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粿体追杀令 第二十四章世事一场梦全文完

第二十四章世事一场梦全文完

    这些歹徒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伸手来剥我们身上的衣服,几个人制住了直美,强脱了她的黑t恤和短裤,扯断了她的乳罩,她的三角裤也被撕裂了。直美被脱得一丝不挂,她挣扎得站起来,手电筒的灯光照在她身上,她羞愧得一手遮住了乳房、一手蒙住下体。
    “不必你动手,我自己脱。”我说,并且自己自动脱衣服。
    我转头探视两边受难的我的室友,由佳被一把武士刀抵着脖子,不得以也只好自己脱,这时她正好脱掉三角裤。晶子站立着,任由几个歹徒用武士刀割破她的衣服。
    “老大,她们身上没甚么值钱的东西啊!只有一些女人用的东西和一把冰晶。”
    “冰晶!”这时有好几个人发出倒吸空气入牙缝的声音。
    “我有两三个小时没吸了,不吃也不敢喝,一直流眼泪,打哈欠。”
    “我也是啊!老大,不如这样,我们就在这里把这几个骚娘们给干了,等那烧车的火熄了,再去找钻石吧!”
    “好吧!这里有冰晶,自已来拿,别给这些娘儿们太多,只给一点,让她们憋死。”
    “老大,我有一个主意,不如来玩狩猎的游戏像这样”
    “嗯,就照你说的做。”
    几个歹徒拥上来,把我们的手向后拗扭,把一些冰晶粉末吹进我们鼻子里。
    冰晶的药力已经开始发作,但我们都尽力抑制着。岩田敏郎跛着脚,一拐一拐的走到直美面前,他一把抓住直美的乳房,用力柠着,手臂上的白纱布渗出红色血迹。
    “你你”岩田敏郎额头冒出豆大的汗,喘气也不均匀。
    直美胸部甩了一下,甩掉岩田的手,岩田颠了一下,脚步踉跄差点跌倒。
    “哈哈哈,跟她有仇报不了,很气对不对,你们这些娘儿们可以先跑,等一下我们就去追你们,被我们追到了,就先奸后杀,还不快跑。”
    一听他们老大这么说,我们四个拨腿就跑,不管路上跌倒多少次,我们总会互相扶持同伴,然后没命的往下坡的方向跑,直到四个人都累了,才停下来喘气。
    “怎么办?怎么办?”
    我回头看,好几个手电筒的灯光在移动,那些人已经开始追来了。
    “上树吧!爬到树上去,我快憋不住了。”由佳轻声说。
    我摸摸四周围,拉着旁边的同伴的手,向前走了好几步,突然额头撞到硬物,摸摸那硬物,是个很粗的树干。
    “这里有棵大树,来,爬上去。”
    我手指交叉合成环状,让同伴先爬上去,这时四周全是漆黑一片,就算很近的看,也看不出身旁是谁。这时我摸摸地上,捡来一颗颇大的石头。
    “直美,拿好这颗石头,我在下面做饵,你看准了,就往那人头上砸去。”
    我把石头往上举,有人从我手上接过石头,但她没出声。我蹲下来,从我yin道里把霰弹枪子弹拿出来,那颗子弹是湿的。冰晶的瘾虽然在发作了,但是我的生命力和意志力克制着,只是轻轻揉着阴蒂,等第一个人来上勾。
    那些手电筒灯光散开来,一盏和一盏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不像刚开始的时候是几盏聚在一起,我发现离我最近的一盏,他光线扫射地面的光线已经距离我很近了,我静静的倒卧在地上,等他靠近。没几秒钟,光线扫过我的身体,光线又扫回来,照着我的屁股,接着我听到奔跑的脚步声。
    “我找到一个啦!这女的身材很好,赶快赶快,我等不及了。”
    那个人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扳起我的大腿,手电筒灯光照着我的阴部,他身体向前一压,阳物就插进了我的体内。
    “嗯把灯关掉,会引别人过来的,哦哦”“不行,你们这些女人太聪明了,一定有甚么阴谋。”
    “还有甚么阴谋,不就是为了活下去,我中了冰晶的毒瘾,一定要有男人的。”
    “耶!有道理。”那人说着就把手电筒关了。“我们谈条件吧!我救了你,你怎么回报我。”
    “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还谈甚么回报,当然”讲到这里,突然“咚”的一声,一颗大石头从树上掉下来,砸到那人的头,他倒向一边,昏了。
    “怎么那么慢,害我跟他废话那么多。”我赶快关了手电筒,并对树上轻声的说。
    “很难瞄准呐!”那是由佳的声音。“换我下来斗斗他们了。”
    由佳从树上滑下来,她在那个昏倒的人身上找东西。
    “他身上有打火机、一条长绳子和一把刀子,这些东西都可以拿来利用的。”由佳说。
    “怎么利用法?”我问。
    由佳把她的计策大约的讲出来,经过我们一会儿的讨论,决定了这计策的大致方向。直美和晶子从树上滑下来,我们排成一列,双手着地的爬行,直美走在最前面,她负责找路,我跟在她后面而且脸几乎贴着她的屁股。
    现在我们在暗,而那些蛋在明,这时不断传来他们吆喝的“心战喊话”而我们的心里却真是害怕再被捉到。
    直美停下了脚步,她说;“绑在这里。“然后直美将绳子绑在树干上,绑好之后,我们向后退,由佳到前面来当饵。
    不一会儿时间,一盏手电筒灯光照到由佳了,她坐在地上,两腿打开着,拿手电筒的那人快步奔来,直美算好时闲把绳子拉紧准备绊倒他,刚好又有一盏手电筒光也照到由佳,我帮直美把绳子再拉紧一点,那第一个人果然绊到绳子,整个人几乎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惨叫了一声。
    尾随而来的第二个人,快步的跑来,听到惨叫声停下来,刚好就站在绳子前面。我确定他没有看到绳子,脑子里浮现了把绳子当长鞭的方法,于是我甩动那条绳子往那人的脸部打去,只听到“啪啪”声响和那人的叫声,他手电筒也掉了,人也倒在地上,这时裕子把一颗石头扔过去,传来“哟”的一声,一切又静下来了。由佳和晶子分别捡到手电筒,并且关了灯光。
    “搜他们身上。”我说,并且赶去搜第一个摔倒的那人身上,结果他身上有一支霰弹枪,也就是拿了我那把霰弹枪的人,我把子弹装进枪里。
    “进行第二个计画。”由佳说。
    直美解开绑在树干上的绳子,然后把我们现有的三支手电筒绑在绳子上,手电筒之间都有些距离,然后打开手电筒的灯光,由佳和晶子拉一边,我和直美拉一边,假装这三盏灯也加入了搜寻的行列,但是我们却完全跟其它灯光走相反的方向。
    这时候我们只想离那些人远点,逐渐的,那些坏蛋的灯光已经远得看不见了。这时远处传来嘈杂的叫闹声,已经很远了,听不到究竟在说些甚么,突然“碰”的一声枪响,响声划过夜空,回荡了许久。
    我和直美紧张的抓着绳子准备和由佳、晶子碰面,延着绳子找过去,途中还关了两盏手电筒,就在第三盏手电筒绑着的地方和由佳、晶子见到了。
    “咦,等一等,你们看,是阶梯耶!”直美指着前方的地上,那一层层台阶。
    “顺着这条路往山下走,就可以到马路上了,我们快走。”由佳说。
    这好像溺水的人抓到游泳圈一样,我们没命似的顺着下山的台阶跑,途中每个人都摔倒过,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赫然在前方视线下面看见了一盏路灯,那确实是一盏又大又白的路磴,这更激发着我们咬紧牙根,迈开这似乎有千百斤重的脚。
    我是第一个踏上马路的,两腿都快软摊了,赤裸的身上满是汗水。
    “到了我们到马路上了。”我跪倒在地上,脸朝下,汗水聚集鼻头滴在地上。
    直美、由佳和晶子也陆续跑到了马路上,她们或坐或跪,由佳“呕”的一声就吐了,冰晶的瘾在这体力即将虚脱的时候发作,我们都或多或少的吐了,也尿了一地,更糟的是拉出了稀屎。
    视野蒙蒙的,我看见远处有几部车停在路边。
    “那边有车,我们快走,快走啊!”我说。
    这上吐下泻的又流出了满身汗,感觉脱水相当严重,我们四个人搀扶着,慢慢的走到那些车边。
    这里停了几部车,我们知道这一定是那些坏蛋开来的,可是每部车都锁起来了。
    “我们就开这部,大家退后一点。”我选了一部车,用霰弹枪瞄准它的车门玻璃“轰”的一声,打碎了车门的玻璃。
    直美过去打开车门,清掉座位上的玻璃碎片,拨掉方向盘下面的塑胶盖子,拉出几条电线,她一条一条的让那些电线相碰,试了几次,终于有两条一碰就冒出火花,引擎动了起来,我们赶快坐上车,由直美开车,一直开到怒尻和裕子相会。
    逃掉以后,我们躲了起来,躲了将近一年,一直都深居简出,不出去工作也不逛街购物,利用得来的那些不义之财治好了冰晶的瘾和身上的伤。当然我们把光碟寄到各大媒体,引起了轩然大波,丢官的丢官、下狱的下狱,所有关系人都被牵连出来。
    还有,清点了我们弄来的不义之财,有一些还在会计师和律师那边处理的不在预估范围内,保守估计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有三千多万的财产。
    一年多以后,整个事件的风声逐渐散去,摩理教也荡然无存,人们慢慢忘了这件事。某天,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比坐监牢好一点的生活,我一定要出去逛逛,室友们也很久没出去了,禁不起我一再豉噪,终于要做一次这一年多来的第一次逛街。
    我们到了市区一家开幕也快一年的百货公司,我多久以前就想来了。因为关了实在太久了,加上口袋里的钱饱饱的,我们都买了许多昂贵的精品服饰。
    “想想,有钱真好。”我说。
    “是啊!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买这么贵的衣服。”晶子说。
    “话虽是不错啦!不晓得是心虚还是怎么样,我总觉得有些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是不是认出我们来了。”由佳说。
    “不会吧!这事件自始至今,从没提过我们的名字和照片,我们一直就好像局外人一样。”直美说。
    “不对,我和由佳有同感,我发觉有些男人看我的眼神很色,不是那种看到美女的色,很特别的感觉,好像看到明星一样。”裕子说。
    “明星?哼!”这时我们刚好逛到音乐cd录音带、影碟区,已经有很久没有买到喜欢的音乐cd了,我们一走进去,每个人手上都各挑了好几片。这时有个男店员向我走来,他看见了我,一脸兴奋的表情,眼睛瞪得好大。
    “你,你是吉川早苗小姐。”那男店员兴奋的带着笑意说。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甚么吉川早苗。”我说。
    “不,我不会认错的,你确实是吉川早苗小姐。”
    “我跟你说我根本不姓吉川,甚至不认识任何一个姓吉川的人。”我说。这时由佳向我走来。
    “啊,啊,你是饭岛美沙子。”那男店员指着由佳,是一样兴奋的表情。
    “你认错了吧!我不姓饭岛的。”由佳急忙辩说。
    “他刚刚也说我是吉川早苗,还肯定的说绝不会认错。”我说。
    “对,绝对是的,你们两位一起出现在录影带里,绝对不会有错的。”
    “录影带?这是怎么回事,你说的甚么录影带?”我问。
    “请两位跟我到办公室,我给两位看一样东西,这边请。”那男店员完全正经又诚恳的表情,不像有恶意。
    “好吧,我们跟你到办公室。”我说。
    于是那男店员走在前面,我和由佳跟在后面,中途我们遇见了裕子。
    “啊!你,你是小松美幸小姐。”那男店员指着裕子又叫着另外一个名字。“你们三位果然是好朋友。”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叫我小松美幸。”裕子一脸茫然的样子。
    “我也被搞迷糊了,不过他说有甚么录影带里有我和她。”我指着由佳,我不想让不认识的人知道我们的名字。
    “不,不,有你们三位,是你们三位在录影带里。”那男店员又说了。
    “好了,不要再多说了,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们快跟他去办公室看录影带吧!”由佳说。
    此刻,我们跟着这男店员走进一扇门上贴着办公室牌子的房间,裕子转身去把直美和晶子都叫进来。
    进入这间办公室,这完全是办公室的样子,一点也不容怀疑。那男店员拿出一卷录影带投入录影机送带口,按下遥控器,电视萤幕先是一阵乱讯,很快就出现画面,是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在做ài,那女人还叫着:“插我求求你,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淫娃,我喜欢喜欢被你干,爱死你的阳物,喔顶到了,对就是这样,再来再深一点啊又泄了。”
    那声音确实是我的,而躺在床上叫床的裸体女人也的确是我,那个跟我做ài的男人好像是那个银行家到底叫甚么名字,我倒忘了。
    “这个是不是你呢?吉川早苗小姐。”那男店员的表情似乎在说:你还装!
    那男店员按下顺转键,电视书面一阵快速的演出后又恢复正常,画面出现一男两女正在床上翻云覆两,很清晰的女阴正湿润着而yin道口微微张开,一根粗壮的阳物塞进那漂亮的yin道里,那女人叫着:“插吧!用力操我,啊鸡鸡好大,我出来了,我的水水出出”接着画面里的男人说:“叫叫啊,骚女人天生好洞,夹得好”“你是这卷录影带里最精彩的av名星呢!吉川早苗小姐,全日本有超过一半以上的男性都认识你哦。”那男店员又说了。
    接着画面里的另外一个裸体的女人,就是由佳了,她也袒露着私处,让画面里的男人操着她,她嘤嘤嗯嗯的叫着床,乳房晃动得厉害。
    “这位就是你了,饭岛美沙子小姐,你本人比电视上要漂亮多了。”
    我转头看着由佳,她瞪大眼睛,嘴巴微张,一脸错愕的表情。
    这时电视里传来由佳的叫床声“我的屁股还没被插过呀啊好舒服,原来肛交这么舒服,用力点,嗯再深点,两个洞都要深点,插呀插呀啊爽死了。”这时的由佳羞得满脸通红。
    接着萤幕又顺转到另一画面,由佳嗯啊嗯的吻舔着一条yin茎,画面中的她那表情极为淫荡。片刻,由佳跨坐在那男人身上,画面拍摄到她平坦的小腹,和那形状迷人的阴毛,她上下套弄着,乳房也在晃动。
    “你快一点,我也很欠干。”电视传来我说话的声音。
    我揉着阴蒂享受自慰。由佳渐渐加快套弄的速度,她欢愉的叫着床。而裕子在这时也加入,她轻捧着由佳的屁股。由佳起身把那男人让出来,而那男人却抓住裕子柔软的乳房,翻身坐起,把裕子按倒在床上,粗黑的yin茎狂野的插入裕子的yin道。
    “啊我泄了,不行,不行,顶到了,啊”裕子叫着。
    裕子和那男人疯狂的干在一起,那yin茎激动的快进快出,抽到gui头凹沟系带,再狠狠的整根干进去,画面很清楚的出现那根粗黑的yin茎抽送着裕子如处女般娇嫩的阴部,yin道口渗出了爱液。
    “投降,我不行了,再插就要丢了,要丢了”裕子叫着。
    这画面持续十多分钟之久,尽是裕子高潮时的样子。
    “啊,好丢脸,好丢脸喔!连这里都那么清楚的拍到了。”裕子说。
    “小松美幸小姐,你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理想的性伴侣啊!你再拍一卷录影带,这一卷一定会破三百万卷的纪录。”那男店员说。
    “三百万卷?那么这卷卖了几卷?”我问。
    “两百多万卷呐!你们三位一定赚到不少版税吧!哈哈,我们再继续看下去吧!”那男店员指着电视说。
    电视画面出现那个男人抓住由佳的脚踝,把她拉到身体下,由佳尖叫一声,粗黑的yin茎插进了她敞开湿润的yin道。
    “啊进去了,插得好深,我出了好多水喔我喜欢强壮的男人,爱死你的yin茎,啊哈舒服啊”由佳叫着床。
    “甚么yin茎,叫ji巴。”那男人喘着说。
    “我的洞洞被你插得好舒服,喔太快了,我受不了,啊来了。”
    “你的水真多,好水多又会吸,跟你一样,干起来够劲。”
    “你的ji巴啊好丢脸,喔喔舒服,射精,射精。”
    “女精都射出来了,你这骚,干上瘾了,叫你变花痴。”
    画面中的由佳伊伊喔喔的叫个不停,大约十分钟,那男人才把yin茎抽出。接着轮到了我,我趴着把屁股翘高,那画面清楚的拍摄到淫荡、潮湿、渴望被插入的yin道和屁眼。那男人抱着我肥嫩白皙的屁股,啧的一声,yin茎毫无阻碍的插入我的yin道。
    “啊我的天呀!这是甚么ji巴,干得这么深,把我bb搞得又麻又痒。”我叫床了。
    “你们都有好,可惜都在我的下臣服了,你这个会吸的洞我照样把你的女精搞出来,叫你求饶。”那男人说。
    “比比看才知道,我的洞洞可不是好干干的,啊”我说。
    “好,看是我先射精,还是你先丢精,你输了怎么办?”
    “让你干一辈子,随传随干。”
    “可以,来吧!”那男人抽出yin茎“啪!”的一声拿掉保险套,再度插入我的yin道内。“你洞里好温暖,名器,名器啊,我居然干到名器了。”
    “识货,知道我的厉害了,这下你死定了,我叫你倒阳。”
    “拚了才知道,我要征服名器,干你一辈子。”
    那男人技巧极佳的干着我,画面中的我乳房在晃动着,一脸淫荡的表情。
    “插呀!干深点,喔水来了,再顶一次再顶一次花心,啊”这时观看电视中的我内裤已经湿了,虽然冰晶的毒瘾早已消失,但我可也有一年多没有再作过爱,其实很想再像电视里的我一样,找个帅哥再来做ài。
    “你干我我也干你,我不会服输的,喔舒服啊顶到花心了。”
    “哦,你干回来了,每次都顶到你的花心,淫水愈来愈稠了,你的女精快丢了。”
    “早就丢了,太舒服了高潮十多次了,小洞洞快被你干穿了,你摸摸我的胸部、我的乳房喔我美嘛?”
    “美极了,你的奶子肥嫩嫩的,奶头让我亲亲吧!”
    “这样亲不到的,这姿势干久了换个姿势吧!喔嗯”“又出水了吧!好,换姿势。”
    “你老是占上风,喔又顶到了,好,我不动用力干我吧!把我的女精操出来,我要叫床了、要叫床了,啊啊再快点。”
    “你的女精迟早把你干出来,老子先亲你的美奶子,桂花奶油”
    “这边,亲奶头,别吸那么用力,啊顶到了,搞出来了,换这边亲。”
    “你奶子漂亮,干起荡呀荡的,光看就舒服。”
    “受不了,水水要丢了、要丢了,啊丢了,嗯依喔。”
    “啊啊要丢了,再干深点,插再插,啊丢了,要丢了、要丢了,啊再插、再插。”
    “啊你开炮了,射吧!射吧!一次、两次、三次,啊啊我也丢了。”
    那男人射精了,这录影带播到这里就结束了。
    “三位小姐帮我签个名吧!”男店员拿出几张照片,那全是从电视上翻拍下来的春宫照片,全是我们三个人袒露阴部和乳房的照片。
    “这照片你从那里买的?”我问。
    “一般路边的摊子都有在卖呢!”
    完了。我心里想着,就算把我所有的财产全部去购在市面上那两百多万卷录影带都不够,现在又多出这些淫秽、质地又差的春宫照片。
    “走吧,我们赶快回去吧!我好想找个洞钻进去。”由佳说。
    “三位不帮我签个名吗?”
    “不了,不了,我们还有急事要办,对不起,请让让。”直美赶紧带走我们这三个失了魂的人。
    走在这幢百货公司里,我和我刚进来的时候的心情完全不同,现在彷佛是赤裸裸的走入拥挤的人群中,每个男人都看过我全身赤裸的样子,甚至他们的脑海里正在幻想着我作爱,这倒还其次,以后我的丈夫和工作却怎么办?
    糊里糊涂的我们正坐在车子里,往回家的路上。
    “加奈子,我们用钱把那些录影带和照片都买回来,好不好?你说好不好?”由佳说。
    “就算把我们所有的一亿多的财产都拿去买那些“录影带和照片,也买不回他们的记忆,那卷录影带已经卖了一年多了,就算每个人拷贝一卷卖你十块钱,我们都会穷得去当妓女。”直美直言不讳的说。
    “那我们怎么办呢?以后找工作也难了,甚至交个男朋友都”由佳眼眶红了。
    “其实我倒是想开了,买录影带!买照片!那都是不可能的事,那卷录影带可以使某人致富,他轻轻松松的比我们冒生命危险弄来的钱还多。”裕子说。
    “没错,录影带里用的并不是你们真的名字,就好像av名星一样,在我还没有那么多钱以前,我还想当个av明星呢!”晶子说“加奈子你还不是做过伴游,现在做av明星,算是升级了。反正都有人先出了你们的av录影带,而你们却是一毛钱也没赚到,别忘了你们现在可是大明星哦!你们看那个男店员对你们崇拜的样子。”
    “晶子说的对。”直美说。“你们再出一两卷录影带,反正我们现在有钱,可以拍得唯美一点,渐渐的人们就会淡忘了,不再只是淫荡的印象,反而是美的化身了。到时候你们的财产是现在的几倍,还要工作吗?找不到好男朋友吗?”
    “嗯,我决定了,我决定要拍av录影带,拍一卷很美很美的av录影带。”裕子说。
    “好,我和直美做你的制作人和经纪人。“晶子说。“你呢?加奈子。”
    她们三个看着我,我想了想,然后缓缓的点点头。
    这时我们四人的目光转移到了由佳身上。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全文完)


同类推荐: 我靠睡服大佬振兴城市(NPH 训狗调教)糙汉俏媳妇H遇虎(古言,1v1h)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妓女日志(NP)她是贵族学院的校长清水文里的被肏日常(高H)与大佬的婚后日常