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沉醉 (1V1 h) 019想我按着你来上药吗?

019想我按着你来上药吗?

    赖令瑜咽了口唾沫,小声回答他:“是……孩子们的体育老师……叫李盛。”
    车子发动,邢厉阳不开口,她也不敢吭声,一时间,车厢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静。
    在这样一段充满低气压的路程中,赖令瑜时不时扣扣手指,时不时偷瞄男人一眼。见他神色终于趋于正常,才悄悄呼了口气。
    “疼吗。”
    “嗯?什么?”她有些懵。
    “头。”
    赖令瑜反应了片刻,终于听懂了邢厉阳的话。她下意识摸向额头,“嘶”的一声,眉心紧蹙,语气里透着几分委屈。
    “有点疼……”
    她当时没注意李盛拿了什么,竟然撞的这么严重。
    邢厉阳腾出一只手将她的拿离,又好像一秒都不想多碰似的,立刻松开,“别碰,回去擦药。”
    赖令瑜抿了抿嘴,“哦”了一声,闷闷不乐地摆弄起手机。
    到了酒店楼下,邢厉阳接过李盛给她的药,将她送到大厅,“你先上去,我出去一趟,大概十分钟。”
    赖令瑜没有多问,等进了电梯,才想起某人没有把药还给她。
    而邢厉阳见电梯安全停在十七层,抬脚刚出酒店就将药袋子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某人的脾气,来得莫名其妙去得也莫名其妙。赖令瑜拿出房卡刷开门,恰巧手机就响了。一看来电显示——蒋盛晨。
    “堂哥。”
    “这两天怎么样?”
    赖令瑜一手握着手机,一手将房卡插进取电开关,用脚带上了房门。
    “没什么事,一切正常。”
    自从她住进酒店,那个跟踪狂就没再出现了。
    “房子不好找。我这边有点事脱不开身,要不就在酒店多住一段时间吧。”
    她放下包,打开免提,拉出了行李箱,“我已经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住了。”
    “……”
    蒋盛晨那边静悄悄的,赖令瑜不用猜都知道他又在气她擅作主张。虽然是邢厉阳的提议,但她也有自己的想法。
    “酒店人多杂乱,那个跟踪狂没有出现,但说不准在计划着什么,我不能一辈子住在这里。回家住,有警察和……”说到这里,她顿了顿,“也许他露出马脚,就能抓到他了。”
    “但凡出门,必须叫上老邢!”这是他最后的妥协。
    “知道了!我的好哥哥!”
    赖令瑜挂断电话,打开了衣橱。
    “你以前不叫他哥哥。”
    她正要把衣服放到床上,就被突然冒出来的男声吓得一个哆嗦,险些将衣服扔出去。
    “你怎么突然出声啊!”赖令瑜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疑惑地望着他,“你怎么进来的?”
    她记得邢厉阳没有房卡。
    “门没关严。”
    邢厉阳没有进来里间,解释一句后坐到了餐椅上,“过来,上药。”
    她扭扭捏捏地走到男人身边的位置坐下。看着他从透明塑料袋里取出药,赖令瑜总觉得不对劲。那些药长得跟一开始好像不太一样。
    “过来点。”
    她听话挪过去一些,忽然反应过来,连忙道:“我自己来就行!”
    可邢厉阳并没有把药给她,反而放到桌子上,转头长臂一伸,抓住她椅子两侧的扶手,将她连人带椅一把拉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他才重新拿起药膏,将她额前的碎发拢向耳后,挤出一些轻轻涂在她的额头。
    原本两人中间还能站下一个人,现在她的脸几乎贴上了他的胸膛。赖令瑜只觉得脸颊烫得厉害,再加上额头有些疼,就往后躲了一下。
    “想我按着你来上药吗?”
    她剧烈摇头,“不想!”
    邢厉阳垂眸睨她一眼,“那就乖乖的,别乱动。”
    经他一番警告,赖令瑜不敢动,也不敢直视男人,索性就闭上了眼睛。
    因为怕弄疼她,邢厉阳将动作放的非常轻柔。呼出的鼻息洒在赖令瑜脸上,那两团红晕似乎更甚了。
    他眸色一深,目光不受控制就来到了那双红唇。水润润的,似乎刚刚被它的主人舔过。
    不自觉地,邢厉阳抬起了她的下颌,缓缓朝着那双红唇靠近,可近在咫尺时,他又猛然停下,站了起来。
    --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欺姐(继姐弟H)暗香浮动(现代 1v1,h)灏颜春(ABO骨科H)丁点爱(骨科)沉醉 (1V1 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共享订阅女友(NTR,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