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慾海情魔 第十七章受型全文完

第十七章受型全文完

    今天晚上,纪美子被她所羡慕的夏绘搂在怀里,受到了各式各样的爱抚,并体验了失神般的快感。但是,她的yin道里边,还未体验过异性或是同性的刺激,所以,她感到还不是十分的满足,所以,今晚若是夏绘剥夺了她的处女权的话,她是决不会后悔的。
    “真的吗?纪美子,我太高兴了。能得到你这样的信赖不过,我可不能剥夺你的处女权呀。”
    “为什么?”清濑夏绘,以爱怜的目光,久久地注视着年青的漂亮的秋川纪美子。
    “秋川妹妹,你听了我下边说的活后可别害怕呀。哎,谈不该对你说呀?”
    “嗯,姐姐,您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
    “那我就说啦,我觉得,你是比我更为理想的受虐型的性奴”
    “做为受虐型的性奴,我多次地体验到了一般女人所体验不到的最高昂的性快乐,也享受到了最令人神往的幸福”
    “不过我给谁?”
    “是啊,当然是我的主人,仓持专务呀。”一听说是给仓持专务当性奴,纪美子浑身都在抖动。她似乎感觉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性冲动。
    “我?给专务当性奴?对专务来说,姐姐您不是最为得意的性奴吗?”
    “嗯别这么说吗,我的主人,不论是谁只要是被他选中了的女人,都能训练成他最得意的性奴的。我特别想看看你是如何当你喜欢的主人的受虐型性奴的。也很想看看主人得到你时那股子高兴劲儿。你不是也很希望这样吗?”说完,夏绘又向纪美子讲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事情。
    “纪美,你还记得主人有一个已经亡故了的女儿佐和子吗?”
    “嗯,记得。”
    “其实呀,那个佐和子和你长的一模一样。就像是双胞胎姐妹呢。”
    “真的?”
    “我何必要哄你呢,所以自打你进了公司以后,主人对你的一切都格外关心。他经常对我说,你就像他的亲生女儿一样特别是这次的职员旅行联谊会。他看到了身穿水兵式校服的你后,他的心已经完全地被你夺去了”
    “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所以说,我也是奉主人之命,对你进行诱惑的。”纪美子感觉如坠五里云雾,就像是在梦中一般。
    “原来是这样啊。”
    “是的,绝对没错。我想,主人想让女儿复生的愿望太强烈了吧,大概做父亲的男人都这样吧,特别是有一个和女儿一模一样的,特别温顺的性奴”
    “那就是,我在当专务的女儿的同时,还要同时兼做他的性奴?”
    “对,不好吗?做主人的女儿可获得一种爱。但是,做为性奴,又可以获得另外一种做女儿是绝对得不到的爱。那可就”
    “”秋川纪美子的脑子乱了,一切常识性的东西都乱了。但是有一点她是很清楚的。就是此时此刻,她的性欲已到达了极点,子宫里就像是患了官能炎似的火烧火燎的
    “好吧,既然姐姐和主人都喜欢”最后,年青漂亮的钻精器公司的女职员,秋川纪美子,同意了这一要求。
    “我,愿意做专务的受虐型性奴。”夏绘的脸上,激动的闪闪放光。
    “太好了!你真的同意啦?唉,我们现在就到专务那去,好吗?”
    “怎么?现在?”
    “是啊!”夏绘恶做剧般地笑了起来。
    “这个房间,就是为了主人的快乐而修建的,不论什么时候,主人都可以自由的来去。而且还可以从镜子的那一面,看到这里的一切。”
    “啊?!”纪美子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
    (那么,在这间房子的那一面、仓持)
    清濑夏绘的语气和表情是非常肯定的。
    “是的,我们在这做ài的时候,主人就在隔壁的房间里,通过这面镜子,他可以看到这的一切。我们今晚到这来,也是我事先就在那家法国菜馆里用电话通知他的。并且讲好,如果你同意,就把这房子的秘密告诉你,如果你不同意,就不告诉你,只是让我以后定期地带你到这来做ài,让他从镜子里饱饱眼福而已。”清濑夏绘将衣柜的一个大抽斗拉开里面放着一套深兰色的水兵式服装。这是剑造的女儿佐和子的衣服,是一所名牌教会学校的校服。
    “主人为了有朝一日能看到像他女儿一样的你,特意将这套衣服放在这的。”洗完澡后,夏绘开始让纪美子穿衣服。
    纪美子对眼前的这一切一点儿也设想到,就像是自己仍在做梦一般。
    (我,从现在起,就要当性奴了)
    首先是穿上少女们常常穿的白色乳罩和三角裤袜。当然,不论是什么,都是用纯棉布做的,虽然薄得透明,但伸缩性相当好。乳罩和三角裤袜穿好后。又穿上了镶着漂亮花边的白色衬裙和印有校章的白色短袜。
    “啊,真漂亮。”当纪美子把最外面的水兵式校服穿好后,夏纪极为羡慕地赞美着。对着镜子照照,纪美子也看见了一个非常用人喜爱的高中生一样的小姑娘:
    “准备好了吗?喂,我们这就到主人那去吧。”夏绘将通往居室的门打开了。原来,这是一个装饰着一面大镜于的暗门。
    居室里光线很暗,其他东西都看不见,只有居室中间的那只大沙发,恰好处于度数很低的聚光灯的光圈下。
    仓持剑造的正面,正是刚才纪美子她们呆的那间屋子的贴着大镜子的这一面,坐在这昏暗的居室里,隔壁的那间灯光明亮的卧室里的一切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纪美子这时羞得直往夏绘的身于后面藏。
    (我刚才和姐姐在床上干的一切,全部被专务看见了)
    这会儿,夏绘换了一件下摆很长的黑色睡裙。她跪在仓持剑造的面前。
    “主人,这姑娘,就是自愿给您当性奴的,叫秋川纪美子,她还是个处女,做为受虐型的性奴,她的资质绝对在我以上,什么样的调教她都能接受,请您满足她的愿望吧。”这时,纪美子也低着头,站在了仓持的面前。
    “主人,您好我叫,叫秋川纪美子。谁您也把我把我,当成夏绘姐姐那样的奴隶吧无论什么样的方式,我都能接受。”仅是这么一说,纪美子便感到子宫在一跳一跳的隐痛。
    裤袜的底部也在热乎乎地发潮。剑造的脸上有了些笑意。
    “你为什么要做我的性奴呢?”
    “这个吗那个,嗯我也说不太清,大概是想被主人疼爱吧”
    “做为性奴来说,主要是接受各种各样地玩弄和污辱,可谈不上什么疼爱啊。”
    “我也说不太好不过我想没关系,既然爱,大概就要受些污辱吧”
    “嗯好!”仓持剑造像是很满意地点着头。虽然纪美子还是个处女,但却知道了什么是施虐淫,什么是被虐淫。就连仓持本人不是也一边把夏绘当做自己的玩物,一边还把她提供给其他男人们玩弄吗?若是以此为理由问问仓持是怎么想的话,恐怕仓持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大概也只能以纪美子那样的理由来搪塞一下吧。
    这个在公司里专横的,人人恐惧的仓侍剑造觉得眼前这个纯情的姑娘,实在是招人喜爱,但与此同时,一种想要对她施加虐淫的心理,正在逐渐升膀。
    (我要把这个纯洁无暇的小姑娘,带进性的深渊里去)
    仓持把纪美子从头到脚的看了几遍后,突然说道:
    “把裙子卷上去!”纪美子的脸全红了,她提心吊胆地将裙子连同衬裙一起卷到了腰上。雪白鲜嫩的大腿呈现了出来。坐在沙发里的剑造,两眼紧紧地盯着被白色裤袜包着的下腹部,平坦的小腹部和从臀部到大腿那流畅的曲线,暗示着纪美子是个生殖能力极强的姑娘。
    “往前点儿!”
    “是。”从年青姑娘那迷人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刺激着仓持的鼻子,他的手伸向了纪美子的腿胯间。
    “啊?”仓持的手,隔着这层薄薄的布片,在纪美子小腹部下边微微隆起的部位上抚摸着。使纪美子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并来回地扭动,躲闪着仓持的手。这大概是姑娘的一种本能吧。
    “别动!”裙子卷到了腰上的纪美子,被像自己父亲一样年纪的男人,隔着裤袜在阴部上尽情地揉搓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羞怯感,使她觉得无地自容,她抽抽泣泣的哭了起来。
    “臊死人了呀呀啊”“哈哈就这样,这个地方还都湿了,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啊?”剑造的手指,将白色小裤袜的双层底部扒到一边,执拗地在阴部揉搓着,使纪美子的阴部,发出一种叭叽叭叽的淫靡的声响。这个还没被男性生殖器贯通过的秘孔,源源地向外荡漾着蜜液,散发着带有酸味的强烈的雌性气味。
    剑造拍拍自己的膝盖示意着。
    “喂,过来,趴在这上边。”
    “唉,是。”纪美子战战兢兢地趴了下去。
    剑造又将纪美子的裙子往上卷了卷。被白色的比基尼式的小三角裤袜包着的,像苹果似的两个圆溜溜的屁股蛋子,像害羞似的颤颤微微的。
    (呀,他就要打我的屁股了吧。)
    粗糙的大手在年青姑娘的屁股上抚摸着,健康的处女的胴体与秀发,散发出了袭人的香味。
    “既然你自己自愿做我的性奴,不管怎么说,你就是个淫乱的姑娘,所以呢,这种处罚是很必要的。”剑遗慢馒地将那白色的小裤袜从纪美子那馋人的屁股上扒了下来。
    “啊!”裤袜被扒了下来,屈股整个露了出来,羞得纪美子连忙用手捂住了脸。剑造盯着纪美子的屁股看了会儿,突然扬起胳膊,向着这两个柔软的肉丘打了下去、劈!叭!,劈!,叭!
    “啊!啊疼呀,疼死啦”
    “我可是要使劲地打了啊,你这个被虐的小妞儿。”生来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使劲地打屁股,身穿水兵式校服的姑娘痛苦地悲呜着。
    夏绘也凑到跟前,为了让主人高兴,她使劲地按着膝盖上的纪美子,把纪美子的裙子往上捋了捋。转眼间,一个个鲜红的掌印,印在了纪美子那雪白的柔嫩的屁股上
    “啊!啊啊别打了,求求您了”痛苦和屈辱的泪水,从纪美子的眼框里涌了出来。尽管如此痛楚,可她却觉得子宫里甘美的像是要溶化了似的,整个大腿根部都被密液粘得滑溜溜的。
    “哈哈快看,夏绘、这姑娘和你一样,屁股被打成这样了,可腿股间却全湿了,真是个淫乱的妞呀”
    “真的哎!是这样的女人。”又受到了语言污辱的纪美子,哭得更伤心了。此时,她的屁股上一阵阵的火辣辣的疼。这时,剑造已经不再打了,他在纪美子的屁股上又揉了一会几后,便让纪美子站了起来。
    “把裤袜脱掉,躺到沙发上来,裙子就还像那样卷到腰上。”白色的小裤袜扔到了地板上,下半身脱得精光的纪美子,仰躺在沙发上。
    “把一条腿搁到沙发背上,另一条腿放到地下。”夏绘帮着纪美子摆好了姿式。于是,下肢便充分敞开了。被蜜液弄得湿漉漉的阴部,清清楚楚地展露了出来。剑造从旁边拿过来了一盏电子台灯。
    “啊?干吗?”纪美子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哦,检查一下你的处女膜。”在充足的光照下,纪美子那一根根又黑又长的阴毛,尤为浓密地聚集在那道泌密的裂缝的上端。圆鼓鼓的大阴唇,往充分发育了的花瓣似的小阴唇下边折叠了进去。这时,已充血澎涨了起来的小阴唇像微笑似地稍稍裂开着花骨朵般的阴蒂,若隐若现在小阴唇的上端。一股少女特有的,略带酸味的芬芳气息,不断地往外散发着,这种气息刺激得横露的专务的下腹部一劲发热,性的欲望滚滚而生。
    (不错,处女的气味太美了)
    纪美子的小阴唇被扒开了,秋川纪美子紧紧地闭着双眼,用两手捂着脸,极度的羞耻,使她不由地哭出了声来。珊瑚色的,被蜜液弄得滑溜溜的粘膜,充分地暴露在灯光下。
    处女膜的检查进行的相当仔细。剑造看到了肥厚的处女膜,明显地突出在由柔软的肉构成的通路内侧。从某种意义上说,处女膜就是一道屏障。此刻,正像喘息似的在微微颤动,看到它,就能唤起男人们极大的穿透欲。剑造扒着纪美子的小阴唇的手,不由自主的抖动着。
    “嗯是处女,的确还没被男人弄过。”剑造一边说着,就感觉着自己的性欲,已经高涨到不能自持的程度了。他把浴衣前边的带子解开,硬硬地挺立着的肉棒露了出来。
    “纪美子,你睁开眼睛看看,握住它!你的处女权,就要被它剥夺了,我可马上就要用它来刺穿你的处女膜了啊。”
    “呀!这么大!”年青的姑娘战战兢兢地睁开了眼睛,生平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粗大,且又是硬邦邦的男性生殖器,她不由地惊叫了起来。尽管有些发怵,但她还是握住了它。
    “呀,这么热呀。”
    “热吗?这就可以证明,一个男人的欲望程度。”夏绘在一边悄悄地用眼睛向纪美子示意着什么。
    纪美子用两只手捧住了剑造的生殖器,诚惶诚恐地低下了头。yin茎的gui头上,也是滑溜溜的。
    (就像女人的蜜液似的,怎么男人也有这样的蜜液)
    纪美子慢慢地把嘴唇凑过去,用嘴唇亲吻着热乎乎的,搏动着的gui头。剑造迫不急待地伸出一只手,搂住纪美子的脑袋,往里一使劲,粗大的yin茎塞进了纪美子的嘴里。
    (啊!这可能就是主人的象徵)
    纪美子的嘴里,含着男性的生殖器,她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种希望被虐的欲望渐渐地上升着。
    “喂,用舌头和嘴唇待奉呀。”夏绘在纪美子的耳朵边上小声说着。
    虽然显得有些笨拙,但却极力认真地用唇、舌头对男性的快乐器官进行着侍奉的纪美子,羞得满面通红。
    “好好不错,就这样,再用舌头侍奉一下”剑造将浴衣脱了下来,看着自己的yin茎插在身穿水兵式服装,像自己女儿年龄一样的年青姑娘的嘴里,他在想,这对纪美子来说,肯定是第一次,这就更加刺激着他的性欲。
    夏绘这时从背后把手伸进剑造的两腿间,小心温柔的爱抚主人的睾丸。
    “嗯好,好”过了大约十分钟,剑造将yin茎从纪美子的嘴里拨了出来。
    他上了沙发,趴在纪美子的身上,他一只手搂注纪美子的胴子,在她脸上到处吻着,另一只手从纪美子的领口处插了进去,在纪美子那小茶碗似的乳房上捻着,揉着
    充分的做ài后,剑造本能地将腰拱了起来,用胸部死死的压住纪美子的上半身,并一点点地往前蹭行,当他感觉到已经对准了纪美子那花瓣似的小阴唇时,腰部猛一使劲,一下子将他那根膨胀到了极点的,灼热的yin茎,全部插进了纪美子的yin道里。
    “噢!啊啊”柔软的肉被撕裂了般的痛楚,使纪美子大声地叫喊了起来。
    夏绘赶紧跪在纪美子的旁边,抚摸着她那优美的秀发,并用舌头吮着纪美子那夺框而出的,苦闷的泪水。
    “忍耐一下,这只是瞬间的痛苦,一会儿就会好的”
    “喔噢”剑造在纪美子的身上,静静地趴了足足有五分钟。他像是在细细地品味着处女的滋味。然后,他猛烈地抽动了起来。
    到底是有了些年纪,不大一会儿就大口大口地喘息了起来。突然,剑造的身子抖动了一下,接着他更使劲地顶着纪美子,静止了几秒钟后,又迅速地抽动了几下,他射精了
    “主人,我已经为您”秋川纪美子好像也感觉到了,她觉得自己的子宫被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沐浴了。她紧紧地搂住了仓持剑造的脖子。
    办完了事的仓持专务,显得有些精被力竭地从纪美子的身上下来了。他坐在旁边的一把折叠椅上,看着下身赤裸的,仍依仰躺在沙发上的秋川纪美子,非常满意地笑了。他转身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意大利红葡萄酒,拧开盖子倒了满满一杯,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这时,夏绘将纪美子扔在地上的白色裤袜捡了起来,贴在那刚刚被贯通了的部位上,擦试着从那里流出来的鲜红的血液和白色精液的混合液。一边擦着,揉着,一边对纪美子说:
    “恭喜你啦,受虐型的性奴诞生了。”夏绘开心地笑着,她把脸埋在了纪美子的股间,吻着她的阴部,并用占头舔着刚刚坏了瓜的血,和第一次被注入的精液
    -----
    就在这一年的夏天,仓特剑造,就任了钻精器总公司的总经理。反对派的代表人物关口晃之介则被解雇了。理由是,利用他的职务,搞党派活动。为了满足自己的特殊欲望,贪污公款,架空公司领导,搞小独立王国。
    这些秘密是从什么地方泄露出来的,谁也不清楚。关口被解雇后,在计划调查室工作的女职员清濑夏绘也辞职了。
    关于她和常务关口晃之介的各种流言蜚语,这一下都变成了既定事实。
    伴随着仓持剑造就任总经理,进行了一系列的人事变动,原总务部文书课的秋川纪美子,调到了总经理室,担任仓持剑造的专职秘书。她是仓持剑造三个女秘书中的最末一个,然而不知为什么,专制的总经理总是找一些藉口,对她大加训斥。为此,这个可爱的新任秘书,总是不时地偷偷的哭泣。
    经常是两眼哭得红红的。公司内的全体职员们好像都非常同情她
    热心的内衣爱好家们,纷纷传说着在岱官山的某一个地方,有个叫牙子的女人,开办着一个叫做内衣俱乐部的专营女性的内衣和化妆品的商店。在那个店里,有一批内衣小姐,个个年青漂亮,她们为了内衣狂们,可在特别试装室里满足顾客提出的各种要求。
    这一年的秋天,应顾客们的要求,一位漂亮的年青女人,替换了老板娘牙子,担任了该店的经理。当然,这位经理,是能被顾客点名,并为他们进行各种服务的。
    还有,这只是那些被选为特别顾客的人才知道,在这个店的地下室里,有一个大厅,仍然是每月一次地举行极为淫乱的月例晚宴。
    据说,最近,一个被叫做斑鸠的,非常可爱的小姑娘和那个叫天鹅的妖艳的美女,一起在圆形舞台上表演手淫自慰,并且,一起被那个叫彼得的大狼狗干了。
    性欲高昂的顾客们受不了了,大家一起窜上了圆形舞台,将她们两个人依次地轮奸得昏死过去。
    用参加过这次晚宴的顾客们的话来说,那个叫天鹅的漂亮女人,是个出类拨翠的脱衣舞星。那个叫班鸠的小姑娘要是穿上一身水兵式校服的话。肯定是个更加招人喜爱的姑娘。
    (全文完)


同类推荐: 我靠睡服大佬振兴城市(NPH 训狗调教)糙汉俏媳妇H遇虎(古言,1v1h)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妓女日志(NP)她是贵族学院的校长清水文里的被肏日常(高H)与大佬的婚后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