了探她的口风,对于王家她倒是没什么想法,但心里总是惦记着要退亲,就算我说了想要迎娶她,她也照旧没有改变想法。”
    官家捏了一团饵料穿在鱼钩上,重新架起了鱼竿,“你们之间隔着张侍中,她要是就此欢天喜地嫁给你,也不配为人子女了。”顿了顿问,“如今你打算怎么办呢?”
    一旁的人望向平静的湖面,微微眯起了眼,“世道险恶,我不能放心把她交给别人。张侍中对我有恩,我要报恩。”
    官家笑了笑,这人果真还像小时候一样执着,心里想做什么,便一定要做到。
    两个人之间的友谊存续了十二年,当初他从遥远的陇右来,身上凝聚着野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彼时官家还是文弱的太子,两个人在校场相见,交手的时候人家半点也不怵他的身份,说话间就把他撂倒了。后来一起读书,一起习武,彼此相伴度过了年少的时光。在官家的记忆里,赫连从来没有为任何事烦恼,即便以质子的身份在上京生活,他也照样怡然自得。唯独求娶张肃柔,让他费了好大的工夫,甚至不惜动用了世上最大的助力,来增加自己的胜算。
    然而勉勉强强定了亲,后面还有许多的不尽如人意,其实那日太庙仪后他来找自己,别别扭扭说明了想法,当时他就十分震惊。张肃柔么……也是,这样的姑娘若是落了人眼,应当没有不喜欢她的。但对于赫连,还是报恩大于喜欢,也许在日渐相处中生出了些真感情,当然那也是后话了。
    好像有鱼咬钩,官家牵动了下鱼线,原来是虚晃一枪,池子里的鱼如今都变聪明了,不再像之前有饵就吃。
    他将鱼竿放回原处,转头问他:“若是她果然一心不肯嫁你,你还要继续坚持吗?侍中配享太庙、张家兄弟的升迁,你都尽了不少力,这样还不够吗?”
    赫连颂惨然一笑,那笑容在官家眼里是难得一见的落寞。
    “一条人命呢,哪里够。”他盘弄着手里的饵料盒子道,“人不能行差踏错,走错了一步就后悔终身。我现在没有什么能报答张家的了,只有我这个人,倘或张娘子要,就全给她。”
    官家失笑,他倒是一向对自己有信心。
    赫连颂转头望过来,“官家,我已经让人对外宣扬张家要退亲的消息了,还请官家为我周全。”
    官家哦了声,“又有用得上我的时候了。”
    赫连颂讪讪笑了笑,“官家是办大事的人,竟为我的婚事这样操心,臣实在愧对官家。”
    官家唇角挂着浅淡的笑,喃喃说:“你总是不成亲,弄得那些朝中大员惶惶不可终日,担心你会看上人家的爱女,将来要将人带到边陲去。前阵子听说你终于定亲了,我看那些人的脸色都变红润了,可见你在那些人眼里,是何等的洪水猛兽。不过你这样相准了张娘子,果真成亲了,要让她背井离乡跟你去陇右吗?”
    他沉默了下,轻吁口气道:“成亲后总是希望妻子在身边的,但她若眷恋上京,等有了孩子,大可在上京住上两年,我再接他们回陇右。”
    这算是很长远的考虑了,八字还没一撇,连孩子都想好了。
    不过这样的表态,对于官家来说是一颗定心丸,当初他就是作为质子来上京的,有了妻子和孩子,还愿意让他们留在上京,是对官家和朝廷极大的忠诚。
    官家舒展了眉目,问:“她的女学开设起来了吗?如今在了园?”
    赫连颂说是,“收了二十来个学生,教授插花制香等。”
    鱼线的浮标载浮载沉,官家将鱼竿拾了起来,湖风吹得满袖鼓胀。着力地往上一挑,鱼钩上果然钓起了一条丹顶,内侍忙上前取下来,重新放回水里,官家垂手又捏了一团鱼饵穿在钩上,曼声道:“了园离艮岳很近,明日我去拜访她。”
    - 新御书屋
    --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推倒娱乐圈 (NPH)长日光阴(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